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歐洲在處理難民問題上已經陷入兩難

喬新生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廉政研究院院長、教授

敘利亞難民遍佈歐洲,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部分西方媒體認為,只有徹底解決敘利亞巴沙爾政權,才能一勞永逸地解決敘利亞國內動亂,並最終解決敘利亞的難民問題。聯合國安理會在敘利亞問題上的分歧,是導致難民問題的根本原因。但也有一種觀點認為,正是由於西方國家不負責任要求幹掉敘利亞總統巴沙爾,才導致敘利亞內戰波及無辜,讓敘利亞的平民百姓流離失所。只有敦促反對派放下武器,以談判的方式解決國內的衝突問題,才能減少敘利亞的難民,才能使中東地區的危機得以緩解。筆者認為,圍繞著敘利亞問題,國際社會已經嚴重分裂。聯合國安理會應當就敘利亞問題展開討論,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案。

西方國家企圖顛覆敘利亞巴沙爾阿薩德政權是完全錯誤的。不管這個政權是否具有合理性和合法性,阿薩德政權的存在的確在敘利亞起到了穩定作用。正如人們所看到的那樣,雖然敘利亞阿薩德家族掌握政權,導致許多反對派失去生存和發展的機會,但是,敘利亞整體保持穩定。推翻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固然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獨裁統治問題,但是,如果國內缺乏強有力的領導者,那麼,敘利亞將會和伊拉克一樣,陷入長期動亂之中。

西方國家應當有這樣的共識,那就是解決敘利亞國內的問題,必須依靠敘利亞自己。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敘利亞國內的局勢非常複雜,反對敘利亞政府的各派武裝相互爭鬥,敘利亞政府很難和反對派武裝達成協定。西方國家的首要任務是,幫助敘利亞政府找到可以談判的對象,然後通過談判解決敘利亞國內衝突問題。

西方國家以人道主義的名義對敘利亞進行軍事干涉,結果卻導致出現更大規模的人道主義災難,西方國家應當對敘利亞發生的人道主義災難承擔責任。中國在聯合國安理會之所以投票反對西方國家武裝推翻敘利亞政權,根本原因就在於中國已經意識到,在敘利亞國內沒有人可以取代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當然也沒有人能夠取代敘利亞總統所領導的執政黨。正因為如此,如果貿然採取行動,必然會導致敘利亞國內出現嚴重的混亂局面。

現在的問題是,敘利亞已經陷入全面內戰的狀態,而伊斯蘭極端組織的進入則使得敘利亞地區的軍事衝突變得更加複雜。西方國家參與武裝敘利亞反政府組織,但畢竟沒有直接出兵幫助敘利亞反對派推翻敘利亞政權。俄羅斯總統已經親口承認,正在幫助敘利亞政權鞏固自己的執政地位,正在幫助敘利亞軍隊打擊境內的恐怖勢力。現在擺在西方國家面前的難題是,究竟是在敘利亞戰場上和俄羅斯對壘,還是在聯合國安理會爭取俄羅斯的支援。對俄羅斯來説,敘利亞是中東地區重要的戰略支點,放棄對敘利亞政權的支援,對於俄羅斯來説將會付出沉重的代價。假如西方國家沒有給予俄羅斯必要的補償,那麼俄羅斯絕對不會放棄支援敘利亞政府。最好的解決方案是,俄羅斯説服敘利亞政府參與談判,而法國、英國和美國則説服反政府武裝停止戰爭,並且組成統一的談判組織參與敘利亞國內的政治和解談判。

中國不會謀取在中東地區的利益,中國也不會允許西方國家肆意地干涉別國的內政。對於敘利亞國內出現的局勢,中國政府多次表明自己的立場,願意通過調解的方式,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案。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敘利亞政府願意接受談判,可是西方國家還沒有放棄推翻敘利亞政權的打算。

既然西方國家一意孤行,希望推翻敘利亞政權,那麼,西方國家實際上就是在和俄羅斯對著幹。敘利亞戰爭有可能會變成俄羅斯與西方國家之間的戰爭。這場戰爭的勝負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戰爭將會改變整個中東地區的政治經濟局勢。現在西方國家不得不接受敘利亞的難民,不得不給他們提供必要的人道主義幫助。當歐洲國家吸收越來越多中東阿拉伯國家難民的時候,這些國家的人口比例就會發生實質性的變化,到那個時候,西方國家不是要不要支援中東阿拉伯國家的問題,而是要不要通過民主的方式維護國家內部團結的問題。

歐洲的政治領袖發表感人至深的演講,他們決定接受更多的中東阿拉伯國家的難民,從而使這些難民得到人道主義的幫助。對於歐洲國家的領導人來説,作出這樣的選擇並不容易。這充分説明他們已經意識到自己的責任所在,並且正在採取措施幫助中東阿拉伯國家的難民找到棲身之地。但政治就是如此複雜,當中東阿拉伯國家的難民把自己的宗教和生活習慣帶到歐洲國家的時候,歐洲國家的領導人應該充分意識到,如果接受阿拉伯難民的宗教信仰和生活習慣,並且按照民主選舉的原則賦予他們選舉權,那麼歐洲國家的政治版圖將會發生改變。

歐洲國家在處理中東阿拉伯難民問題上已經陷入兩難。西方國家要求召開國際會議,討論中東阿拉伯國家的局勢問題,充分反映出這些國家領導人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焦慮。但是,正如人們所看到的那樣,如果是出於政治偏見或者地緣政治考慮,要求聯合國安理會作出決議必須推翻敘利亞政權,那麼,中國可以投棄權票,而俄羅斯絕對不會投贊成票。對於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來説,如何解決中東敘利亞問題,不僅僅是一個難民問題,同時也是一個地緣政治戰略問題。

部分學者認為,敘利亞問題的複雜化,與中東地區的宗教信仰有關。現在伊斯蘭教的極端組織,正在利用中東阿拉伯的混亂局面,吸收更多的恐怖分子。假如那些無家可歸的青年人加入恐怖組織,並且不斷地接受恐怖組織的宗教思想,那麼,世界將會變得更加恐怖。打擊恐怖主義,應當徹底剷除恐怖主義滋生的土壤,儘快解決中東地區的混亂問題。如果聯合國安理會在這個問題上缺乏共識,那麼,要想真正解決敘利亞問題乃至整個中東地區的問題幾乎是不可能的。

西方國家在打擊恐怖主義的問題上,始終採取雙重標準。他們認為伊斯蘭教的傳統禮儀和生活方式不可接受,因此,他們打著言論自由的幌子,極盡挖苦之能事。現在看來,尊重伊斯蘭教的傳統,尊重伊斯蘭教的信仰,有利於平等對話,解決爭端。必須承認的是,西方國家存在明顯的文化沙文主義,一些西方國家新聞媒體和西方國家的學者認為自己的文化是優秀的文化,對伊斯蘭教以及阿拉伯國家的生活習俗採取排斥的態度。西方國家在對待伊斯蘭文化方面應當保持克制,至少應當學會以禮相待。

解決敘利亞難民問題的根本出路就在於,西方國家團結起來,開展統一戰線工作。法國、英國和美國儘快説服敘利亞反政府武裝放下武器,組成談判機構,和敘利亞政府進行談判。俄羅斯政府則應該説服巴沙爾阿薩德接受談判條件,通過談判實現停火,通過談判解決國內重建問題。只有當敘利亞乃至整個中東地區戰火熄滅的時候,流落到世界各地的敘利亞和中東地區的難民才能回到自己的故鄉重建家園。在保護人權問題上,不應該摻雜任何意識形態因素。聯合國安理會應當行動起來,通過談判結束戰爭,通過談判安置敘利亞乃至整個中東地區的難民。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_138009.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事件

  • 歐洲難民潮
  • 歐洲難民潮
  • 本月2日,一張敘利亞3歲小難民遇難的照片,成為難民危機爆發以來“最揪心的畫面”。由於中東地區大批難民試圖偷渡入境歐洲,歐洲正遭遇自二戰以來最嚴重的難民潮。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