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資訊 字號:
中國製造2025來了 教育體系應如何培養製造業人才?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7-02-27 08:08  責任編輯: 衛衛

2月14日,教育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工業和資訊化部聯合印發了《製造業人才發展規劃指南》(以下簡稱《指南》),一時間引起了社會各界對於工科教育的廣泛關注。

對於廣大學子及家長來説,這份《指南》為專業選擇提供了新的參考,而對於高等院校、職業院校等工科教育體系的踐行者來説,如何回答“為誰培養人”“培養什麼樣人”“如何培養人”三大問題,是當下最緊迫的任務。

未來最需要什麼製造業人才

對於製造業來説,未來最需要什麼人才?

在《指南》中,最引人注目的要數其列出的“製造業十大重點領域人才需求預測”。在這份預測中,新一代資訊技術産業、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太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電力裝備、農機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等10個專業榜上有名。

根據《指南》,到2020年,新一代資訊技術産業、電力裝備、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新材料將成為人才缺口最大的幾個專業,其中新一代資訊技術産業人才缺口將會達到750萬人。到2025年,新一代資訊技術産業人才缺口將達到950萬人,電力裝備的人才缺口也將達到909萬人。

對此,《指南》提出,要引導高校本專科招生計劃向製造業十大重點領域的相關專業傾斜,擴大製造業重大基礎研究、重大科研攻關方向的博士研究生培養規模,提高重點領域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比例。

除了這10個領域,《指南》還指出,要圍繞“四基”建設、智慧製造、“互聯網+製造”等領域,重點培養先進設計、關鍵製造工藝、材料、數字化建模與倣真、工業控制及自動化、工業雲服務和大數據運用等方面的專業技術人才。

對此,天津大學精密儀器與光電子工程學院副院長楊秋波表示,目前迅猛發展的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慧、網路安全、大健康等新經濟領域都已經出現人才供給不足現象。

“面向光子與量子晶片、腦科學與智慧技術、基因組健康技術等前沿交叉與未來技術的人才培養仍未引起足夠重視。”楊秋波説。

楊秋波認為,隨著更多“AlphaGo”的出現,未來的工程科技人員需要應用現在還未出現的技術,去解決還未出現的問題。“科技革命改變教育內容,資訊革命改變教育模式,工程教育必須主動適應,幫助未來的工程師們建構起符合時代要求的思維方式和知識結構,並且更加注重培養創新創業能力。”

因此,楊秋波指出,必須加快建設和發展“新工科”,培養新經濟急需緊缺人才,提前佈局培養引領未來技術和産業發展的人才,推動傳統工科專業改造升級。

製造業人才培養的短板在哪

中國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製造大國,這樣的地位離不開高等院校、職業院校建立起來的工科教育體系。這些年來,我國的工科教育已經交出來了一張優秀的成績單。

我國的製造業人才培養規模位居世界前列。根據教育部的公開數據,2015年,我國高等學校本科工科類專業點數約1.6萬個,工科類專業本科在校生525萬人、研究生在校生69萬人;高等職業學校製造大類專業點數約6000個,在校生136萬人;中等職業學校加工製造類專業點數約1.1萬個,在校生186萬人。

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巡視員王繼平指出,我國製造業人才聚集高地初步形成。以院士、科技創新領軍人才為代表的製造業高端人才隊伍逐步壯大,形成了一批國際領先的重點學科、實驗室、工程中心等,在科技創新、重大項目攻關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這可喜的成果背後,製造業人才隊伍建設還存在一些突出問題。

王繼平表示,目前製造業人才結構性過剩與短缺並存,傳統産業人才素質提高和轉崗轉業任務艱巨,領軍人才和大國工匠緊缺,基礎製造、先進製造技術領域人才不足,支撐製造業轉型升級能力不強。

而對於製造業人才的培養來説,王繼平指出,如今製造業人才培養與企業實際需求脫節,産教融合不夠深入、工程教育實踐環節薄弱,學校和培訓機構基礎能力建設滯後。

在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執行副會長于清笈看來,製造業人才,尤其是機械工業人才儲備仍存在較大缺口。

“人才總量依然不足,人才對産業發展的貢獻率不高。經營管理人才、工程技術人才和高技能人才培養不足,仍存在較大缺口。”于清笈還指出,機械工業行業領軍型人才匱乏,高層次管理人才、創新型工程技術人才和複合型高技能人才培養滯後,戰略性新興産業、服務型製造領域人才缺乏,培養渠道不暢。

于清笈補充道,目前需求量最大的技能人才存在“四多、四少”的問題。“初級工多,高級工少;傳統型技工多,現代型技工少;單一型技工多、複合型技工少;短訓速成的技工多,系統培養的技工少,‘絕活絕技’出現斷檔。”

哈爾濱工業大學副校長丁雪梅認為,我國製造業相關工程領域研究生培養也存在問題。“我國製造業高層次創新型人才總量相對不足,尤其與製造業相關的拔尖創新人才、領軍人才,缺口依然很大。”

丁雪梅表示,國內高校對製造業發展需要的創新技術和拔尖創新人才培養聚焦不足。這主要體現在“校企對接”“産學結合”不足,高校學科鏈、人才鏈與産業鏈的脫節現象嚴重,高校重基礎研究、輕工業應用和科技成果的轉化。

而在工業和資訊化部工業文化發展中心副主任孫星看來,我國工業大而不強的問題仍然突出,特別是製造業的人才結構、素質與支撐製造強國戰略目標的現實需求相比,還存在一些突出問題。

孫星認為,“這與工業文化發展相對滯後密切相關,如創新不足、專注不深、誠信不夠、實業精神弱化等。”

如何培養未來製造業的接班人

在製造業人才結構性短缺的背景下,教育體系如何對此進行調整,《指南》給出了一個全方位的“頂層設計”。

為健全多層次多類型人才培養體系,《指南》對從中小學教育、職業教育、本科教育一直到研究生教育以及繼續教育的各層次各類型教育均提出了重點任務。

《指南》指出,中小學教育,強調要在實踐活動課程、通用技術課程中加強製造業基礎知識、能力和觀念的啟蒙和培養,開展品質意識普及教育;職業教育,強調加快構建現代職教體系,重點培育工匠精神,幫助學生樹立崇高的職業理想和良好的職業道德,大力培養技術技能緊缺人才。

對於大學教育階段,《指南》強調,本科教育,重點推進探索應用技術型發展模式,加強製造業相關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強化學生工程實踐能力培養,切實把製造業相關高等學校打造成“工程師的搖籃”;研究生教育,強調加強高等學校與科研院所聯合培養博士生工作,促進在重大工程、項目實踐中培養博士生,繼續教育,強調利用各類教育資源,推動製造業企業職工培訓全覆蓋。

丁雪梅認為,目前我國工科研究生培養環境尚待進一步營造,急需深化研究生教育綜合改革,關鍵要突破傳統的人才培養和科研體制機制的約束,形成有利於産學研用深度合作的引導、激勵和倒逼機制。

在回答“為誰培養人”“培養什麼樣人”“如何培養人”等問題上,楊秋波則認為,要堅持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始終對焦需求、聚焦服務、變焦應用,還要堅持對標國際最佳實踐,更加強調與現代工業文明和製造業發展需求相適應的複雜工程問題解決能力、創新創業意識和“工匠精神”。

放眼國際,傳統製造強國都十分重視製造業人才的培養,並有不少值得借鑒的經驗。

國家製造強國建設戰略諮詢委員會委員、大連海事大學校長孫玉清介紹説:“比如美國,依託一批世界一流的高等教育機構培養了專業技術人才和大批科技創新人才,也注重以社區學院作為突出特色,培養中等層次工程技術人才,並作為進入高等層次院校的橋梁,成為最富創造力的製造強國。”

孫玉清認為,德國長期堅持並推廣“雙元制”教育(雙元指學校和企業),具有明顯的綜合性、包容性和層次性,培養了大批高素質的專業技術人才和技能人才,打造了折射工匠精神的“德國製造”。

説到底,什麼樣的教育體系,還需有相應的文化和精神支撐。《指南》提出,要倡導以工匠精神為核心的工業精神,大力弘揚優秀工業文化,提升我國工業軟實力,把製造業人才培養和工匠精神培育緊密結合起來,著力提高人才的工業文化素養。

孫星表示,《指南》把工業文化發展與製造業人才培養、業態模式創新、工業軟實力提升有機貫穿起來,突出強調了培養和發揮具有工業文化素養的人才在製造強國建設中的引領作用。

“工業文化建設是一項長期工程和系統工程。”孫星説,“從工業文化入手創新製造業人才發展機制、增強中國製造業軟實力,是推進工業經濟提質、增效、升級的戰略選擇。”

文章來源: 光明網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