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那些年,為求職買下的單

發佈時間: 2017-06-02 17:26:11 | 來源: 《中國大學生就業》 | 責任編輯: 牛志鑫

    黃英,一名法學的研究生,已經畢業兩年了,現在一家小型律師事務所做行政助理。説起目前的工作,用她自己的話説“這對我來説是一個臨時性的工作,一天到晚挺閒的,找不到什麼存在感。”她知道我從事職業諮詢及培訓,希望通過我能解決她的求職困惑。畢業兩年後,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我們再次見了面,我感受到她已經有些焦慮,迷茫、徬徨,甚至埋怨自己,抱怨社會不公。“我怎麼那麼倒楣,找工作那麼不順利,別的同學一個一個好工作,生活也穩定,真是令人羨慕!”

     其實,我在黃英同學讀研究生的時候就認識她,她當時是學校很大一個社團的負責人,給我的感覺是能力很強,管著200多人的團隊,領導能力和執行力都特別出色,在指導老師的帶領下,完成一個又一個大型活動,按理説找個好工作是沒有問題的。她是從一個三本院校考研到一所985重點高校,而且分數很高,對於學弟學妹們來講,她的考研成功無疑是一篇經典的屌絲逆襲案例。而如今是怎麼了?她告訴我,在求職這兩年,投遞了大約600多封簡歷,面試了30多家企業,依然沒有找到滿意的工作。這也引起了我的極大興趣,這麼優秀的一名同學,怎麼就找不到自己滿意的工作呢?我與她慢慢攀談起來。

    盲目不定,錯失校招

    黃英是2014年民商法專業畢業的,2013年9月,2014屆的畢業生就開始浩浩蕩蕩投入到求職大軍中,一大票人穿梭在校園招聘市場“搶飯碗”。黃英也明白法學就業一般是走公檢法或者公司法務、律師等,但她覺得做公務員太早過於穩定,於是準備走“律政佳人”這條路。可惜的是,她沒有想到律師資格證對於進入律師行業如此重要。在校讀書時也沒有把司考當一回事,結果拖著到畢業也沒過。那一屆民商法專業20多人,她成了唯一2個未通過司法考試的畢業生之一。因此,不得不暫時放棄律師或律師助理的想法。於是,她開始尋找公司法務方面的工作。

    當目標遇到現實時,變得不堪一擊,她對就業形勢的嚴峻估計不足,加之法學專業畢業生這幾年就業面本身較窄,讓她在求職時屢屢碰壁。在進入校招時才知道,即使不是法學專業,不是本專業的崗位,招聘單位也會看重是否通過司考,悔之晚矣。參加了不少宣講會和學校的秋招,但都沒有合適工作,看著周圍同學一個個拿到offer之後,心裏有些著急,奈何沒有合適的。在春招4月份的時候她終於拿到兩個offer,一個是金融投資公司運營崗,一個是高專院校當老師,都與法律不太相關,這與她定的目標相去甚遠,於是她拒絕了。後來跟家裏商量後決定先不就業,等九月份考完司考再説。

    總結黃英的校園招聘經歷,儘管她本身條件不錯,能力也不錯,但也有幾點值得總結:一是對未來沒有做詳細的規劃,準備不足,本專業關鍵性的考試未通過。她的目標一直在改變,飄忽不定。二是積極性不夠,仍然存在“等靠要”的思想。三是將求職寄希望於一次考試,自動放棄了校園招聘的機會,這可是應屆生求職的黃金時期。

    初遇社招,輾轉面試

    一晃到了2015年的9月,司法考試的成績下來了,黃英差4分沒有通過當年的考試。她以為自己不能參加校園招聘,於是一頭扎進了社會招聘。我們知道,企業招聘根據招聘的渠道分為校園招聘和社會招聘兩種,社會招聘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需要成熟的員工,相對來講注重工作經驗的考察。黃英在各大社會招聘的平臺上尋找工作,黃英發現上面的單位比校招差了很多,而且薪酬福利很低。開始投了許多本專業的公司法務,幾乎都石沉大海,後來發現是沒過司考的原因。看來司法考試已然成了從事法律工作的門檻。她去一些社會上的招聘會,大多需要中專文憑即可,招聘的主要是技工、銷售人員等崗位。

    於是她開始轉投一些行政崗位,那段時間真是認真去求職,每天睜眼就開電腦投簡歷,晚上關機前也投簡歷。後來也不挑工作的好壞了,哪怕只是一個面試的機會,一天趕好幾個面試或者一個也沒有也是常態。看著這些自己看不上的企業還不要你時,她的內心仿佛受到一萬點暴擊,煩躁、抑鬱、痛苦、期望、失望每天交替著上演,有時候為此整夜地失眠了。

    她應聘過遠東集團、碧桂園等企業,30余次的面試遇到了求職過程中的各種情況。比如曾經去報考一家建築技術職業學院的輔導員崗位,因專業不限,報考人數特別多,報名就達到700人,結果考了第7名,面試錄取前6名,結果以失敗告終。之後又去社保局下面的事業單位應聘,崗位需求3人,筆試倒是過了,但是因為應聘單位太多,來不及對社保局的業務進行熟悉,導致面試的一些問題答不上來。還有一次去應聘消防隊的行政崗位,其實只要中專就可以,但因為有編制,還是硬著頭皮去了,前去面試的有70多人,結果被刷。後來問面試官的理由是“學歷太高,不知道能否留得住。”甚至還在求職過程面試了一家騙子公司。

    總結黃英的社會招聘求職,坎坷不斷。其實在第二年9月,黃英不應該把求職的主要精力放到社會招聘,又是一撥校招季,她仍然可以以應屆生的身份去參加校園招聘。如果以社會招聘的形式應聘完全沒有優勢。後來求職心態出了問題,病急亂投醫。什麼單位都去,什麼崗位都投,成了無頭蒼蠅。她將自己定位在做行政,反而沒有了競爭力,很多文科畢業的學生一説找工作就是做行政,實際是對自己定位也不準的,做哪一類行政,具體到哪一個崗位,具體能做哪些事情,求職時最關鍵是要將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提煉並表現出來。

    初入職場,適應障礙

    終於到了11月,經過2個月的努力,黃英終於應聘了一家國有企業下屬公司做行政。初入職場,她幹得小心翼翼,特別嚴格要求自己,但是奇怪的是,這家公司對新人沒有針對性培訓,她感覺每天都很閒,找不到事情做。慢慢地,她發現性格開朗的自己變得不會做事、甚至不會説話,很多時候不會也不敢發表自己的看法,跟不上同事們的節奏,行事作風也難以認同。後來莫名其妙的被同事打了一次小報告,讓領導有了不好的印象,加上一直沒有具體的事情做,就在試用期滿之後被毫無徵兆地炒了魷魚。

    2016年3月,經過老師的推薦,黃英到了一家創業園區做企業服務工作。其實在裏面還不錯,同事之間很合拍,每天很充實,領導也很重視,每次開會總會徵詢她的意見和想法,覺得自己的價值展現出來了。儘管做得不錯,但在黃英心中,想從事法律工作的願望還未放棄,司法考試還沒有通過,企業服務的崗位工作量還是比較飽和,不利於他準備司法考試。她希望通過司法考試之後,進入一家律師事務所待1-2年,積累經驗,往律師或法務方面發展。三個月後,經過再三思慮,她毅然辭職了。為了養活自己,黃英又開始在一家小型律師事務所做行政,想先接觸這個行業,慢慢學習實務,經過實習期,拿到執業證,就是一位“律政佳人”了。

    總結黃英的這幾段經歷,幾乎在1年時間換了3個工作,3個月一換,其實,我們有時候講“滾石不生苔,換行不發財。”這對應屆生來講尤其重要,你需要在一個行業或一個崗位沉澱下去,才能真正學習到東西。同時,在“定位-分析-匹配-執行-調適”的求職五件事模型中,她的社會適應能力明顯有待加強,儘管在學校是不錯的,但社會和學校之間、專業和職業之間總有一些不一樣,職場不比單純的同學關係,裏面存在利益關聯,處理起來相對複雜,這對於初出茅廬的黃英來講還需要繼續學習。

    認清自己,堅定不移

    黃英説“很多時候,她會懷疑自己,在內心反覆的問自己到底能做什麼?想做什麼?以後的規劃是怎樣?”但是很多時候被現實一步一步給逼上了梁山。再問到她的計劃時,她準備繼續在司考的路上走下去,往自己專業的路上走下去。我看到她堅毅的眼色和準備好大戰一場的準備。她也認為,其實在求職的過程中,每個人會面臨不同的情況。初出社會,總會遇到想像不到的難題。但這些都是暫時的,她還有很多時間,還可以做很多事情,也正是有了這些過程才能看清自己。在總結這曲折的求職經歷,她歸結為三點:一是定位不足,沒有計劃。二是資訊蒐集篩選能力不足。三是運氣不好。我只是聽她默默地講了很多,並沒有干預她的想法。希望她能夠在9月份的司考中獲得不錯的成績,走上自己所為喜歡的的道路。

    其實,黃英的經歷是典型的應屆生求職失敗的案例,表現為目標不明確、常換工作、執拗于一些單純的想法。黃英的一些想法和經歷或多或少出現在一些應屆生身上。同一屆畢業的學生為什麼3年後或多或少有些差距,必有原因的。《求職需幹五件事》這本書提出,求職是定位、分析、匹配、執行、調適的過程。黃英的經歷仿佛在五個環節都或多或少有些問題,尤其在定位方面比較混亂,就業準備不夠充分,求職能力也有待加強,調適方面也需提高,適應社會的意識和能力急需提高。求職是一門科學,更是藝術。(文/重慶大學 王麒凱 王秀麗

文章來源: 《中國大學生就業》
 
分享到: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