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創新之旅 字號:
王毅韌:將開工建設高放廢物處置地下試驗室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7-02-24 06:52  責任編輯: 衛衛

據中國之聲《央廣新聞》報道,核能是清潔能源,發展核能也是世界上能源發展的大方向所在。十三五時期,我國核電運作和在建裝機將達到8800萬千瓦的目標。但是,包括福島核電站事故等在人們心中留下的陰影仍然揮之不去,未來,我們的核能怎樣才能實現安全高效的發展?今天,國防科工局副局長、國家原子能機構副主任王毅韌來到直播間,將就《“十三五”核工業發展規劃》為大家答疑解惑。

王毅韌介紹,核能發電以及核能的研究、開發都會産生一些廢物,就跟日常生産生活産生一些廢物一樣。但核工業産生的廢物有特殊性,它具有放射性,處理不好會對公眾、對環境産生影響,所以要對放射性的廢物採取嚴格的管理措施。核工業産生的放射性廢物按照放射性的強度,分為三檔:高強度的放射性廢物,中等強度的放射性廢物,和低等強度的放射性廢物。我們國家制定的放射性廢物處理政策是對中低放的固體廢物採取淺地表處置,把它進行減容處理後,放進專門的容器中,再放入專門的處置設施進行處置,實現對環境沒有影響的長期存放。對於高放射性的廢物要採取深地質埋藏,要在深度數百米以上的、穩定的深地質層進行處置,不能讓它對環境産生影響。因為高放射性廢物的一些核素,它的衰變週期很長,要衰變到天然鈾這種放射性水準的話需要數萬年,所以高放廢物處置,一個是技術難度大,第二個就是選址週期長。

高放廢物深地質處置怎麼操作?王毅韌指出,我們已經制定了三步走戰略,第一步就是選址,不容易選,這個選址比核電廠選址難度大多了。它要找一個地下環境非常穩定的、相對封閉的地方,不能對周邊的環境和地下水造成影響,或者對這個整個生態造成影響。它要求非常穩定,因為高放廢物需要埋藏在這裡幾萬年,在國際上也是這樣。我們國家選址工作已經開展了二十多年。第二步就是要建地下實驗室,選的廠址到底行不行,到底可不可用,我們要先建一個地下實驗室,要做各種地質、結構、滲透、放射性物質的遷移等一系列的試驗,確保廠址是穩定的,是合適的,是適合處置高放射性廢物的。現在規劃是在“十三五”期間開工建設地下試驗室。第三步就是建最終的地下處置庫,通過地下實驗室的研究試驗工作,確定廠址,然後在這個廠址建最終處置庫。我們“十三五”之前已經完成了第一步,“十三五”要進行的是第二步。

王毅韌補充,“現在國際上應該講還沒有已經建好運作的地下處置庫,現在國際上也在建地下實驗室,像比利時、芬蘭、瑞典都在建地下實驗室。芬蘭、瑞典的實驗室就是把乏燃料卸出來冷卻以後,不進行後處理而直接作為高放廢物進行處置,它們的處置庫在地下一百多米,但是因為這些國家核電站少,乏燃料數量也不多,就直接進行處置了。像法國、比利時,都是通過先建地下實驗室來確定廠址,然後再建設最終處置庫。

王毅韌認為,處置庫關鍵要保證高放廢物能夠安全地處置,按照自己的節奏走,按部就班,按照規劃,積極穩妥地推進。

王毅韌介紹,所謂乏燃料後處理就是把核電站或者反應堆使用了一個週期,通常是12個月或者18個月,不再使用的燃料卸出來,這就是乏燃料。乏燃料經過後處理以後還可以再迴圈利用,這個化學處理過程叫後處理。後處理的目的是提取裏面有用的鈾和钚,再迴圈使用,減少放射性廢物的體積。現在國際上對乏燃料的管理方式有三種,一種是像法國、英國、俄羅斯和日本等,也包括中國,是對乏燃料要進行後處理。第二種方式就像美國,是把乏燃料從反應堆裏卸出來之後,先進行貯存冷卻,採用幹式或濕法,暫時不處理,這也是很安全的。第三種方式就是一次通過,比如芬蘭、瑞典,乏燃料卸出來之後冷卻八到十年,把它整個當成廢物,直接進行深地質處置。我國在上世紀80年代就確定對乏燃料進行後處理的政策。

王毅韌表示,從我國發展核工業以來,一直在進行後處理技術方面的研發,由於以前我們核電發展的規模不大,商業規模後處理的技術研究基礎還不夠,還沒有掌握大型商業後處理廠的技術。法國的後處理技術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我們跟世界先進水準相比還有比較大的差距。但是最近這十多年,尤其是在“十二五”期間,我們著力進行後處理技術的攻關,有了一定的基礎。現在我們對整個後處理的發展做了一個規劃,首先在技術方面,我們要進行攻關,要自主掌握技術,另外在能力方面,制訂了三步走的戰略等等,另外還要開展國際合作,也做了一系列的安排和部署,在“十三五”期間按照規劃實施。

文章來源: 央廣網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