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用共識機制培養健康人工智慧生態圈 | 超級人工智慧,加速“能量”發展 | 能量,助力全球人工智慧發展 | 龍唐群力公司開展“文明交通志願者”助力文明城市創建 | 量子技術,使人工智慧更接近人類 | 強生推薦:共用經濟裏的奇葩—共用按摩椅 | 強生關注花椒直播融資成功 直播的路還能走多久 | 《中國職場人群性生活調查報告》:你的性福存在危機嗎? | 【遼寧青創菁英】守望有機農田裏的遼寧味道 | 易觀報告:摩拜7月多項數據領先ofo居行業之首 |
 
當前位置: 前沿科技>生命醫學>

專家爭議冷凍人身份:類似植物人 或認定為死亡

發佈時間:2017-08-28 08:55:34  |  來源:環球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

2017年5月8日,山東濟南的展女士在病床上停止了心跳和呼吸,醫生宣佈其臨床死亡,但是這一次,卻不能説她“永遠離開了”。因為幾分鐘後,山東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的工作人員對展女士實施了一場長達55個小時的手術——人體冷凍,展女士以頭朝下的姿態沉睡在零下196度的極低溫液氮罐內。

專家觀點:

1、低溫保存狀態下的個體類似于無民事行為能力的植物人,其法律上的權利義務關係可以參照現有的監護制度解決。

2、冷凍人醒來,相關的社會關係、財産關係應依民法一般原理處理。若配偶未婚,婚姻關係可比照死亡宣告後被宣告死亡人重新出現處理。

3、冷凍實驗目的在於多年後復活,而不僅僅是冷凍本身。這種手術已涉及到生與死,必須經過醫學倫理委員會的審核批准。

這是我國首例人體冷凍實施案例,展女士真的能“死而復生”嗎?如今的展女士在法律上到底是什麼身份?這樣一場舉世矚目的手術究竟是噱頭,還是人類發展史上的又一里程碑?喧囂背後,許多法律和倫理問題值得深思。

人體冷凍:被冷凍人到底是活著還是已死亡?

為抓緊時間保持人體組織器官的活性,避免細胞凋亡,人體冷凍相關的灌流及降溫手術必須在展女士被宣告“臨床死亡”(即呼吸和心跳停止)後進行,此時她的器官仍在進行代謝活動,大腦活動也還在進行。那麼被冷凍的展女士在法律上到底是活著還是已經死亡?被冷凍的究竟是病體還是遺體?這個問題的答案將直接關係到她的丈夫能否再婚,她能否參與家庭財産分配等問題。

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教授曹興權表示人體低溫保存究竟是屬於醫療方案範疇還是定性為死亡後的遺體處置範疇,目前是存在爭議的。“我認為,從主體大腦未死亡,以及未來存在救治希望的角度看,人體低溫保存應屬救治範疇。”

江西財經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周維德認為,在這種低溫保存狀態下,被保存個體類似于無民事行為能力的植物人,其法律上的權利義務關係可以參照現有的監護制度解決。

此前媒體報道中並未提及醫院是否對展女士開具死亡證明,而死亡證明正是判定死者死亡性質的基本法律依據。對此,周維德説:“如果未能得出死亡判斷,那麼對處於冷凍狀態下的人體處置,就不能視之為對遺體的處置。這種情況下,處置被保存人的軀體,可能面臨故意殺人的法律風險。”

據了解,我國醫學和法律目前以呼吸、心跳停止為判定死亡的標準,腦死亡還沒有引入臨床或司法實踐。因此按照現行法律標準來看,展女士應該被認定為死亡。廣州醫科大學衛生管理學院法學系副教授龔波認為:“這起中國首例‘人體冷凍案’,只是一個關於遺體捐獻用於醫學研究的案例。”

冷凍人“死而復生”:法律身份如何確認?

目前世界上已有300多人加入冷凍計劃,雖然至今仍沒有冷凍人進行復蘇,但並不排除其可能性。一旦有一天,冷凍人醒來,又該如何確認他的法律身份?他的婚姻關係、財産繼承、債務關係又該如何處置?

曹興權認為,這裡的“醒來”是在法律上被確定為死亡後救治成功的結果。相關的社會關係、財産關係應依民法一般原理處理。例如若配偶未婚,婚姻關係可比照死亡宣告後被宣告死亡人重新出現的原則處理。

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提出了一種新模式,即冷凍人已經死亡,所有法律關係終結,復活後的人可視為一個新生個體,重新開始構建所有的法律關係。

“‘人體冷凍技術’會涉及到生命倫理、違背生命迴圈的自然規律等問題。但作為人類對生命追求的新技術來説,現在的醫學技術還達不到‘起死回生’的程度,因此不用過於緊張和擔心,我們不能扼殺一項新生技術的發展。”龔波認為,當下社會應當更加寬容地看待這一新生事物,儘早制定國家級的《遺體捐獻條例》,以彌補此方面的法律空白。

捐獻遺體:誰有權決定捐獻?

關於遺體捐獻,我國法律目前並沒有統一的規定,一些省份結合當地情況制定了相應的法規條例。多地《遺體捐獻條例》規定,捐獻的遺體應當用於醫學教育、科研和臨床,也就是人們熟知的器官移植、解剖實驗等領域。

在中國首例“人體冷凍案”中,展女士在她生命的最後時光裏向丈夫表示,去世後願意捐獻遺體為社會作點貢獻。當她被宣告臨床死亡之後,丈夫作為親屬簽署了遺體捐獻登記表,並參與人體低溫保存試驗項目。

而對於普通人來説,如果自己生前並沒有表示願意捐獻遺體,家人能否在其死後將遺體捐獻?能否代表其參與人體低溫保存這樣的項目?

2001年3月1日開始施行的上海市《遺體捐獻條例》第12條規定,對生前未明確表示不同意捐獻遺體的死者,其近親屬可全部或部分捐獻遺體用於醫學科學事業。如果近親屬之間意見不統一,登記機構不得辦理捐獻手續。

對此,曹興權認為:“近親屬在患者失去意識後享有醫療方案同意權。在患者失去意識之時,若患者未對死後之事進行特別安排,近親屬有權簽訂遺體捐獻協議。”龔波也指出,病人配偶、父母、成年子女可以在此種情形下以書面形式共同表示同意捐獻,並代辦捐獻登記手續。

韓驍對此持有不同意見,他表示:“遺體捐獻需要本人和近親屬的雙重知情同意。即使本人同意,在去世後本人的近親屬反悔的,該遺體也不能捐獻,如果捐獻遺體只是近親屬單獨的意思表示,醫療機構一般不會接受。”

上海社會科學院法學所研究員劉長秋表示:“醫療機構應依據遺體捐獻協議來處理遺體,將遺體進行低溫冷凍也屬於醫學科研,除非協議中明確約定不得低溫冷藏,否則此舉是合法的。”同時他也指出,如果醫療機構在死者家屬不知情的情況下,將遺體用於可能有損死者尊嚴或家屬利益的用途,如製作人體標本用於商業展覽等行為是不合法的。

遺體研究是否必須經醫學倫理委員會同意?

2007年5月1日起施行的國務院《人體器官移植條例》規定,人體器官移植需向醫學倫理委員會提交申請,取得同意才可實施。那麼,對遺體進行某種研究是否需要該組織的審核?

醫學倫理委員會是由醫學專業人員、法律專家及非醫務人員組成的獨立組織,其職責為核查臨床試驗方案是否合乎道德,確保受試者的安全、健康和權益不受侵害。2016年12月1日,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發佈新版《涉及人的生物醫學研究倫理審查辦法》(下稱《辦法》),其中第7條明確規定醫療衛生機構未設立倫理委員會的,不得開展涉及人的生物醫學研究工作。

韓驍認為,《辦法》所涉及的人指的是廣義的人,冷凍實驗目的在於多年後復活,而不僅僅是冷凍本身。“這種手術已涉及到生與死,必須經過倫理委員會的審核批准。如果未經批准而擅自開展,可能會被責令終止。”

但龔波卻表達了另一種觀點:《辦法》中的人應當是指自然人,不包括胎兒和遺體。人體冷凍技術是一項醫學科技發展的新技術,本著“法無禁止即為自由”的原則,是不違法的。

事實上,全國首例“人體冷凍案”給法律提出的難題不止於此,“死而復生”已經超越了現有的法律框架。劉長秋表示,如果有一天冷凍技術成熟之後,真的實現“死而復生”,那麼人類的倫理與法律制度都將發生重大改變。

(原標題為《“冷凍人”的法律身份如何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