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華人視界 字號:
美國留學歸來的“住院醫生”:吃住24小時都在醫院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7-03-03 07:31  責任編輯: 沉浮

美國留學歸來的“住院醫生”:吃住24小時都在醫院

每日清晨6時10分,蘭州大學第二醫院普外五科科主任、主任醫師陳昊從醫院值班室起床,學英語、安排當日工作。7時,和部門醫生一起大查房,繼而開始一天的工作。他吃住24小時都在醫院,是醫生和患者口中熟悉的“住院醫生”。 魏建軍 攝

中新網蘭州2月24日電 (記者 丁思 魏建軍)每日清晨6時10分,蘭州大學第二醫院普外五科科主任、主任醫師陳昊從醫院值班室起床,學英語、安排當日工作。7時,和部門醫生一起大查房,繼而開始一天的工作。他吃住24小時都在醫院,每週僅回家一次,探望家人和換取衣物,是醫生和患者口中熟悉的“住院醫生”。

兒時的醫學夢:堅持不懈

出生在醫學世家的陳昊,母親和爺爺都是醫生,“從小家中就有很多輸液的瓶子、各種藥品和醫學的書籍,醫院的味道我早已習慣。”陳昊説。耳濡目染下,很自然地,學醫成為他兒時的夢想。

1995年,陳昊考入蘭州醫學院,5年本科結束後,立志成為一名研究型醫學工作者是他當時的目標,2000年考取蘭州大學第一醫院外科研究生,師從李玉民教授。

李玉民教授擅長肝膽胰外科、微創外科和消化係腫瘤外科治療,上世紀70年代率先在甘肅省開展肝移植、ERCP、精準肝切除等新技術,填補了多項空白。導師嚴謹的治學精神和先進理念都影響著陳昊,跟隨導師3年,無論是臨床經驗還是科研方面,他都受益良多。

  

正在手術中的陳昊。有時候手術多了,從早上8點半進手術室,一直到淩晨2時結束。他説,從未在晚上12點之前睡過覺。 魏建軍 攝

“我想要成為真正的外科醫生,想嘗試更多的臨床實踐。”2003年7月,陳昊從學生正式轉變為蘭州大學第一醫院普外科的一名住院醫師。

住院醫師的職責是完成基本醫療工作,包括收治病人、記錄病程、在上級醫師指導下開醫囑、參與臨床操作等。“3個月內實現獨立值班”是陳昊對剛入職的自己樹立的小目標,“晚上50多位病人全部都是你負責的,無論是嘔吐、腹瀉還是其他症狀,你都要獨立判斷和處理。”他説。

更讓陳昊興奮的是,能夠以一名醫生的身份和老師共同站在手術臺上,“我只是協助前輩拉鉤暴露術野打結,或者站在手術臺前觀察、學習,這些都讓我興奮。”陳昊説。

陳昊總是抓住一切機會學習。2005年,甘肅首次啟動“千名醫師支援農村衛生工程”,選派城市1265名醫師赴農村基層衛生機構開展醫療服務和技術培訓支援,陳昊主動請纓,成為了甘肅天水市秦安縣王甫鄉的一名外科醫生。

“農村醫療條件十分簡陋,鄉衛生院沒有手術室、沒有消毒設備、沒有麻醉醫師,要做手術的老鄉都去縣城。”陳昊回憶,他為當地衛生院申請資金,對醫務人員開展醫療培訓,購買高壓鍋進行消毒,合力籌建手術室,並開始坐診。

專業的技術和耐心的態度,讓“這位省城來的大夫”在王甫鄉小有名氣,陳昊時常被外村的衛生院“接走借用”。一年間,陳昊獨立完成了闌尾炎、痔瘡、皮膚腫瘤等外科手術,“這一年是我最願意回憶的一年,是我獨立思考、能力提高最快的一年。”他説。

除了坐診的日子,在鄉下的時光多半是安靜的,不同於在都市的浮躁,陳昊又開始思索著向下一個目標進發——考博。

海外求學:從不投降

“幾年臨床操作後,我發現自己還不夠。”陳昊利用在鄉下坐診的一年,看書復習。2006年,陳昊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浙江大學學習肝膽外科學,師從鄭樹森院士。

在別人看來,讀博的陳昊風光無限好,而對自己嚴格得近乎苛刻的陳昊卻時常因課題“徹夜難眠”。“導師的要求很高,需查閱大量資料去完成課題,付出很多的努力。”陳昊説,為了一個解不開的問題,半夜起床去實驗室是常有的事兒。

“當你了解的越多,你的這種求知欲會更加強烈,我想要獲悉更多醫學前沿的知識。”2007年,陳昊前往美國佛羅裏達大學攻讀博士學位,進行腫瘤專業博士後相關研究。從肝臟專業“跨入”腫瘤專業,科研方向的改變最初為陳昊帶來一些不適應,但陳昊從未放棄過,對他而言,新的領域讓他的醫學知識範圍越來越寬廣了。

器官移植是陳昊在美國參與的最多的醫學科研,即借用動物的器官來探討一種適用於人類的手術方式,需要在顯微鏡下操作,要求很高。陳昊説,該類顯微外科的操作實驗,大部分都由中國醫生來完成,中國人的手非常靈巧,做事情非常認真,時常會有很多新的收穫。

  

為了能擠出更多時間,陳昊索性就在醫院“留宿了”,他説,有時候想到一個問題,可以立刻到醫院實驗室做實驗。 魏建軍 攝

2011年,陳昊獲得該校助理教授職稱;2013年,成為該校研究型副教授。陳昊被美國導師高度讚揚。

美國求學的經歷,讓陳昊獲得了醫學領域前沿的技術和知識,美國醫學界的服務理念、人文關懷、醫學倫理也讓陳昊銘記於心。最為重要的是堅定了陳昊的信念,“要將最新的科研成果運用到臨床上”,“科研 臨床”也成為他為之奮鬥的方向。

“在美國也遇到過很多的挫折,但我從未想過放棄,從未向生活投降。”陳昊説,美國導師經常説“Don't give up”,希望我們從醫者永遠不要向疾病、生活、科研投降,因為還有很多的病人會等著你,從老師身上獲取了太多的力量,所以我每天熱血依舊,因為我熱愛我的專業。

2014年,陳昊回國。目前,美國導師依舊和陳昊保持聯繫,希望他的學生能去海外交流學習。如今,陳昊的博士生王登峰正在申請前往美國醫院學習,陳昊成為西北醫學與大洋彼岸聯繫的橋梁。

紮根西北的“科學家 住院醫生”

回國之初,陳昊收到來自多家知名醫院拋來的橄欖枝。最終,陳昊選擇回到熟悉的故土甘肅蘭州,成為了蘭州大學第二醫院普外五科科主任、器官移植實驗室主任。

近日,記者來到陳昊的辦公室,不足5平方米的房間,窗臺的綠色植物長得茂盛。屋內堆滿了醫學書籍,衣服擁擠在狹小的衣櫃中。隔壁的辦公室是陳昊和碩士生、博士生學習探討的地方,靠墻的一張床便是陳昊的床舖,這裡就是他的“家”。

為了能擠出更多時間,他索性就在醫院“留宿了”。“有時候想到一個問題,可以立刻到醫院實驗室做實驗。”有時候手術多了,從早上8點半進手術室,一直到淩晨2時結束。他説,從未在晚上12點之前睡過覺。

在醫院的公佈欄前,貼著一位患者寫的感謝信,感謝陳昊的悉心照料。陳昊説,“我記得這位病人”,每日三次查房讓他對患者的病情“如數家珍”。

“拼命三郎”的陳昊還將美國醫院的醫學理念帶回國內,每週二早上學專業英語,週四探討科研,週五英語查房,每天三次查房,用心關心病人……

“科研 臨床”是他回國後的終極目標,他會將醫學文獻中最新的科研成果運用到臨床上。陳昊説,此前美國科學雜誌提到關於肝硬化的治療,認為與病人腸道菌群有關。“聽聞後,我會對我的病人進行該方面的嘗試,讓他們儘快康復”。

目前,陳昊正在從事“動物模型之雙肝移植”、“肝臟缺血再灌注損傷保護”等相關研究。

“我喜歡做科研,也喜歡臨床,我希望能夠將兩者結合起來,成為一名Surgeon-Scientist(外科醫生 科學家)。”陳昊説,希望他的科研成果能夠真正運用到病人身上,這是他最大的幸福。(完)

 

文章來源: 中國新聞網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