您現在的位置:

走好兒童文學創新發展之路

發佈時間:2021-10-26 16:27:23 | 來源:人民日報 | 責任編輯:牛志鑫

如何以藝術力量洞察童年生活的新現實,如何寫出當代兒童生活的新意和深度,如何反映童年與社會文化生活的深度關聯,是兒童文學得到認可的關鍵。

第十一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評獎結果近期揭曉。這是對新時代我國兒童文學事業發展的一次檢閱。

總體上看,這次評獎展示了我國兒童文學的新氣象。首先是題材、風格的多樣化。以小説為例,獲獎作品中既有表現現實兒童生活的《逐光的孩子》《陳馬鈴薯的紅燈籠》,也有把目光投向歷史的《有鴿子的夏天》《耗子大爺起晚了》,還有以動物為主題的《馴鹿六季》等。這些小説作品與詩歌、童話、散文、科幻文學、幼兒文學等其他體裁獲獎作品一道,呈現了我國兒童文學發展的輪廓和格局。其次是藝術水準的穩步提升。不少作者在深厚的生活和藝術積累基礎上,精心創作出獨特而深刻的作品。再次,本屆獲獎作家中,既有張秋生、葉廣芩等老一代作家,更有一批富有實力的中青年作家,還有一些原先並非從事兒童文學創作的作家,兒童文學事業正吸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加入。這一切都表明,兒童文學創作態勢良好,發展前景令人期待。

本屆評獎既為梳理兒童文學創作現狀與成就提供參考,也為探尋兒童文學未來發展提供契機。中國兒童文學的總體面貌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這是一個挑戰我們藝術想像力的問題。

一方面,兒童文學的發展直接受益於兒童生活、兒童觀念的發展。對創作者來説,捕捉兒童生活現實變化和體現兒童觀念深層轉變,二者缺一不可。近來,兒童文學創作越來越注重挖掘兒童生活的獨特趣味和美感,越來越重視兒童個體尊嚴。創作者越來越意識到:童年生活遠不像我們想像的那樣簡單、淺表,童言稚行只是最表層的趣味;好的兒童文學應該揭示,是什麼使童年成為人生中不可替代的重要階段,是什麼使我們願意鄭重對待“童年”。

在本屆獲獎作品中,我們能看到以兒童為本的兒童觀念的自覺彰顯。作品《有鴿子的夏天》雖描述的是半個世紀前孩子們的日常生活,但歷史變遷和時代差異,絲毫不阻礙讀者走進那段時光,體味孩子們的煩惱和歡樂、遊戲與成長。《耗子大爺起晚了》描繪兒童對於日常生活的獨特感受力、體驗力和記憶力,雖是緩緩悠悠,卻又漫卷風雲撲面而來。《南村傳奇》用現代方式重述民間童話,讓孩子的選擇在童話中更鮮明地立起來,給予古老故事以新鮮面容。《逐光的孩子》寫大山深處的童年。對山裏的孩子來説,循著火把的光亮行走在山間小道,求學之旅亦是求索人生的光亮;對山裏的老師們來説,傳播知識、奉獻青春又何嘗不是通往人生的光亮?這些被照亮的角落,帶領讀者思考生活的意義。

另一方面,兒童文學不僅體現對童年認識的深化、兒童觀念的發展,而且用文學的力量持續推動這一發展。在兒童現實生活與兒童文學審美理想之間,存在著雙向關係,前者提醒後者不要忘記“孩子是什麼樣的”,後者引導前者思考“孩子應該是什麼樣”。兒童文學只有發掘和彰顯獨屬於童年的正確審美趣味,才能更好地打動小讀者、引領小讀者,才能不斷地創造新的經典。

童書注重帶來娛樂趣味的同時,不能疏忽作品的厚度與深度;注重藝術探索的作品,在拓展題材與形式邊界的同時,也要保持與現實兒童生活的密切聯繫;在貼近現實的同時,提升觀察的穿透力,在懷著深切關懷意識時,增強藝術表現力……這些都是考驗創作者文學勇氣和智慧的地方。

當代生活的快速變化和豐富多元,改變了兒童的生活與精神狀態,各種新現象層出不窮。應該認識到,僅僅把新的童年生活納入題材視野,還只是承擔了兒童文學的部分職責。如何以藝術力量洞察童年生活的新現實,如何寫出當代兒童生活的新意和深度,更進一步,如何反映童年與社會文化生活的深度關聯,是兒童文學得到認可的關鍵。兒童文學創作就是要在看似無從回避的題材、語言、內容等的限度之內,寫出童年語言的文學高度、童年情感的文學厚度以及童年精神的文學深度。

近年來中國兒童文學的蓬勃發展,拓展了我們對兒童文學可能性與未來的想像。一個時代的文學成就,既離不開作品數量,更是由一些體現經典品質和藝術高度的作品來支撐的。新時代對“經典”和“高度”提出了新的要求。對於兒童文學創作者來説,從生活、觀念到兒童文學的文本藝術,還要經歷一個充滿挑戰的探索過程。(方衛平)


文章來源:人民日報

相關閱讀

 
分享到: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