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級非遺傳承人胡海:三尺桿頭的守護 既是舞臺也是人生

來源:中國網 時間:2020-09-24 17:00:00編輯:劉映紅
1970年,一名男嬰在資中球溪鎮瓦子坳村的一個農村家庭呱呱墜地。當時誰也沒想到,這個男嬰成了未來拯救日漸沒落的資中木偶的“英雄”。33年來,他不僅見證了改革開放的奇跡,也隨著改革開放的大潮奉獻著光和熱。“遺産是先人的,傳承是歷史的,創新是我們的,發展是必須的。”作為全國先進工作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代表性傳承人”,胡海用三尺竹竿傳遞華夏民族傳統文化的魅力,輸出中華文化自信。

傳承,托舉木偶希望
“那時候發展不像現在這麼發達,娛樂方式也沒有那麼豐富。每當看到木偶劇團的演員,來到我們鄉下演出,心裏充滿了快樂與幸福,當看到一個個原本呆滯的木偶,在演員的手中變得活靈活現時,心裏面更是充滿了嚮往,想著萬一有一天我也能站上舞臺表演該是多麼的幸福”。1986年9月,資中縣木偶劇團面向社會招生,胡海很榮幸地成為了其中的一個。
臨走時分,父親把他叫到正屋,語重心長的叮囑説:“三娃兒,既然選擇了這個行業,就要幹一行、愛一行。還要走一路、紅一路。”帶著父親的叮囑,胡海踏上了藝術追尋之路。
在新生培訓會上,時任團長張反修為學員們上了進團的第一堂課。他説:“資中木偶是一種民間稀有劇種,經過幾代木偶藝人的傳承發展至今,很早就享譽全國各地;但隨著市場發展的不景氣,不少老藝人,走的走了,去世的去世了,資中木偶隨時有可能斷代失傳;而你們要做的就是從老藝人手中把資中木偶接過來,傳下去。”
或許是生長在農村的緣故,胡海從小就懂得“笨鳥先飛”的道理,自己每天早上提前一小時到達練功場,壓腿、跑臺步、舉木偶;也許是開“小灶”的緣故,又或許和自己努力的結果,從木偶基本功到舞臺表演學習與實踐相結合,他很快就掌握了資中木偶製作工藝和操縱技藝的全部技能,也逐漸成為了團裏既能製作又能表演的青年頂梁臺柱。1995年,由他參與造型的《歡樂的節日》《紅寶石》《豬八戒化齋》《眼睛大王》《老豬和小豬》等劇目,赴哈薩克共和國進行藝術交流,劇團獲該國文化部頒發的“優秀演出最高榮譽”,他個人也榮獲“優秀表演者最高榮譽獎”。
守護,撐起藝術天地
2005年,全國進行文藝院團體制改革,資中縣文化彩印廠、資中劇場、縣木偶劇團合併組建資中縣木偶劇團,同批進團的師兄姐弟,走的走、散的散,最終只留下他和師弟王義兩人,孤獨的守護著這份事業。“三團”合一後,新組建的木偶劇團人員之間相互較為陌生,隊伍人心不齊;劇場及辦公場地年久失修,陣地設施存在一定的嚴重滯後;“三團”組合後流動資金為零,劇團屬於差額撥款的事業單位,當時,財政撥付資金除繳納職工各類保險以後,每人平均工資剩餘不到20元;劇團賴以生存和發展的木偶藝術生産處於癱瘓狀態,全團上下20多人,能從事操縱木偶的僅僅4人,專業技術人才嚴重匱乏;造成職工多次陳情,劇團存在不穩定因素等等。
2006年胡海臨危受命擔任團長,“在諸多的實際困難和問題面前,我頂著巨大的壓力迎難而上,根據劇團應有的人力、物力、財力等實際情況,我提出了一個目標,用3—5年的時間,把劇團建設成為一個具有較強生存力、競爭力、影響力、藝術力、表演力的享譽海內外的以表演為主、經營為輔的新型木偶劇團。”現在看來,胡海不是並沒有吹牛。
目前,資中縣木偶劇團已發展成為全國偶藝界屈指可數的一流縣級劇團。2010年,劇團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木偶聯會中國中心授予“傳承與發展貢獻獎”,同年,參加首屆中國農民藝術節榮獲最高榮譽“精粹獎”;2014年,劇團中型杖頭木偶戲被批准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實現內江市國家級非遺“零”突破。
擔當,演繹舞臺人生
2009年2月,資中木偶劇團應邀出訪紐西蘭進行國際友好訪問演出,“還記得當時在演出的時候,觀眾人數高達數萬人,我與同事的表演獲得現場觀眾的陣陣掌聲,外國友人對木偶藝術的喜愛,讓我們倍感驕傲,當時演出完結束後,紐西蘭總理約翰基更是親自接見了我們並與演員親切合影”。截至目前,資中木偶戲已在哈薩克、俄羅斯、烏茲別克、美國、紐西蘭、巴西、阿根廷、南韓、日本、尼泊爾、香港、迪拜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演出,預計今年將出訪保加利亞、波蘭,資中木偶以小劇種展示了中華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幾十年來,資中木偶戲從鄉間輾轉徘徊到跨縣出市,從跨縣出市到上省進京,從上省進京到跨出國門走向世界,實現了一個漂亮的四級飛躍,它的每步飛躍都見證時代發展的印記。
“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不能沒有靈魂,更不能沒有工匠精神。一生做好一件事,我想這就是這個時代所需要的工匠精神、奉獻精神,也是對工匠精神最簡單的闡述”。
小木偶,大世界,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資中中型杖頭木偶戲,歷經百年風雨,早已融入人民心中。而胡海和夥伴們一起守護的這門古老藝術,早已不再是單純的傳承,而是一座城市的文化標誌和人民的精神家園,更是遊子思念的鄉音鄉愁。(侯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