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觀點評論 字號:
王陽:陽光産業陽光人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7-02-23 07:03  責任編輯: 衛衛

 

人物小傳:

王陽,第四批國家“千人計劃”創業人才,北京市第二批“海聚工程”入選者,國際知名的生物藥物品質控制和製劑研究專家。他曾在美國默克制藥公司從事病毒疫苗和抗體産業化研究14年,參與領導十幾個臨床和上市品種的開發,回國後擔任北京義翹神州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副總裁。

王陽人如其名,是一個氣質陽光、高大健壯的人——已經57歲的他,還擁有能連續游泳3000米的體力。

他在21世紀的陽光産業——生物制藥領域工作多年,是此領域中藥品質控的傑出人才,曾因領導年銷售額超30億美元的HPV疫苗(即宮頸癌疫苗)的全面品質分析和控制研究工作,獲美國化學協會頒發的工業生物技術獎。

過去

屠龍絕技,一通百通

2009年上映的《高考1977》是讓王陽最有感觸的電影之一,他從中看到了自己的過去。

王陽是吉林長春人,1959年出生於一個軍人家庭。1977年是王陽的人生轉捩點,他趕上了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末班車,又趕上了恢復高考的首班車。

1977年7月份,王陽下鄉了,他分到的第一個任務是“看青”,即守護未成熟的莊稼,接下去的任務是“看場院”。當時他的生活就跟《高考1977》裏的知青差不多:“在當知青的年代,農村一到晚上家家黑燈,我就趴在被窩裏打開手電筒看書。”每晚開手電學習的他,耗掉了整整一大包電池。

1977年的高考不是在夏天,而是在冬天舉行。王陽對當年的寒冷記憶深刻。他坐了3小時牛車,從生産大隊趕到公社考場。東北的冬天特別冷,公社考場每個教室都生著爐子,由於考場老師“技術”不過硬,屋裏煙霧瀰漫,王陽一邊流淚一邊寫完了考卷。這次高考全國570多萬人參加,只錄取了不到30萬人,王陽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的化學考分全縣最高,被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化學物理專業錄取。

1978年春,王陽開始大學生涯,4年後以優異成績畢業,順利考入中科院長春應用化學研究所的研究生。2年後公派出國,1984年4月份進入美國俄勒岡大學,並於1987年獲得生物物理化學專業博士學位。

讀博期間,王陽用拉曼振動光譜做蛋白質和DNA結構分析工作,與蛋白質分析結下不解之緣。他後來的生物制藥質控工作都建立在蛋白質結構分析的基礎上,都是用生物物理方法做蛋白質結構分析。

博士畢業後,王陽先在普林斯頓大學做了3年博士後,接著在佛羅裏達州立大學工作2年,在MIT(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工作4年。

這些年的科研實踐,讓王陽有機會探索使用各種新技術(如紫外共振、顯微、拉曼光譜技術等)來探測蛋白質分子的結構,發表了數十篇科學論文。

掌握了“屠龍絕技”的王陽,自1996年開始從純科研轉向生物制藥。他在MIT附近的PROCEPT公司擔任了2年高級研究科學家,負責開發治療艾滋病候選藥物的測試篩選技術。

之後,王陽進入國際著名藥業巨頭——美國默克公司工作(濱州西點)。

上世紀90年代初,由於新技術的出現,疫苗類藥品的生産工藝和審批開始了革命性的改變,複雜的疫苗藥從工藝決定産品走向了品質決定産品的時代。默克在這個轉捩點上,雇傭了一批能做結構分析、品質分析的科研工作者,1997年進入默克的王陽就是其中之一。默克當時正在做三大重要疫苗項目——預防宮頸癌的HPV疫苗、預防艾滋病的HIV疫苗和預防致嬰兒胃腸炎的輪狀病毒疫苗。王陽入職後很快進入到HPV疫苗項目的核心領導團隊中。

HPV疫苗項目是1992年立項,王陽入職時該疫苗正處於I期臨床試驗階段,他從這一階段開始,一直做到2006年疫苗在美國上市。作為該團隊核心成員,他負責該項目品質控制環節的各項決策、設計和實施工作。隨後,他領導四價HPV疫苗的質控和分析技術向默克生産線的轉讓工作,他所負責的四價HPV疫苗産品可比性示範項目的設計,被認為是默克重組蛋白疫苗質控工作的典範。

這個項目完成後,王陽升任默克公司生物工藝和質控研究部門副總監,領導著近60人的研發團隊,全面負責公司産品品質分析方法的研發和品質控制標準的建立,臨床研究産品的鑒定、藥品臨床申請和全球上市註冊申報等,積累了直接領導高層次新藥研究和開發團隊的豐富管理經驗。

現在

回國6年,從未後悔

王陽在美國的生活很愜意,夫人是他青梅竹馬的初中同學,他們在美國養育了兩個兒子。2009年,小兒子也考上大學,這讓王陽後顧無憂,可以考慮回國創業了。

他也確實收到了這樣的邀請。邀請來自他曾經的默克公司同事謝良志。

研發創新藥,是每一個中國制藥人的願望。然而,這個行業要坐得住冷板凳,投資一般要10年至15年才能見成效。從麻省理工畢業後在默克供職的謝良志成了“第一個吃螃蟹”的先驅者。2002年,他回國創立神州細胞工程有限公司,2007年又在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內創辦了北京義翹神州生物技術有限公司。

創業中,謝良志發現新藥研發最缺的是工藝放大和品質控制人才,這類技術國內外水準差距很大,要想使自主品牌打進市場又不能完全依靠洋專家。公司需要的人才應具備兩個特點:一是有留學背景和真正做過生物藥的中國人,二是信任成本低。

“一個人回來,能夠提高整個行業的水準。”謝良志力邀王陽加盟,為公司增添蛋白結構分析和品質把關的重大優勢。

處理完美國的各項事務後,王陽成了一名歸心似箭的遊子——2010年10月25日,默克公司正式同意與他解除雇傭關係,王陽就買了次日的機票飛回北京,11月1日就安頓下來,到義翹神州公司上班了!

人才到哪都是受歡迎的,王陽入選了2010年那一批的國家“千人計劃”創新人才。“給不給我‘千人計劃’,我都會回來。”一心想著回國做事業的王陽表示:回國已經6年多了,從未後悔回國。

作為經歷過上山下鄉、成為改革開放後第一批大學生和留學生的人,王陽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幸運兒,並且幸運的由來和祖國的培育密切相關,回報祖國是理所應當的。“回國後,我的目標很簡單,我希望能為國內生物創新藥作貢獻,至少做出一個能治病救人的、在全球銷售的、中國公司生産的生物創新藥,不管是蛋白、抗體還是疫苗。”

在他看來,過去供職的默克公司雖然是全球藥物研發楷模和行業領頭羊,研發投入規模巨大,但內耗大,走的彎路也不少,想啟動一個新項目要經過層層審批,待項目獲批時,往往已經錯過市場契機。義翹神州則不同,公司高層幾個人就可以拍板,效率要高得多。

中國效率加上美國經驗,讓王陽如魚得水。“中國在過去30多年的改革是了不得的!中國公司的特點就是會充分利用人才,一個人當8個人使。你只要想做事,就肯定有你能作貢獻的地方。”王陽説。

回國後,王陽為義翹神州公司建立了重組蛋白、抗體、疫苗藥物研發和産業化品質分析的全套分析方法,負責管理公司的産品品質分析技術研發和品質控制流程,支援公司多方面産品研發和産業化,支援了10幾個新生物藥研發項目,其中6個已申報臨床,3個已進入臨床實驗階段。

王陽認為自己回國趕上了好時候。過去幾年,中國修訂出臺了新的《藥品監管法》,《藥品註冊管理辦法》等多個相關文件也正處於徵求意見的修訂過程中,這些管理法規的改變,讓中國藥品的管理理念越來越跟國際接軌,新臨床試驗和新生物藥的批復也加快了。 未來

做到國際一流水準

生活中,王陽是一個容易滿足的人。回國後,他覺得跟美國快餐比起來,公司提供的中式午飯特別好吃,充滿了幸福感。

工作中,王陽是一個努力進取的人。回國後,他覺得跟美國企業比起來,中國藥企亟待發展,心中充滿了緊迫感。“我希望把中國的生物制藥産業做到國際一流水準!”這是王陽的理想。

然而,新藥研發是一個跨越多學科的系統工程,涉及的技術環節很多,靠少數人單打獨鬥不成氣候。以義翹神州這樣的新興企業為例,它擁有在國內非常強大的創新團隊——400名員工中80%是本科以上,還有十幾位海外高端人才。但這樣的創新團隊規模,與默克公司這類擁有近萬名博士員工的大型跨國制藥企業比起來又相形見絀。

這個理想又正在實現。近幾年,王陽等生物醫藥類人才歸國的很多,他們之中的創業者,都在將國際領先的技術應用到中國的生物制藥研發中去。中國的新藥研發企業幼苗們正茁壯成長,誰能斷定其中不會出現參天大樹?

現在,王陽對公司的兩個新産品充滿期待。

一個是他的老朋友——HPV疫苗。義翹神州現在正在做一種保護率更好的重組HPV疫苗,處於臨床前研究階段,準備2017年申報臨床實驗。預計此疫苗能將接種者的HPV感染風險比目前最好疫苗減低一倍。

一個是基因工程生産的重組人凝血八因子藥物。這種藥物是血友病人的救命稻草。2011年,在國家項目支援下,義翹神州成為繼歐美4個跨國制藥企業後全球第5家掌握重組凝血八因子生産技術的制藥企業。現在義翹神州的凝血八因子藥物正在做臨床I期實驗,預計兩年可以完成臨床實驗,就可申報藥物上市。

目前,全世界前20種暢銷藥,生物藥佔一半。“一流的質控才能做出一流的藥物。我很看好中國的生物制藥,這是陽光産業,它的發展將滿足國民需求,解除人民的病痛,降低醫療費用。”在王陽看來,為陽光産業而奮鬥的人生,就是真正的陽光人生!

 

文章來源: 中國經濟網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