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頭條區 字號:
邢立達:為恐龍夢而戰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5-11-06 06:36  責任編輯: 沉浮

邢立達

“古生物學,聽著很浪漫,就像電影《侏羅紀世界》裏星爵騎著摩托牧龍狩獵。但其實我們總是在泥漿和大雨中敲擊著岩層,在鐵板燒一樣的岩壁上臨摹標本,或在搖晃的皮卡上作為人肉墊子保護著化石。”邢立達説。

10月25日第六屆李四光優秀學生獎頒獎典禮在京舉行,這幾乎是我國地學界學子所能獲得的最高榮譽。中國地質大學(北京)地球科學與資源學院地層古生物專業2013級博士研究生邢立達在獲得該獎項的4名博士生之中排名第一。

這位年輕的古生物學者當天在自己的朋友圈寫下“戰鬥的十年、里程碑一日”這句話。確實,對於這位大學本科學金融,畢業後曾在南方報業集團做過記者,至今已出版了幾十本古生物科普書籍,多次在CCTV各頻道為公眾介紹古生物知識的恐龍“愛好者”來説,過去的十年充滿了探索、意外、艱辛。如果只用一個詞,那就是戰鬥!

十年前,他只是恐龍愛好者。跟多數人一樣,小時候他喜歡看《恐龍特急克塞號》《恐龍的故事》《十萬個為什麼》這類書籍。這個興趣一直跟隨著他。上高中時,他自學電腦,創建“恐龍網”,這是中國第一個恐龍網站。

“那時候我把市面上所有能買到的,跟恐龍、跟古生物有關的書都買了。實際上就幾本。”邢立達把這些書的內容錄入電腦,放到網站上作為資料。他又寫信給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的老師,希望老師能解答網友的提問,支援這個科普網站的發展。

彼時的中國網際網路剛起步,與現在群雄並立不同。科學院的老師覺得他很熱心,就答應幫忙,見到邢立達的時候有老師驚嘆:“咦!你怎麼是個十幾歲的高中生!”他們一直以為他是40多歲的人。

老師們很喜歡邢立達,所以他在上大學期間有機會跟科學院的人考察普通人很難到達的地方,比如甘肅省最北部、跟外蒙接壤的無人區。艱苦的野外考察不僅沒有打消他對恐龍的熱愛,反而更激起了他的興致。

儘管如此,邢立達還是遵從了家裏人的意見,大學畢業時選擇了一份跟恐龍八竿子打不著的工作,當了一本雜誌的記者。“當時自己也認為這些浪漫的想法需要經濟基礎,很難通過愛好賺錢生活。我應該有一份正式的工作,比如公務員、記者、老師等等,業餘時間再發展愛好。”邢立達説。

但邢立達發現,一心兩用的結果很可能是兩邊都做不好。工作半年後,他放棄了。

從此邢立達全身心扎進了恐龍的世界。

他跑到了常州中華恐龍園研究恐龍,隨後到成都理工大學進修,之後遠赴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深造,現在回到國內讀博。

小時候的恐龍夢,成為如今奮鬥的事業,這對很多人來説,機會不到萬分之一。而邢立達卻堅持下來了。

這一路,邢立達走得艱辛而篤定。

談及自己從恐龍愛好者到專業科研工作者的轉變,邢立達説最大的轉捩點就是赴加拿大留學。他一直喜歡電影《侏羅紀公園》。電影片頭,主角説,我不想上直升飛機,我這一輩子只想把蒙大拿州所有的恐龍都挖出來。實際上,這位古生物學家的原型在現實世界叫菲利普·柯裏,他説——他的畢生夢想,就是挖出阿爾伯塔省所有的恐龍。他現在是皇家院士,北美古脊椎動物學會的前任會長,德高望重。“我知道後,做了各種努力,終於成為了他的學生。”截至目前,邢立達是菲利普唯一的中國籍學生。

從加拿大學成歸國之後,邢立達來到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開始了對全國乃至亞洲地區各大恐龍化石點的“探險”。他説自己家裏放著幾個總是收拾好的包,分為華南、西藏、新疆,裏面什麼都有,通常是背上包就能來一段“説走就走的考察”。

“我幾乎踏遍了類似藏東南、南疆腹地的無人區,甚至包括伊朗-伊拉克交界的虎狼之地。”邢立達説。

科研工作對一般人來説是非常枯燥的,“雖然我們看到某一項研究的結果是非常有趣,但是有趣的也只是一句話而已。你覺得很有趣,但是在説這句話之前,很可能意味著無數次的失敗和無數次的嘲笑。”

2014年,邢立達在野外度過了超過200天,風餐露宿,飽受蚊蟲病痛折磨,卻堅持住了。在對昭覺地區的考察中,在中國登山隊的幫助下,邢立達與同行冒雨攀岩,與潛在的地質災害搶時間,在短短的一週內,完成了數百個足跡的測量工作。這些工作一部分被中央電視臺記錄了下來,並在10套《走近科學》播出。汗水換來的是纍纍碩果,2014年至2015年,邢立達主導的科研團隊發表了科研論文約40篇,其中三分之二被SCI收錄。

談及野外考察的辛苦,邢立達坦言環境確實苦,絕大部分時間也很無聊,“但,當你推後幾個月,或者一兩年後再來回想,這些經歷就變得非常美好。”

 

文章來源: 中國青年報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