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領教育資訊化升級!央館虛擬實驗在福州等城市試點 | 新奧電漿氣化熔融技術助推危廢處置行業升級 | 什麼值得買入選“2020中國網際網路媒體內容社區模式發展典型案例” | 聚焦“成都·世界資訊安全大會” 保障“新基建”安全 | 平安智慧城市打造的“i深圳”APP入選2020年世界網際網路領先科技成果發佈手冊 | 奇安信推出個人資訊保護解決方案 實現全生命週期防護 | 産學深度融合新工科人才培養的探索與實踐 | 2020中新(重慶)互聯互通項目金融峰會:深化金融互聯互通·共建共用陸海新通道 | 51社保再傳捷報,榮獲“2020中國HR好服務”優秀企業服務品牌! | 廣西能拓新能源致力環境改造打造環保新型産業鏈 |
當前位置: 新聞>滾動>
字號:
 

産學深度融合新工科人才培養的探索與實踐

發佈時間:2020-11-24 16:39:58  |  來源:北國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科學頻道

産學融合是立足産業發展,對高等工程教育人才培養目標、要求和實現途徑所給出的高度概括。文章通過導入交易成本理論、角色理論和社會結構理論所構建的分析框架,對廣東工業大學踐行産學深度融合的實踐案例進行研究,對産學深度融合新工科人才培養的路徑進行分析,提出設法降低學生形成創新能力的資訊和資源獲取成本,實現教師不同角色的激勵相容,塑造創新創業教育的社會結構以及建立相應的教育生態系統等實現途徑,推進工程人才培養模式改革。

[關鍵詞]産學深度融合;新工科;交易成本;角色衝突;社會結構

The Exploration and Practice on Talents Cultivation in Emerging Engineering Education in In-depth Integration of Industry and Education

Yang Wenbin

Abstract:Based on the development of industry, the integration of industry and education is a summary of the goals, requirements and realizationapproach of the cultivation of higher engineering education talents. To promote the reform of engineering talents training mode,this paper introduces the analytical framework based on transaction costs theory, role theory and social structure theory and analyzes talents cultivation in emerging engineering education in in-depth integration of industry and education. Researching on the case of Guangdong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who has practiced the integration of industry and education, this paper provides several methods to promote the reform of engineering talents’ cultivation mode: propose ways to reduce the cost of information and accessing resources for students to develop innovative abilities, realizing the Incentive Compatibility of the university teachers’ roles of scientists and entrepreneurs,shape the social structure of innovative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and establish corresponding educational ecosystems.

Key words:in-depth integration of industry and education; emerging engineering education; transaction costs; role conflict; social structure

産學融合是立足産業發展,對高等工程教育人才培養目標、要求和實現途徑所給出的高度概括,是高等工程教育創新創業人才培養模式之一。“産”與“學”包含多重意義,“産”是産業技術應用、産業技術創新、産業技術管理以及産業文化等,而“學”則是學術研究、學術精神、知識學習與能力培養等。從人才供需關係看,産學深度融合是以産學深度合作為依託,全方位融合人才培養供給側和産業發展需求側結構要素,將企業的需求與願景、技術與産品、人力與資金、環境與平臺等多元要素融入高等工程教育人才培養體系,實現人才培養供給側和産業發展需求側在結構、品質與水準上的高度契合[1],提高高校服務區域經濟社會發展、行業企業技術進步以及學習者創造價值的能力[2]。從大學的功能角度看,它是把大學的“科學研究-人才培養-社會服務”三大功能進行有機整合的一種具體方式與實踐,強調和注重培養既具備産業文化又具有學術精神、既得到學術研究培訓又了解産業技術應用、在學習科技文化知識的同時又熟悉産業技術管理、以及具備把科學研究成果轉化為産業技術創新成果能力的高素質創新創業人才。産學深度融合雖然與産學研或産學研用聯盟有一定的相似性,但與前者以創新創業工科人才培養為中心的理念相比,後者往往更關注將大學技術有效轉化為經濟社會效益的制度與策略。

一、産學深度融合新工科人才培養的理論導入

目前,針對基於産學融合這種模式培養創新創業人才的理論解釋仍然鮮見。有關大學與産業關係的文獻,主要把大學視作地方、區域與國家經濟發展的參與者與推動者,然後基於資源依賴理論、三螺旋理論、社會網路理論與嵌入性關係理論、知識資本主義理論、聯盟能力理論等理論,解釋大學技術轉移、産學研聯盟以及大學衍生企業等問題上。[3-7]總體上,目前這類研究雖然有助於國家創新政策的制定,但過於注重宏觀層面的物質收益問題而忽視了微觀層面的人及其培養問題。例如,Peter,J.&Salancik,G.R.提出,資源依賴理論認為組織最重要的是關心生存,為了生存組織需要資源,而組織自己通常不能生産這些資源;組織必須與它所依賴的環境中的因素互動[8];許長青指出,三螺旋多從國家或區域視角分析創新和創新系統,討論的是宏觀層面的問題[9]。畢竟,知識是以人為載體,基於知識的創新創業最終是要通過人來實現。

正如伯頓•克拉克所説:“多種不同的分析的專業便是一些可供選擇的認識方法,是使分析家更有知識同時又更加無知的視力通道。”[10]本文通過導入交易成本理論、角色理論和社會結構理論,擬借助一個新的研究視角,探索高等工程教育創新創業人才培養的理論、方法與路徑。

1.交易成本理論

作為新制度主義經濟學的核心理論之一,交易成本理論主要被應用於組織與制度研究。威廉姆森指出,某種産品或服務從一種技術邊界向另一種技術邊界轉移過程中發生的“摩擦”,就是交易成本[11]。而張五常則認為,交易成本是在一個人的社會中不可能出現的各種各樣的成本[12]。由此可見,交易成本發生在兩個人及以上的“關係”之中,並且,這些“關係”的建立是要實現某種目的。對此,張五常曾直言,交易成本實際上就是制度成本[12]。

在交易成本理論看來,假如人是無限理性的,因為無限理性能夠使人不用花費任何成本就能夠獲知所需的資訊和實現預期的目標,所以,任何組織或制度設計都會是多餘的;但事實上,正由於人受到有限理性的約束,組織和制度設計就有了必要性,組織和制度設計的目的是要最大程度地減少交易成本。[11]從空間維度看,高校與外界存在物理壁壘,高校內部的個體與組織、組織與組織之間的交流受到一定限制,知識轉化受到物理邊界的約束[13],創新創業的最大困難,在於各種創新創業資訊的獲取。假如人是無限理性的,就可以輕易地知道需要將什麼樣的知識或技術有組織地轉化為市場所需要的産品,並知道通過怎樣的方式將産品成功銷售出去。然而,在有限理性的約束下,資訊不對稱情形存在,造成這類資訊的獲取並非免費的,而是有成本的,此時,就需要設計出某種制度或組織來幫助人們直接獲取這種資訊或至少形成獲取這種資訊的能力——這是在高等院校中實施創新創業教育的主要原因。

2.角色理論

角色也稱社會角色,是指由人們所處的特定社會地位、身份所決定的一整套規範系列和行為模式,是人們對具有特定地位的人的行為的一種期望。[14]每個角色都代表著一套有關行為的社會準則,這些社會準則規定了個人在充當某一特定角色時所應有的行為和活動方式。角色理論是關於人的態度與行為怎樣為其在社會中的角色地位及社會角色期望所影響的社會心理學理論,主要被應用於根據人們所處的地位或身份去解釋人的行為。

角色衝突是角色理論所關注的一種重要現象。在現實生活中,一個人往往需要同時扮演多個角色,而社會對於不同的角色則有著不同的期望和要求,當某些期望和要求存在矛盾,導致個人不能同時滿足這些矛盾的角色扮演時,就會産生角色衝突、乃至角色失調。[15]對於大學教師來説,自德國洪堡倡導教學與研究相統一的大學理念以來,教學和研究一直是教師群體的職業基礎和本分。這種身份限定了其所承擔的責任與義務不僅在限定的大學情境中,也包括其他社會場域。高等工程創新創業人才的培養,往往要求大學教師既是科學家又是企業家,這兩種角色顯然是相互矛盾的。科學家扮演發明者、預測者、闡釋者、綜合者、批判者、評價者、傳播者、教育者、組織者、管理者、實踐者等等角色;而企業家則扮演協調者(薩伊)、中間商(柯茲納)、創新者(熊彼特)、判斷性決策者(卡森)、不確定性承擔者(奈特)、企業組織擴展者(彭羅斯)、克服X低效率(萊賓斯坦)、制度變遷代理人(諾斯)等角色。[16]科學家角色的社會期望,往往被描述為謹慎、追求真理、為科學而科學、具有奉獻精神,等等;而企業家的社會期望,則更多被描述為拒絕平庸、敢於冒險、風險接受、勇於革新、不斷突破、追求利潤、算計、不確定性容忍,等等。因此,從角色理論來看,如果不能解決科學家和企業家這兩種角色期望的衝突,那麼,大學教師將難以很好地完成高等工程創新創業人才培養的任務。

3.社會結構理論

“社會結構”是社會學理論的一個核心概念,它是在銘刻於人類身體和思想中的習慣和技能中發現的,這些習慣和技能就使人們生産、再生産和改變制度結構和關係結構成為可能[17]。涂爾幹指出,社會結構源自於人們對某種特定的概念、邏輯思維、範疇或框架之類的“共同知識”的信仰[18],強調即使是有機的社會,共同信仰也是不可缺少的[19]。阿切爾也認為,“沒有結構,就沒有行動”,行動必然是在它們出現的社會背景中組織起來的[17]。吉登斯強調,社會結構具有客觀制約性和主觀能動性,“社會系統中的結構僅僅是一種人們頭腦中的記憶痕跡”,這種結構觀念引導著具有認知能力的行動者的行為[20]。

社會結構通過制度關係及規則限制來制約著人們的社會行動,同時,人們在自己的社會行動中將不斷産生新的需求並以此來影響、規範和調整自身的行為規則以及社會制度,進而使社會結構發生變化。當前,我國大學生存在著創新精神不夠和創業意願不足等問題,究其原因,很大一部分在於創新創業的社會結構未能內化成為大學生的行動結構,屬於社會結構的客觀制約性問題。普遍而言,大學生畢業之後,要麼“學而優則仕”,要麼進入事業單位或企業單位等,尋求一份穩定工作仍然是我國大學生進行學位教育的主要目標——這與我國的文化傳統因素有關,屬於社會結構的主觀能動性問題。根據吉登斯的社會結構理論,社會結構就是社會各種要素之間的聯繫、制度或規則,這些是社會再生産的前提。因此,如果要在高等教育體系下將大學生培養成為創新創業人才,必然是要通過重構社會結構的方式,將創新創業內化成為大學生的行動結構,改變大學生在原有文化傳統下形成的“信仰”,實現“結構觀念引導著具有認知能力的行動者的行為”。

二、産學深度融合新工科人才培養的實踐探索

産學深度融合將産業發展需求側結構要素納入到了人才培養供給側的創新閉環,實現雙邊到多邊、獨立到交叉、協作到生態、單向到閉環、專業到專創、剛性到柔性、實驗到實踐的産學無縫銜接目標[21],提高高校為經濟社會發展服務、為行業企業技術進步服務以及為學習者創造價值的能力。當前,通過採用産學深度融合模式來進行高等工程創新創業人才培養,已成為了我國地方工科高校的重要實踐。近些年,廣東工業大學(下文簡稱“廣東工大”)確立“到2030年,建成以工為主、與産業深度融合、極具創造活力的特色鮮明的高水準大學”的發展目標定位,不僅明確提出了要構建産學深度融合的創新創業教育體系,更通過這個體系的構建與實踐,為廣東地方區域經濟社會發展培養和輸送了一大批具有較強創新創業能力的高素質人才。

1.著手組織與制度設計的變革

廣東工大通過建立“教師-學生-産業”之間多種鏈條模式、組織模式與培養模式等方式,推動産學深度融合,降低了學生形成創新創業能力的資訊和資源獲取成本。

首先,變革組織模式,成立跨界學院。跨界學院的建設定位是成為學校創意、創新、創業方法教育的教學中心,創新性的跨界應用型人才培養試驗區,學生創新成果轉化的前孵化器。學院的目標是融合創意、創新、創業到專業教育中,培養“重基礎、強能力、寬視野、多樣性和有擔當”的新時期跨界應用型人才。學院設立院務會,由總院長、聯合院長、副院長和首席教授組成。總院長由校領導擔任,聯合院長由教務處處長、學生處處長、校團委書記擔任;副院長負責創新課程、項目訓練(實踐、競賽)組織和校內資源(實踐教學部、創客空間、網絡中心)聯繫,以及前孵化(創業)組織和校外資源(協同平臺、教學實踐基地)聯繫;首席教授負責教學指導、學術指導、創業引導、多專業融合指導,以及責任教師和講習教師遴選、培訓和管理等。

其次,採用多種模式實現産學結合的育人模式變革。廣東工大根據“始終牢牢堅持適應産業需求培養高素質應用型人才”這一辦學歷史傳承,緊密結合廣東省創新驅動發展和産業轉型升級戰略,以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瞄準創新産業發展方向,按照“産教融合、課程銜接”的思路,實施多專業融合及多方協同育人的産學結合培養改革試點。培養方案、培養標準、課程設置、教學內容、考核評價、平臺建設、項目設計和師資等均由學校與産業單位多個主體共同謀劃、共同確定。採用多個專業學生融合組建新型“産業班”,單獨制定人才培養方案,激發班級活力和創造性。採用分段培養模式,增加實踐教學比重,推行形式靈活多樣的生産現場教學和專題教學。共建一批典型工作任務導向、模組化課程,推行面向企業真實生産環境的任務式培養模式。[22]

再次,在孵化平臺方面,廣東工大整合了廣州國家IC基地、東莞華南工業設計創新院、佛山數控裝備研究院、香港霍英東研究院等校內外協同創新平臺作為孵化平臺,為學生創業孵化項目提供場地、風投資金以及各項創業服務,將項目推向市場,大力促進學生成長需求與企業用人需求雙向柔性對接,在學生的創新創業能力培養方面提供了重要支撐。[23]

2.建立實現教師不同角色激勵相容的平臺和機制

廣東工大在採用産學融合模式培養滿足創新産業發展所需的複合型人才的探索與實踐過程中,通過更新理念和創新機制為教職工提供制度支援,保證教職員工能夠自由地在學術科研和創新創業之間進行角色轉換。

一方面,充分挖掘、有效組織社會、企業、政府、市場等優質創新實踐資源,構建協同創新平臺,為實現教師不同角色的激勵相容創造了有利條件。2012年以來,廣東工大建立了佛山廣工研究院、廣州國家IC基地、東莞華南設計創新院等一批協同創新與協同育人並重的平臺,平臺建設向上延伸到集聚國際高端學術資源與高層次人才;向下延伸到瞄準廣東産業轉型的重大需求,聯合企業攻關;向內延伸到整合多學科創新資源,多專業創新人才培養,並注重將社會責任、企業文化要素融入産學全程育人過程中。形成“高水準平臺集聚高層次隊伍、隊伍的高層次提昇平臺的水準、二者促進産學深度融合教學組織的豐富與創新”的良性迴圈。

另一方面,借助協同創新平臺,通過建立“四靠”理念和機制的方式,使得大學教師能夠在不同的情景獲取不同的價值,實現了不同角色的激勵相容。對於大學教師的角色衝突,廣東工大提出“靠市場、靠機制、靠團隊、靠服務”的理念和機制建設高水準師資隊伍。廣東工大認為,單純的待遇留人不是地方高校所能承載的,需要靠市場的需求引力,靠“創新在高校、創業在市場”的機制,讓引進人才既能在學校實現其科學家角色的學術價值,又可以在企業實現其企業家角色的市場價值;靠團隊協同的力量提升事業留人的凝聚力;靠制度化的服務加深感情留人的氛圍。通過“四靠”理念,創新引人機制,廣東工大從海內外著名高校、科研院所和高科技公司引進了一大批高層次人才,他們國際視野寬廣、學術造詣深厚,通曉産業前沿動態,為培養滿足創新産業發展所需的複合型人才提供了高水準的師資力量。[23]

3.重構基於創新創業文化的社會結構

廣東工大通過設計創新創業教育課程體系、構建創新創業資助體系、開展各種創新創業項目研究和競賽、完善以能力為導向的創新創業學習成果評價機制等方式,大力激發了學生的創新創業熱情,建設了校園創新創業文化,從創新創業精神上重構了學生的社會結構,形塑了學生的創新創業行動,進而支撐了産學深度融合。

一是基於産出導向教育理念進行反向設計,合理確定課程結構,在專業人才培養方案中設置面向全體學生的創新性思維與研究方法、學科前沿等方面的必修課和選修課,構建了“兩維六類”的創新創業課程體系。“兩維”指的是顯性課程維和隱性課程維,“六類”指的是顯性課程維中的思維引導類、專業創新類和實踐培訓類,以及隱性課程維中的競賽項目類、科技活動類和人文環境類。

二是構建了“國家-省-學校-學院-企業-校友”多渠道的學生創新創業訓練項目的資助體系,資助和引導學生積極參與科技創新項目研究和學科技能競賽,鼓勵學生申請創新專利、發表論文;與産業緊密結合,指導學生參與各行業專業創新創業設計大賽,以賽促創,形成了濃厚的創新氛圍。同時,每年投入超過1000萬元,吸引社會投資機構在校設立基金超過1億元,用於支援學生開展創新創業活動[23],通過鼓勵學生積極參與各類“創新創業訓練項目”,使學生在創新創業訓練過程中,體驗創新方法和創新樂趣。

三是注重引導更多學生參與學術科技類社團的活動,通過組織學生課外學術科技節、實施“一學院一品牌”工程、舉辦校企聯合創新競賽等途徑,動員和激發廣大學生廣泛關注及踴躍參與,讓創新思維、創新意識、創新實踐、創業意識、創業訓練等融入大學校園文化生活,營造濃厚的校園創新創業文化氛圍。

四是建立了以能力為導向的學生創新創業教育成果評價機制,將學生創新實踐活動中的表現與成果列入學生綜合測評的重要指標,制定學生科技創新成果與課程學分互換的機制。促進了學生主動學習、主動實踐,形成了良好的創新創業人才培養氛圍。

三、産學深度融合新工科人才培養的路徑選擇

根據交易成本理論、角色理論和社會結構理論的邏輯分析框架,結合對廣東工大實踐探索的案例研究,我們可對産學深度融合新工科人才培養的實現路徑進行分析(見圖1)。

QQ截圖20201123093951.jpg

圖1産學深度融合新工科人才培養的實現路徑示意圖

1.設法降低學生形成創新能力的資訊和資源獲取成本

創新往往源自實際需求,而高等工程教育創新創業人才更強調為複雜社會現實問題尋找具有創造性的解決方案。交易成本理論表明,高等工程創新創業人才培養的制度或組織設計,是要最大程度地減少實現培養目標的交易成本,既有助於獲取創新創業所需資訊,又能夠幫助大學生形成獲取這種資訊的能力,這必然會伴隨深刻的制度或組織變革。而在傳統的“教師-學生”二元創新創業教育模式中,局限于校園內部,缺乏獲取和引用外部資源的意識與能力,導致大多數學生畢業之後還需要花費大量的成本獲取社會需求資訊和問題解決方案等,通過再學習與培訓來形成創新創業能力,增加了學生、學校與企業的交易費用。推動産學深度融合,需要建立“教師-學生-産業”之間多種鏈條模式、組織模式與培養模式等,降低學生形成創新能力的資訊和資源獲取成本,為整個社會節省交易費用。

2.實現教師的科學家與企業家角色的激勵相容

傳統的學術活動與創新創業活動衝突的癥結是大學教師的科學家和企業家角色衝突。不同的角色有著不同的社會期望、行動規則與激勵機制,例如,科學家角色注重自由探索和發現真理,企業家角色則更強調創造經濟收益。角色理論表明,大學教師在高等教育創新創業人才培養中,需要解決其中的科學家與企業家角色矛盾,而制度或組織變革必須能夠實現這兩種角色的相容,否則,角色衝突會導致交易成本的增加而非減少。因此,最重要的是大學的管理模式要確保大學教師這兩種角色的激勵相容,同時通過將角色相容融入到大學制度的核心部分,推動創新創業人才的培養。簡單講,産學深度融合需要通過制度或組織變革,解決大學教師的科學家與企業家角色衝突問題,使得教師能夠在不同的情境獲取不同的價值,從而實現不同角色的激勵相容。

3.塑造創新創業的社會結構

高校創新創業的社會結構存在有形實體層面的物理組織邊界(如校園、學校規章制度)、符號與價值觀層面的心理邊界(如追求真理、崇尚知識)、社會行為準則和行事方式層面的社會邊界(如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社會服務),這些邊界代表著不同甚至彼此衝突的利益。[13][24]我國很早就已經開展創新創業教育,但我國大學生仍然普遍存在著創新精神不夠和創業意願不足等問題,究其原因,在於我國創新創業文化建設不夠,未能使得創新創業成為大學生的內在行動框架。社會結構是銘刻在人類身體和思想中的習慣和技能,這些習慣和技能就使人們生産、再生産某種行動。結構既是行動的結果,又是行動的條件,行動與結構是植根於人類實踐活動之中相互滲透的兩個層面,並且在人類社會實踐中實現了統一。而沒有結構,就沒有行動。社會結構理論表明,高等教育創新創業人才培養,是一個社會結構重構的過程,制度或組織變革必須能夠推動這個過程的實現,否則,由於創新創業未能內化為大學生的行動結構,制度或組織變革就因流於形式而缺乏實質意義。因此,實現産學深度融合需要大力激發學生的創新創業熱情,從精神上重構學生的社會結構,形塑學生的創新創業行動,進而支撐産學深度融合。

4.建立創新創業教育生態系統

滿足創新産業發展所需的複合型人才培養在本質上是一個複雜的、以高校為推動主體的教育活動,在塑造創新創業人才這一核心目標的過程中,受到高校內部與所處區域環境的各個領域、各類組織的強烈影響。通過産學深度融合,將産業需求與願景融入培養目標,將主流技術、工程規範融入培養方案,將技術與産品、方法與規範融入培養過程,將環境與平臺融入培養條件與資源建設,促進創新創業人才培養上游各環節的持續改進,優化培養體系下一個運作週期的産出成效。[25]歸根到底,産學深度融合是建立創新創業教育生態系統的實際應用。通過産學深度融合,推動學校的組織變革,打通創新創業教育與學科、産業、平臺間的壁壘,跨越各主體相互之間的“組織邊界”,強調創新創業教育的系統性和開放性,實現科研、教學和産業三者之間的良性迴圈,在培養目標確定、培養方案設計、培養過程實施、培養品質評價等關鍵環節中融入産業資訊和資源要素,構建一個創新創業教育生態系統,優化産學深度融合的可持續性。

四、結語

産學深度融合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通過組織與制度設計、大學教師的科學家與企業家角色的激勵相容以及基於創新創業文化建設重構社會結構等方式,以達到培養滿足創新産業發展所需的複合型人才的目標。廣東工大的産學深度融合實踐是多種社會科學理論的綜合運用,並通過樹立産學深度融合的創新創業教育理念、強化有利於産學深度融合的頂層設計、推動有利於産學深度融合的教育組織模式變革、激活與集聚有利於産學深度融合的教育資源、以及創造有利於産學深度融合的組織文化等方式,最終實現創新産業發展所需的複合型人才培養目標。

産學深度融合模式包含著豐富的理論內涵,需要繼續去發掘和探索。同時,基於這種模式培養滿足創新産業發展所需的複合型人才的方法也需要在實踐中不斷得到豐富。但歸根結底,持續的、有計劃的以及目標明確的組織變革,形成基於信任和承諾而達成價值創造的共識,實現大學與産業界各主體之間的“組織邊界”的跨越,將是激勵創新創業人才培養的基本前提,更是基於産學深度融合這種模式培養創新産業發展所需的複合型人才的重要路徑,因為組織行為文化與信任文化是高校各個組織借助不同的教育行動將創新創業理念與精神傳達到團隊與個體的滲透力,而經濟與社會環境處於急劇的變化中,缺乏配套的組織變革,産學深度融合就容易流於形式,而不能在實踐中真正起到作用。

參考文獻:

[1]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深化産教融合的若干意見(國辦發[2017]95號)[R].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

2017-12/19/content_5248564.htm

[2]教育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關於引導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的指導意見(教發[2015]7號)[R].http://www.gov.cn/xinwen/2015-11/16/content_5013165.htm

[3]曾國屏,林菲.創業型科研機構初探[J].科學學研究, 2014, 32(2): 242-248.

[4]Ponomariov B L, Boardman P C. Influencing Scientists’ Collaboration and Productivity Patterns through New Institutions: University Research Centers and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Human Capital[J]. Research Policy, 2010, 39(5): 613-624.

[5]Brocke J V, Lippe S. Managing Collaborative Research Projects: A Synthesis of Project Management Literature and Directives for Future Research[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ject Management, 2015, 33(5):1022-1039.

[6]何鬱冰,丁佳敏.創業型大學如何構建創業教育生態系統[J].科學學研究, 2015, 33(7):1043-1051.

[7]王凱.區域創新生態系統情景下産學知識協同創新機制研究[D].浙江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6.

[8]Peter,J.&Salancik,G.R.The External Control of Organizations: A Resource Dependence Perspective[M].NewYork:Haper&Row,1978:1-3.

[9]許長青.三螺旋模型的政策運用、理論反思與結構調整[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9,(1):121-128.

[10] (美)伯頓•克拉克.高等教育新論—多學科的研究[M].王承緒,徐輝等譯.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2.

[11] (美)奧利弗•E•威廉姆森.資本主義經濟制度——論企業簽約與市場簽約[M].段毅才,王偉,譯.北京:商務印書館, 2002:8-10,67- 90.

[12]張五常.交易費用的範式[J].社會科學戰線, 1999, (1):1-9.

[13]楊婷.組織邊界跨越視域下美國大學技術轉移機制研究[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9,(1):165-170.

[14]宋超英,曹孟勤.社會學原理[M].北京:警官教育出版社,1991:84.

[15]丁水木.略論社會學的角色理論及其實踐意義[J].上海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1987, (6):101-104.

[16]張巍.西方企業家角色理論述評[D].吉林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0.

[17] (英)傑西•洛佩慈,約翰•斯科特.社會結構[M].允春喜,譯.吉林: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7: 4-7.

[18] (法)愛彌爾•涂爾幹.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M].渠東,汲喆,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6: 412-417,302-305.

[19]葛洪義.社會團結中的法律--略論涂爾幹社會理論在的法律思想[J].現代法學,2008,22(4):140-144.

[20] (英)安東尼•吉登斯.社會的構成[M].李康/等.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8:79-80.

[21]陳瀅,歐岩亮,王丹丹,孫瑾宇.踐行産學融合2.0賦能新人才培養[J].北京教育(高教) 2019,(1):25-28.

[22]章雲,李麗娟,楊文斌,蔡述庭.新工科多專業融合培養模式的構建與實踐[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9,(2):50-56.

[23]陳新.以産學融合提升“雙創”教育品質[N].光明日報,2016-05-10(13).

[24]尼爾•保爾森,托•赫尼斯.組織邊界管理:多元化觀點[M].佟博,等譯.北京:經濟管理出版社,2005:27-47.

[25]施曉秋,徐嬴穎.工程教育認證與産教融合共同驅動的人才培養體系建設[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9,(2):33-39,56.

文章來源:北國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