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工況”進入倒計時

中國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7-09-21 10:12:24  責任編輯:楚丹

  作為汽車産業中的重要一環,車輛工況檢測對汽車性能的評估以及為未來汽車技術發展方向提供參考都有著重要作用。但長期以來,由於缺乏汽車工況方面的基礎研究和開發,我國的車輛檢測一直套用歐洲的NEDC工況法。

  隨著我國汽車産銷量和保有量越來越大,NEDC工況和我國的實際工況差距越來越大。此外,在新能源汽車商品化步伐加快後,NEDC工況無法準確評估新能源汽車的節能效果,也不適於評價制動能量回收、怠速啟停等新技術。

  為打破産業發展瓶頸,目前我國已開始著手建立自己的檢測標準,“中國工況”呼之欲出。

  中國工況作用重大

  為解決我國汽車産業在工況方面存在的短板,2015年1月,工信部正式下達新能源汽車中國工況研究項目。之後的兩年時間裏,該項目在全國41個城市採集了大量數據,成為目前世界範圍內測試車輛最多、涉及城市最廣的工況項目。

  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吳志新介紹説,工況是汽車行業最基礎的標準,將影響到汽車油耗、排放以及汽車企業的公告。我國需要一個新的工況去完成一系列工作,而工況不僅包括乘用車,還涉及重型商用車以及特殊的工況。

  吳志新表示,工況的建立和新能源汽車密切相關,比如工況對能耗、電耗的測試。除了工況之外,還有測試規程以及這些規程是否應當考慮溫度變化以及空調對能耗的影響等。不僅如此,未來我國將實行“雙積分”政策,工況的變化會對實測油耗産生影響。因此,新工況的導入是否會對排放測試的限值和油耗目標産生影響等問題,需要業界進一步探討。

  業內專家表示,工況和測試規程的變化會帶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比如企業、公眾和國際社會未來如何去適應這種變化,希望最終能夠實現平順過渡。

  吳志新説,中國工況最終確立之後會變為標準。但工況未來還會根據技術等的發展不斷變化,中國工況的研究項目也會持續下去。

  中國工況呼之欲出

  據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高級工程師徐月雲介紹,中國新能源汽車産品檢測工況研究和開發項目主要有兩大研究目標:一是開發能耗法規檢測工況(CATC),擬開發出能夠反映基本特徵的輕型乘用車和輕型商用車、中重型汽車(含城市客車、客車、載貨車、半挂牽引車和自卸車等)的工況。此外,還將研究發動機和電池電機的工況;二是基於新工況汽車能耗測試標準(草案),對現有的能耗測試方法進行修訂。

  徐月雲表示,研究項目目前已在全國約40個城市,針對GPS、環境、發動機、電池電機和排放等方面的參數進行了採集,開發出了輕型車、重型商用車的行駛工況和重型商用車相對應的發動機工況。

  據了解,截至2017年7月底,研究項目共採集車輛4600余輛,涵蓋約600個不同車型,採集里程達3200萬公里,其中輕型車的採集里程約1800萬公里,重型車的採集里程約1000萬公里,新能源車的採集里程為330萬公里。除了正常的汽車實際運作數據採集之外,還獲得了40個城市30萬條道路的GIS交通低頻動態大數據。正是利用採集的這些數據以及低頻交通大數據,構建起了輕型乘用車和輕型商用車的工況。

  而在重型車方面,根據運作範圍和用途的區別,研究項目將重型車分為城市客車、普通客車、載貨車、自卸車和半挂牽引車五大類,為每一類汽車構建了單獨的工況曲線。

  徐月雲介紹説,與歐洲工況相比,中國工況下的車輛油耗比目前的公告油耗高了8%至25%,中國工況油耗更接近車輛的真實油耗。以平均車速這一主要交通特徵為例,與百度、滴滴、高德等第三方採集的數據對比後發現,無論是各城市的平均車速,還是全國綜合平均車速,中國工況的數據與這些第三方的數據更接近。

  至於中國工況的研究進度,吳志新表示,目前仍在進行驗證,計劃年底結束。

  中國工況更貼近市場需求

  由於中國工況更貼近車輛使用的實際情況,因此不論是廠家、消費者還是管理部門都對中國工況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作為新能源汽車領域的後起之秀,長江汽車方面表示,目前新能源客車的補貼都是按照NEDC工況來評價的,但NEDC工況和實際情況存在很大差異,在實際使用過程中給廠家和用戶帶來了很大困擾。同時,公告上報的數據如果和實際不同,會引發公眾質疑。中國工況發佈後或能解決這些問題,希望中國工況早日成為國標。

  業界人士認為,動力電池、電機、專用零部件的中國工況如果能做出來,對整車和零部件的開發會有很大幫助。另外,目前消費者對電動汽車普遍存在里程焦慮,如果中國工況能在採集的數據基礎上,做出前期的預研研究或者方法研究,將對整車企業的研發和製造起到很好的支撐作用。

  對此,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標準化研究所副總工程師王兆説,中國工況目前已提交到國標委,雖然立項標準還沒下來,但中國工況的研究和開發正在進行當中,實驗方法也已開始進行,而實驗方法的修訂過程與中國工況標準的出臺過程是同步的。另外,新舊實驗方法之間的轉換,現在還沒有最終定論,預計在2022年或2023年之後,一定會也必須要採用中國工況所測量的結果。

  國家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從2016年開始,國家陸續出臺了多項政策以支援汽車産業發展,但很多政策都是階段性的,可持續性相對較差,而通過引入中國工況,可以進一步推動各項政策的融合。例如,在雙積分政策方面,可以通過中國工況設計把油耗轉換成碳排放,再結合上游電力行業的碳排放因子,以碳排放指標去協調新能源汽車的發展,而不必像現在這樣,先對電動汽車的續航里程分值進行量化後,再引入重量、電耗等指標。另外,我國的汽車消費政策也需要中國工況作為基礎。當前推出的購置稅減半等財稅政策,並沒有利用好工況和油耗數據,而是按排量一刀切,這樣的政策設計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來源:經濟參考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