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江歌案“萬人簽名”究竟懲罰了誰?

含辰 中國網時事評論員

一則“萬人簽名”的請願書轉發于自媒體平臺。

在日本留學的中國女留學生江歌在自家門前殘忍被害,兇手是其室友的前男友,江歌被連桶數十刀,最終因失血過多而不幸身亡。

更準確地説,這是老鄉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室友”,“90後”的江歌僅僅是為了保護同樣“90後”的老鄉不受前男友糾纏,收留老鄉在自己家裏住,最終卻送上了自己的性命。

江歌被害已經近一年,江歌案也即將在12月中旬開庭審判,然而根據日本的法律,嫌疑人陳世峰難以判處“死刑”。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江歌母親在承受著失去唯一依靠的同時,也在為女兒事件的正義奔走吶喊,“萬人簽名”的請願書在網友的正義下突破了近18萬人的大關。

江歌的室友劉鑫在時隔近300天后終於浮出水面,當初沒有勇敢面對當事人家屬以及輿論的她正面臨著“網路暴力”的指責、謾罵,而兇手陳世峰即便是有了“萬人簽名”的請願書也未必會在日本被判處“死刑”。

那麼,這份有著“萬人簽名”的請願書,這份凝聚了網友的正義聲音和意願的簽名,究竟懲罰了誰?

從法律角度來説,法院在量刑時,主要考慮到事實、證據以及法律的具體規定,“萬人簽名”是民眾的意見或者屬於社會輿論的一方面,這對於司法相對自由的日本而言,社會輿論聲音固然要聽,但其對於判決的影響卻是微乎其微,日本對於死刑的判決更是較為苛刻嚴格。

這與我國傳統的“殺人償命”思想有一定出入,“萬人簽名”的背後反映了民眾對於這一事件的態度和輿論傾向,但對於“法無授權不可為”的法律量刑而言,在懲戒兇手的影響力上卻較弱。

退一步講,即使沒有“萬人簽名”,兇手也會按部就班按照司法程式接受法律的審判和制裁。

從道義層面而言,室友劉鑫法律無罪,但網路輿論對於劉鑫的關注之聲遠大於對兇手的關注。在這一方面,情感本能的大於理性,就像劉鑫沉默了300多天一樣,“法律無罪,道義有罪”,這種譴責遠比法律量刑更加嚴重。“萬人簽名”的請願書讓網友知道了事件的始末,也讓網友對於這個“自私”“沒人性”的女孩兒口誅筆伐。

此刻的“網路暴力”對於劉鑫來説,也是輿論的審判

法律理性,輿論則感性,輿論從情感和本能的人性出發,用最正義的聲音感同身受地開始了輿論審判,隨之而來的是禍及全家的人肉搜索,後者是輿論審判的過渡,在審判他人的同時,“網路暴力”也在道義的邊界上游走。

“萬人簽名”對於法院量刑的影響可能微乎其微,但18萬人簽名的背後,讓每個人都了解了事件的始末真相,感性大於理性,更多的人找到了兇手和被害者的紐帶——劉鑫。這個當初不敢開門的人,同樣連好朋友喪禮都未曾參加的人,或者説江歌為了她而賠上自己性命的女孩,成為輿論的焦點,在“網路暴力”面前變得不堪一擊。

儘管沒有法律制裁,但最終卻為當初的膽怯而付出代價。這不禁引人深思:兩個年紀相倣的女孩兒,同為老鄉,同為好友,一個有著責任擔當,一個卻膽怯不敢開門,在危險面前,為何會有這麼大的性格差距?

一直把江歌作為驕傲和依靠的江歌媽媽為女兒的死去伸張正義,遺憾的是,江歌媽媽曾在網上曝光了江歌家人的家庭住址、工作單位、圖片頭像等資訊,輿論對這一行為選擇了沉默,但法律會沉默嗎?

連桶數十刀的兇手即將接受法律的審判,而深害其中的家屬將一直沉浸在失去至親的痛苦之中,涉事的當事人劉鑫或許面對輿論的審判而活在愧疚、後悔之中。

“萬人簽名”究竟懲罰了誰?法律未必可以懲罰道義有罪之人,但道義的懲罰卻可以讓有罪之人背負良心的譴責。

似乎誰也沒有逃脫本該承擔的責任。

康得説:“這個世界上唯有兩樣東西能讓我們的心靈感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們頭上燦爛的星空,一是我們內心崇高的道德法則。

“萬人簽名”的背後,懲罰的正是頭上既無燦爛星空,內心也無崇高道德法則的人。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_174509.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事件

  • 劉鑫江歌案
  • 劉鑫江歌案
  • 2016年11月3日,青島女留學生江歌在日本租住的公寓門前被殺害。兇手是室友劉鑫的前男友,兇案發生時,劉鑫先江歌一步進門得以倖存,江歌在門口被殺害。案件已經發生374天后,江歌的媽媽,又把劉鑫和這件事推到風口浪尖。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