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英國脫歐正變"拖歐"鬧劇,歐盟無奈成"觀眾"

張敬偉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英國脫歐本是公投民主的正劇,卻變成了冗長的拖歐鬧劇。歐盟反而成了無可奈何又不得不跟從的乏味觀眾。

3月29日的脫歐大限看來是沒有意義了。特蕾莎-梅費力和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三番五次被議會否決。不管是哪個版本的脫歐協議,下院都不配合。而且,英國社會還出現了要求二次脫歐公投的大規模示威。英國民眾通過網上向議會要求取消脫歐的請願者人數多達近500萬(截至24日),甚至一度導致議會網站伺服器癱瘓。

這也意味著,無論是議會裏演繹的小民主,還是公投喧囂的大民主,成為英國的恥辱,全球的笑談。對此,法國《解放報》嘲諷稱,“英國‘脫歐馬戲團’已經演砸了”,“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收場”。英國《每日郵報》的一名讀者留言稱:“英國民主正從糟糕滑向更糟糕。”

其實,並不支援脫歐的特蕾莎-梅,自進入唐寧街10號的那天起,就不得不承擔起脫歐首相的政治和外交使命。糟糕的是,梅首相為了在3月29日前協議脫歐而鞠躬盡瘁,從工黨政客到某些本黨同志再到議會諸公,形成了集體杯葛梅首相的情形。給人的印像是,一個女人獨立支撐著協議脫歐的正劇,一眾政客紳士卻演繹著拖歐鬧劇。回想起來,公投首相卡梅倫在公投結果出來後輕鬆辭職的表情,和梅首相擔起脫歐使命的艱辛形成了鮮明對比。

下院裏的拖歐鬧劇,看似形成了反梅大合唱,其實各有政治盤算。他們或反對或堅持脫歐,或秉承硬脫歐或軟脫歐立場,但當脫歐大限真的來臨,卻面臨著極度焦慮甚至恐懼。他們需要替罪羊,首相,不管是男是女是梅首相還是其他人,就成為絕佳的政治靶子。因此,承受來自議會的杯葛,政敵的刁難乃至本黨內部的逼宮,實乃英國常態的政治敘事。

鬧劇還在上演,本週議會將進行新一輪脫歐協議表決。如果本輪投票通過脫歐協議,脫歐可延期至今年5月22日;如果不通過,只能推遲至4月12日。此外由於歐盟將在5月23日舉行議會選舉,脫歐變拖歐的英國將參加歐盟的議會選舉。拖歐鬧劇將延燒至歐盟,讓歐盟議會選舉也變成了政治諷刺劇。

在3月21日的記者會上,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與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面對記者關於英國脫歐的提問,也無法給出明確的答案。甚至,這兩位歐盟的“當家人”用面面相覷和調侃的口吻應對記者。歐盟的確無語,和特蕾莎-梅的艱難談判,歐盟遷就(未必是讓步)英國不少。但是到了英國議會,都會被駁回。面對英國議會的翻來覆去的鬧劇,歐盟也是無語了,只能做乏味的觀眾。而且,還必須時不時友情出演,配合梅首相來應對糾纏不休的英國議會。當然,圖斯克也給英國政府4個選擇:有協議脫歐、無協議脫歐、延後脫歐、推翻裏斯本條約第50條(取消脫歐)。他説:“在最後期限到來之前,這些選項皆有可能。”

客觀而言,脫歐對英國和歐盟皆非利好。無論是協議脫歐還是無協議脫歐,都會導致市場動蕩,給英國和歐盟帶來市場不確定性。這種不確定性將是“灰犀牛”疊加“黑天鵝”,各大機構對此都有悲觀預測。據德國貝塔斯曼基金會21日發表的報告,無協議脫歐將使英國公民每年總收入減少570億歐元,歐盟公民收入亦會大跌400億歐元。協議脫歐,英國和歐盟都要面對百億歐元計損失。

因此,失去歐盟共同市場的英國,將不得不選擇其他市場維持經貿動力。失去英國的歐盟,將面臨著成員國越來越難預料的離心力。因此,本是好説好散的英國脫歐,到了大限來臨之際,英歐都有些後悔了。英國議會對梅首相的杯葛,變成了否決下的拖字訣,秉持脫歐使命的梅首相只能穿插于歐盟和議會之間,充當為協議打補丁的二傳手,歐盟也配合梅首相打太極。

最尷尬的是梅首相。如前所述,其本人未必支援脫歐,但是接替卡梅倫只能將脫歐進行到底。如果脫歐變成拖歐,梅首相的政治努力就變成了無用功。從政治家的立場看,她不希望是這種結局。

但是面對脫歐變拖歐的鬧劇,梅首相既難讓議會同意脫歐協議,也無法取信失去耐心的歐盟。她的艱難時刻已經來臨,據《星期日泰晤士報》,英國保守黨至少11名內閣成員正密謀集體逼宮。然而,梅首相下臺就能解決脫歐難題嗎?

無論是保守黨的其他政客,還是工黨領袖科爾賓,抑或其他人,都面臨著同樣的“脫”還是“拖”的困擾。議會裏好鬥的議員們,依然會集中火力攻擊之。首相,就是最直接的靶子,誰上誰倒楣。

因此,無論脫歐如何拖,不管梅首相是否下臺,英國脫歐註定成了鬧劇。歐盟,這個乏味的觀眾還要繼續審美疲勞下去。(責任編輯:唐華)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9_203399.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