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鵝股份營收和凈利潤三連降

中國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7-09-19 16:55:09  責任編輯:楚丹

  長江商報消息 超千萬元訴訟案未了,股價較高峰時重挫六成

  □本報記者 沈右榮

  棉花機械製造行業的龍頭企業之一天鵝股份(603029.SH)上市剛滿一年,凈利由贏轉虧。

  半年報顯示,上半年,天鵝股份實現營業收入0.84億元,同比下降35.17%,凈利潤為虧損292.67萬元,同比暴跌134.15%。

  實際上,天鵝股份的經營業績一直不太好。上半年的凈利虧損,是2014年以來經營業績下滑趨勢的加速。

  數據顯示,2014年至去年,天鵝股份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均持續加速下滑,其中營業收入由2014年的5.44億元下滑至去年的2.51億元,降幅超50%。

  除了經營業績下滑,天鵝股份因追討貨款而訴訟不斷。據長江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去年底,在訴、在執訴訟案,金額為1916.82萬元。

  經營不理想傳導至二級市場的是股價重挫。以此次停牌前一天8月25日收盤價計算,股價相較高峰時下跌了六成。

  針對如今的經營困境及此次重大資産重組,昨日下午長江商報記者多次致電天鵝股份,均無人接聽。

  上市剛滿一年業績大變臉

  上市剛滿一年,天鵝股份的經營業績就迎來了大變臉。

  上半年的數據顯示,天鵝股份實現營業收入0.84億元,同比下降35.17%,凈利潤為虧損292.67萬元,同比大降134.15%。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這是天鵝股份2012年有公開數據可查以來,經營業績首次陷入虧損。

  2012年至去年底,天鵝股份的凈利潤分別為0.50億元、0.51億元、0.48億元、0.40億元、0.28億元,儘管凈利潤持續下滑,但均保持盈利。

  去年4月27日,天鵝股份成功登陸滬市主機板,融資2.08億元。讓人沒有想到的是,上市之後,融資渠道拓寬了,公司的賬上有錢了,而經營業績卻首次陷入虧損。

  縱觀2012年以來,天鵝股份的經營一直在走下坡路。其營業收入為4.88億元、5.58億元、5.44億元、3.79億元、2.52億元,除了2013年較2012年在增長外,其餘3個年度均在下跌,跌幅最大的是2015年,跌幅達到三成。凈利潤的走勢跟營業收入基本同步,2013年有所上升,此後一路下滑,跌幅為分別為2.06%、16.87%、29.51%。

  此外,上半年,天鵝股份的凈利率、總資産凈利率和權益凈利率分別為虧損3.35%,虧損0.32%和虧損0.41%,均較上市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去年上半年,公司的銷售毛利率為35.26%,今年上半年微升至33.67%,但銷售凈利率卻由6.54%下滑至虧損3.35%。資産週轉率也由去年上半年的0.15倍下滑至如今的0.09倍。

  一券商人士稱,天鵝股份生産的軋花設備競爭較為激烈,且設備技術處於成熟階段,加上棉機市場低迷,這些導致天鵝股份盈利持續下滑。

  資料顯示,天鵝股份總股本僅為9334萬股,屬於典型的微盤股。

  二級市場上,天鵝股份連拉了11個漲停才開板,此後在資金炒作下一路向上,去年11月22日達到高峰,為68.84元。自此之後,股價調頭向下,快速回落。至此次停牌前的8月25日,股價收報27.92元,不到10個月跌去了六成。

  應收賬款偏高 貨款訴訟近2000萬

  天鵝股份經營業績持續下滑,除了行業大環境處於低迷期外,也與其因為追討貨款而訴訟纏身存在關聯。

  今年2月22日,天鵝股份發佈的一次訴訟進展公告顯示,公司收到了濟南市天橋區人民法院的送達的裁定書,天鵝股份為原告,5名被告中,除了莊社會支付了貨款而被允許撤訴外,其餘4起全部為判決。

  長江商報記者梳理髮現,這些訴訟案均發生於2013年、2014年,全部為銷售設備而未及時收回的貨款,即應收賬款。其中,僅在2013年,天鵝股份就與沙灣縣鑫龍棉業有限公司等15家客戶簽訂了買賣合同,這些客戶在支付首期貨款後,餘款一直未付。2014年,天鵝股份還與巴楚泰昌簽訂買賣合同,銷售價值1073萬元的棉機設備,約定2015年軋花季結束後付清全部貨款。同樣,購貨方也是在支付首期貨款後未按約定支付剩下貨款。

  長江商報記者初步統計發現,截至今年2月22日公告,天鵝股份的在訴、在執行貨款糾紛案多達17起,不考慮貨款利息,僅計算未支付的貨款及天鵝股份因此産生的損失,就多達1916.82萬元。

  毫無疑問,訴訟纏身給天鵝股份造成的不利影響不可低估,不僅僅是因為款項未收回而直接影響公司的經營業績,還有為了打這些官司,公司的費用也支付不少。此外,頻頻産生追討貨款糾紛,也倒逼其調整銷售模式。

  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6年,天鵝股份的管理費用分別為7838.14萬元、6664.56萬元、6348.26萬元,分別佔當期營業收入的14.41%、17.60%、25.24%。佔比不斷升高表明,營業收入下滑,管理費用並未按比例減少,或與應對訴訟費用支出有一定關係。

  值得一提的是,受上述貨款未及時收回等因素影響,天鵝股份的應收賬款水準較高。2014年至今年上半年,這一指標的數據為2.06億元、2.14億元、1.67億元、1.70億元,分別佔當期營業收入的37.87%、56.46%、66.27%、202.38%。

  應收賬款和存貨高企 或靠重組脫困

  應收賬款兩倍于營業收入,天鵝股份的基本面呈現惡化趨勢,未來或靠重組脫困。

  半年報顯示,上半年,天鵝股份不僅僅是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降,凈利潤首次出現虧損,而且應收賬款和存貨處於高位,如果不能及時回收和處置存貨,將直接影響公司的現金流量。

  數據顯示,上半年,天鵝股份的應收賬款1.70億元、存貨1.19億元,二者合計2.89億元,佔上半年流動資産的55.05%,是當期營業收入的3.44倍。

  應收賬款和存貨高企,勢必殃及天鵝股份的現金流。

  上半年,天鵝股份的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2629.33萬元,這是2014年以來首次為負數,較年初的3209.53萬元,急劇減少,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65.93%。

  綜上所述,單純從數據上看,不綜合季節新因素,天鵝股份的基本面呈現惡化狀態。

  “棉機市場低迷,經營惡化,未來可能要靠重組脫困。”昨晚,一名專注于公司研究的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在其看來,跨界重組的可能性較大。

  也有人士表示,行業低迷之時正是同業並購、延伸産業鏈進行低成本擴張的絕佳時機,畢竟作為上市公司,融資渠道較寬。未來,經過資源整合的棉機龍頭天鵝股份或將迎來爆發期。

  值得一提的是,天鵝股份已經停牌18天籌劃重大資産重組。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披露具體的重組方向及重組標的。


來源:長江商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