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政經視聽 字號:
政協委員賈康:別指望房地産稅出臺後房價應聲而落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7-03-07 08:34  責任編輯: 沉浮

  賈康:徵收房地産稅法理上沒硬障礙

賈康,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多次參加國家經濟政策制訂的研究工作和主持或參加國內外多項課題,多次受中央領導同志之邀座談經濟工作。孫冶方經濟科學獎獲得者。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攝

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賈康曾連續數年呼籲加快房地産稅立法,並對房地産稅試點地區持續關注。他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不要指望房地産稅出臺後房價應聲而落,它對房價的影響更多是遏制肆無忌憚的炒作。

★新聞記憶體

上海、重慶試點徵收房産稅

2011年1月,國務院常務會議同意在部分城市進行對個人住房徵收房産稅改革試點。隨後,上海、重慶出臺房産稅試點方案並實施。

上海規定對上海居民家庭新購第二套及以上住房和非上海居民家庭的新購住房徵收房産稅,稅率因房價高低分別暫定為0.6%和0.4%。同時明確對上海居民家庭給予每人平均60平方米的免稅住房面積(住房建築面積)扣除。

重慶主城九區記憶體量增量獨棟別墅、新購高檔商品房、外地炒房客在重慶購第二套房,要徵收房産稅,其稅率為0.5%-1.2%。

據報道,試點3年間,重慶的個人住房房産稅徵收額累計不超過4億元,而上海據相關部門估算約6億元。

聲音

房地産稅對房價的影響更多是遏制肆無忌憚的炒作。但不要指望房地産稅出臺後,房價就應聲而落。事實不會像很多人説的那樣,原來買不起房子,有了這個稅我就買得起房子。沒有那麼簡單。——賈康

房地産稅立法有望有所動作

新京報:房地産稅最近又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住建部副部長陸克華2月23日在國新辦發佈會説,要加快房地産稅立法,並適時推進改革,有關部門正在按照中央要求開展工作。這透露了什麼樣的信號?

賈康:兩會前顯然是一個重要資訊披露的時間點。住建部的領導不會輕易做這樣的表態,顯然是內部討論中的意向更明顯了。這個意向也符合中央之前的表述——加快房地産稅立法。

新京報:房地産稅提了這麼久,目前在立法方面進展如何?

賈康:沒聽到有新的進展。不過,有了住建部領導此番表態之後,似乎有點兒希望看到這方面能有所動作。

去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劉修文提到,調整後的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已經將房地産稅法列入了第一類的立法項目。全國人大常委會當年的立法工作計劃,也將房地産稅法列入為預備項目。

一般來説,第一類立法項目是比較靠前的,會先考慮。

新京報:作為全國政協委員,你一直呼籲加快房地産稅立法。在你看來,房地産稅立法過程中存在什麼問題?

賈康:從目前看,對於房地産稅立法顯然有很多不同意見,表達這些意見的依據也是五花八門。這幾年房價來來回回,呈現出打擺子過山車的走勢。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意識到,不能不考慮制度建設。

但是反對房地産稅的聲音還是很強烈。有的是從根本上反對,認為法理上説不通。有人是從操作上來講,認為現在推出這個改革,帶來的問題比解決的問題還要多。

新京報:之前也有官員認為,徵收房地産稅從法理上是説不通的。

賈康:我的看法是法理上沒有硬障礙。簡單來説,是不是因為國外都是私有土地才徵收這個稅,而中國城鎮都是公有土地就不能徵收這個稅?實際情況不是這樣,國外不光是私有土地,也有公有土地。但是無論公有還是私有,國外徵收房地産稅是普遍的。

另外,實踐上沒有任何依據表明徵收房地産稅有硬障礙。至於學理上的分析,我們也説沒有這個硬障礙。實踐與理論合在一起,只有私有土地才能開徵房地産稅的這種説法不成立。

某些區域樓市可能因房地産稅回調

新京報:很多人聽到加快房地産稅立法的消息後,第一反應是房價要降了。這是否是一種誤解?

賈康:可能會有一些區域的樓市有這樣的預期改變,出現一個回調,但總體上改變不了。我國城鎮化進程還有很大空間,中心區域的樓市均價是一個上揚曲線,這個基本不變。

新京報:所以房地産稅對房價的影響其實沒有想的那麼大。

賈康:它對房價的影響更多是遏制那種肆無忌憚的炒作。但不要指望房地産稅出臺後,房價就應聲而落。事實不會像很多人説的那樣,原來買不起房子,有了這個稅我就買得起房子。沒有那麼簡單。

新京報:你認為房地産稅立法出臺實施還要多少年?

賈康:這個我預期不了,只能觀察。我的看法是要注意什麼時候能夠啟動草案的一審,這個非常關鍵。一審啟動以後,短則一兩年,長則三五年,總得把這個事情做完。

房地産稅稅率應該是一個區間

新京報:上海、重慶兩地試點房産稅已經有幾年時間,如何評價這兩個地區的試點效果?

賈康:首先要肯定他們敢為天下先的精神,這個很不容易。這兩地都有柔性切入的考慮,力度上是有意收斂的,減少對市場的震動,重在搭建基本的制度框架。

而且,兩地試點房産稅不是像有些人所説的,通過房産稅的徵收增加了多少財政收入,促使地方房價回落了多少。而是在本土取得了寶貴的稅制試點運作經驗,這個經驗會支援我們科學地做房地産稅立法。

具體分析的話,重慶試點方案比上海更激進一點。重慶有土地制度改革、住房制度這方面的雙軌統籌,以及它的投融資PPP等,它的房地産表現得比別的城市更平穩。

因此,你不能否定房産稅在其中起到的重要作用,但是你也不能反過來説,就是因為房産稅試點,這個地區的房價才會這樣。

新京報:同樣作為試點地區,上海的房價依然高企。這是否意味著房産稅在上海並沒有太大的效果?

賈康:效果不明顯是直觀的感覺,但我們知道還是有效的,而且它在引導購買住房的取向這方面,確實有不錯的效果。

上海以前有句話,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座房。這是讓上海很頭疼的問題。而就是這麼個稅收杠桿,把很多交易行為引到浦西之外的周邊去了,使城市佈局更加合理。

新京報:上海、重慶兩個試點地區的經驗是否可供借鑒?

賈康:重慶走得比較激進,動了存量房。他們是從高端的獨立別墅開始徵稅,整個轄區只有幾千套。另外,他們也給出了第一單位180平方米的扣除,這個經驗也很重要。我強調中國的立法就應該借鑒本土經驗,要做第一單位的扣除。至於具體多少平米,那需要再討論。

新京報:對於房地産稅在全國的起徵條件和稅率,你有什麼看法?

賈康:不要拘泥于説一定是多麼細緻的規定。先啟動立法以後,讓大家盡可能理性表達各種訴求,然後形成最大公約數。

我覺得稅率一定是一個區間,而不是簡單的一個數值。每個地方走自己的立法程式,確定一個具體的數值。第一單位怎麼扣除?這個還要大家討論,見仁見智。

 

文章來源: 新京報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