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手環6開啟手環全面屏時代,11月3日發佈 | “雪花飄飄、北風蕭蕭”是如何洗腦海外網友的? | 小度智慧屏X10正式發佈!10.1英寸平板級高清大屏、旗艦影音配置 | 亞信科技“智測雲”100%通過率獲中國信通院首批DevOps評估最高級認證 | 神州信創集團牽手廈門城市職業學院,共建國家信創産業人才高地 | 陳甬軍教授:寧波要努力打造”重要窗口”最亮眼的一扇 | Liebherr利勃海爾黑鋼冰箱SBSbs 8673,兼具顏值與黑科技的廚房家裝潮品 | 百度黃埔學院第四期來了!邀你加入中國深度學習第一核心技術圈 | 文檔合併好麻煩!用如流文檔線上編輯告別“複製粘貼”笨辦法 | 智慧助手破圈再提速 小度加速未來智慧生活佈局 |
 
當前位置: 新聞>滾動>

當代家長雙十一購物車圖鑒:線上教育産品加購比重直線上升

發佈時間:2020-10-29 16:58:25  |  來源:中國網科學  |  作者:張銘陽  |  責任編輯:科學頻道

與往年不同,新冠疫情為線上教育的發展安上了“加速器”,隨著各平臺雙十一大戰打響,不少父母的購物車裏除了玩具文具尿不濕,還加入了線上教育套餐。21日零點,天貓雙11預售一開始,就有家長就熬夜衝進了線上教育品牌的直播間。不管是佛係、鷹係還是兔係家長,在購物車前都暴露了他們的教育秘密。

據相關數據統計,預售首日僅天貓平臺,購買網課的人數就比去年增加649%,花在教育上的消費同比增加1566%。線上教學的方式不僅是疫情教學的一種過渡,而是真正被家長、孩子接受的獲取知識的新方式。當代家長們在傳統教育模式同現代教育模式碰撞的窗口期,迅速完成了教育理念的升級,對於線上教學産品的篩選也産生了獨到的理解和苛刻的要求。

“廣告能吸引我嘗試,但只有好産品才讓我有付費的慾望。”

家住北京朝陽區的李女士發現,自從疫情開始自己就被線上教育的廣告包圍了。上班的地鐵上,回家的電梯裏,打車時司機播放的廣播裏,電視劇的間歇,各個APP的開機頁面,朋友圈feed流……都是無處不在、琳瑯滿目的線上教育廣告。

“有時候刷會兒短視頻,十條裏面就有一條是線上教育的廣告。而且還會經常接到不同教育平臺的電話,簡直是‘海陸空’覆蓋。”在疫情蔓延的2020年,暴增的線上教學需求讓線上教育成為風口,資本的加碼也加劇了線上教育企業的行銷大戰。據數據統計,去年暑假,主打線上大班課的機構大打出手,整個暑假下來,燒錢近40億,高峰期平均每家的日投放廣告額甚至達到上千萬。今年線上教育行銷肉搏的戰火繼續蔓延,有業內人士分析,部分企業僅廣告投入一項每天就達上億元。

但對於鋪天蓋地的廣告洗腦和線上教育企業配合的低價、甚至是免費的體驗課,部分家長並不買賬。家有兩個孩子的李女士就對此並不感冒,“錢都花到廣告上了,還有餘力打磨課程嗎?我們買的是高品質的教學服務,又不是廣告。免費的東西往往是最貴的。”低價的試聽課對李女士的吸引力也有限,“在雞娃群友的推薦下,我們也和孩子試聽過幾個品牌的線上輔導課,都是主打名師的大班課,差異性並不大。我家孩子今年上初三了時間也比較緊張,她和我們反饋説,確實比學校裏老師講得深入一點,但是一個班上百人,授課進度也比較慢,不管自己對知識點沒掌握,還是已經學會都得繼續跟著課堂節奏走,效率比較低。”

孩子的精力是有限的,在報課外輔導班的時候,家長最關心的還是平臺的教學品質和和孩子的學習效率、效果。李女士在篩選對比了多種線上模式和品牌之後,還是為孩子選擇了線上一對一,“我們選的是掌門1對1,客單價確實要比大班課高一些,但是孩子的學習效率卻更高,不管是課程的內容還是課堂效率,甚至是課後題目推送、講解,都能根據孩子的具體情況來定制。對於講課的老師,孩子也能在平臺選到教學經驗豐富又喜歡的老師。”

今年雙十一,李女士還為自己的小女兒也買了掌門1對1的物理和數學課程,“姐姐在掌門學過一段時間挺不錯的,服務也比較滿意,所以妹妹選課時就沒再浪費時間去試聽別家的。”

李女士為兩個女兒選擇的掌門1對1在垂直賽道佔據近八成市場份額,疫情期間付費用戶上漲約300%,還交出單月課耗超5億的成績,其背靠的掌門教育的教學服務覆蓋了全國600多個省市縣的4000萬註冊用戶,在教學産品和教學服務的打磨上也經住了時間和用戶的雙重拷問。與線上教育的爆發相應,聚光燈下線上教育企業也開始了挑戰通關之旅。尤其是線上教育的頭部企業掌握先發優勢,在口碑、師資、教研以及産品打造上自帶buff,成為家長用戶育兒培優的首選品牌。

“家長可以做教育産品的‘檢查員’,但要明白孩子才是‘首席體驗官’。”

中國網際網路絡資訊中心發佈的第46次《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線上教育行業的日活躍用戶數量從平時的約8700萬升至今年春節後的1.27億,漲幅達46%。學生用戶在疫情中培養的線上學習的習慣,在疫情常態化中依然保持了。數字驚人的月活背後,我們看到了越來越多三四五線學生的身影。疫情加速線上教育的滲透率提升,線上教育企業也迅速將服務下沉拓展。

陜西咸陽的石先生第一次為上高二的兒子購買了線上教育的課程。“不是我要給孩子買網課,是孩子主動要求的。”石先生講到,在當地孩子課後輔導選擇線下教育機構是主流,雖然也知道線上教學的方式,但對這種方式並不認可。“隔著電腦螢幕和老師交流,和看電視有什麼區別。”疫情期間,看著孩子通過線上學習的方式跟進學業,石先生也只以為是權宜之計。

“孩子主動報班學習讓我很欣慰,但是我們做家長的還是要為孩子的選擇把把關。”石先生從兒子那裏了解到,是班裏有同學報了線上一對一的課程後推薦給兒子的。“説實話,我們當地的教育機構疫情期間也有在做線上課程的,但是體驗都很差,一方面是課堂的流暢度不行,再一個就是線下老師突然線上講課效果都不太好。”石先生的兒子非常不滿意。

“我兒子是那種性子比較急、思路比較跳躍、比較活潑的孩子,和講課墨跡的老師不太合拍,我在兒子試聽掌門1對1的課時也旁聽了,老師水準不錯,講課深入淺出,也會拓展知識點,是兒子喜歡的老師的類型。但我們家長肯定會考慮得更多。”從價格、資質、模式、師資到試聽課程,石先生不僅對比了當地的教學機構,也對比了同類型的其他線上品牌。

在品牌的規模上,石先生表示自己對掌門沒什麼説的,尤其是對掌門在科技融合教育的成果上最為滿意。“上課前,掌門會為孩子做知識測驗和學習力心理測驗,生成的課程報告和學習力報告可以讓家長、孩子對知識點掌握和學情有清晰的認識,還會針對孩子的個性、學習習慣,給出後續學習的針對性建議和路徑規劃,這是我最滿意的一點。課後還會根據孩子的課堂表現推送課後練習題和作業,不僅有專門的上課老師,也有專屬的教務班主任。”石先生也坦言買單的前提是,“孩子喜歡,有興趣、有動力。”

在家長、學生體驗過眾多線上教學産品後,對於個性化學習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針對用戶的需求,眾多線上教育品牌不斷加碼科技,力求應用前沿科技強化教學鏈條,通過數據化教學實現“千人千面”的個性化。

掌門教育的子品牌得到眾多用戶認可的背後,在於掌門教育技術的全線賦能。據了解,掌門教育已搭建起完整的線上教育智慧化體系路徑,實現了“AI in all”的互動教學方式。掌門教育將學員産生的日常行為軌跡數據進行採集、分析,隨後把這些大規模的數據進行了整理切片,分別總結歸類為用戶學習大數據、標簽化題目大數據和視頻教學課堂大數據三個大數據庫,在層層分析匹配之後,鎖定孩子的學習盲點、誤區,並將分析結果及時推送給老師,以便規劃出更有針對性的個性化學習內容,讓孩子告別題海戰術,實現成長減負。這也是石先生的兒子能獲得個性化教學內容定制、針對性課後作業推送背後的深層原因。

雙十一線上教學産品爆紅,並不是家長在行銷噱頭下的氛圍消費。對於孩子的教育,當代家長在輔導品牌的選擇上越來越理性,只有高品質、高效率、個性化的線上教學産品才能持續獲得家長和學生用戶的認可。或許,策馬狂奔的線上教育企業也該聽聽家長們的“聲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