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白重恩:保住經濟增長能力不受永久傷害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圍繞“六保”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將“六保”作為今年“六穩”工作的著力點,提出“守住‘六保’底線,就能穩住經濟基本盤;以保促穩、穩中求進,就能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夯實基礎”。

這也正是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白重恩關注的重點,今年他準備了兩份提案:《關於利用好大數據高效保護市場主體的提案》和《關於設立青年志願服務隊的提案》,一個針對保市場主體,另一個則是針對保就業

在白重恩看來,“六保”是短期內宏觀施策的重點,必須加大力度。但與此同時,不能“撒胡椒面”,必須利用大數據等手段精準施策,將有限的資源投放到最值得保的市場主體中去,幫助企業渡過暫時難關。

“這個時候思想不能太僵化,經濟已經很困難了,該擴大赤字時就擴大赤字,該放出貨幣時就放出貨幣,只有首先活下去,經濟增長的能力才不會受到永久的傷害。”白重恩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專訪時如是説。

中國新聞週刊:面對疫情衝擊,從短期來看,宏觀政策層面應如何發力?

白重恩:我覺得短期來説保市場主體是最重要的,因為如果有太多企業倒掉了,未來經濟的恢復是很困難的,但是保市場主體不能普遍“撒胡椒面”,畢竟資源有限,要把最需要幫助的企業先保住。這一點,我在這次的提案中有具體闡述。

其次,要保基本民生和就業。因為經濟不好,一些人難以找到工作,或者是收入大幅下降,因此需要對基本民生進行保障。但投入的力度不像保市場主體那樣大,因為企業遭受的損失巨大,而在就業方面,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儘管4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有所上升,但是並不算太高,在6.0%左右,主要是16~24歲之間年輕人的失業率相對較高,約為13.8%。

我認為,一是要救助低收入群體,二是給年輕人尋找工作機會,避免社會的不穩定。所以我有另一個提案,建議由國家出面組織就業困難的大學畢業生,組成青年志願服務隊,渡過短期的就業市場需求不足的難關。

青年志願服務隊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比如現在因為疫情影響,很多學校無法開學,只能通過遠端上課。在這種情況下,就可以組織青年志願服務隊,經過一定培訓後,給線上上課效果不好的孩子補課。

等一年後經濟形勢好轉了,青年志願服務隊的畢業生又可以回到勞動力市場中來。

短期內我不建議做太多的傳統基礎設施投資。從2008年到現在,我們在傳統基礎設施方面做了大量投入,再找到大量的社會效益好的傳統基礎設施投資項目越來越難了。一定要找真正能創造社會價值的基礎設施投資才應該去做。

中國新聞週刊:具體而言,在保市場主體方面,大數據應發揮怎樣的作用?

白重恩:在“六保”之中,我認為“保市場主體”尤其重要。因為不確定疫情的影響是否是永久性的,就看我們能不能保護好市場主體。如果企業最後都能生存下來,那麼待疫情之後環境好轉,經濟也會很快恢復。但如果很多企業無法生存,即使環境好轉,經濟也不能很快地恢復,因為新的企業替代舊的企業還需要一個過程,這也是我關注市場主體的原因。

我覺得需要有針對性地去保護一些受衝擊比較嚴重,但有較好發展前景的企業,這就需要利用大數據,找到這些企業,然後精準施策。

其實我們是有相關數據的,比如稅收數據等,這些政務數據可能比統計數據更加準確,更加豐富。像現在增值稅發票管理很嚴格,只要有交易就有發票,我們就可以利用增值稅發票數據,測算每個企業在國內銷售方面受到了多大的衝擊。還可以利用海關數據測算每個企業在出口方面受到了多大的衝擊,按行業加總,測算每個行業受到的衝擊有多大。根據這些測算結果,決定不同行業獲得保護的優先次序。

當然,要保護的行業必須是有未來前景的行業,而不是産能過剩,或者是沒有發展潛力的行業。所以首先要先將需要幫助的企業找出來,再看提供怎樣的幫助。

中國新聞週刊:找到這些企業之後,如何精準施策?

白重恩:從行業來看,目前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具備安全生産和銷售條件的行業,但短期內銷售額上不去。對於其中的消費行業,銷售額上不去的原因可能是消費心理還沒恢復對於這類企業,可以利用電子支付和電子商務渠道,有針對性地設計消費券等措施精準地增加這些行業的消費需求。對於非消費行業,則要按具體情況考慮能否增加相應需求以及如何增加需求。

另一種是現在不能進行正常生産和銷售的行業,比如國際旅遊,目前不可能有需求,這種情況下就需要有針對性地採取措施降低企業面臨的成本,在降成本還不足以保護企業的情況下,可以考慮為企業提供財政補貼或者在財政支援下的金融幫助。

保護措施包括減免或緩繳增值稅、所得稅或社保繳費等稅費,通過貨幣政策和財政措施相結合促使金融機構降低融資成本併為企業延續貸款。也可以考慮安排金融部門在財政擔保下為特困企業發放特別紓困貸款,貸款金額和期限根據企業的人工成本、企業所在行業所受到的衝擊力度大小和預期時間長短來定,其中企業的人工成本可以通過社保繳費數據和個人所得稅數據來測算。在貸款到期時,可以對滿足一定條件,比如保持了員工就業的企業免除或部分免除還款,成本由財政負擔。

總之,我們在設計紓困措施時,應該考慮不同行業的紓困力度有差異,精準施策可以降低政策成本,但同行業內不同企業的紓困力度應該有一定的一致性,防止經營不善的企業或者誇大困難的企業獲得更大的幫助,造成道德風險問題,影響其他企業的積極性。

中國新聞週刊:從長遠來看,中國經濟應如何破局?

白重恩:其實長遠的影響主要來自於外部。

從內部看,疫情帶來的短期影響很大,但只要企業保住了,疫情得到控制,經濟也會逐漸恢復。

而外部的變化充滿了不確定性,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疫情帶來的反全球化的思潮日趨激烈。比如疫情期間有的國家從國外買到口罩,卻被第三國截留,經過這樣的事件刺激之後,可能一些國家希望建立自給自足的體系,並開始做一些努力。同時,也有一些中國企業和在華運營的跨國公司可能會將一些産能搬到其他國家,因為要把産品賣給其他國家,如果所有的生産都在中國,一旦貿易摩擦加劇,就可能因為貿易壁壘,導致産品賣不出去,這也是一個可能的影響。這對我們的經濟增長都有不利影響。我們需要不斷地擴大內需,來對衝這些不利影響。在擴大內需方面,我們有很大的潛力,為了不斷改善人民生活,我們也應該這樣去做。

二是來自一些國家對關鍵技術的控制,有些甚至是出於政治需要進行的惡意操縱。對中國而言,這就會影響一些關鍵零部件的供給,使我們的産業鏈受到衝擊。

剛才説保市場主體要精準施策,其實在保産業鏈供應鏈穩定方面,我認為也應精準施策,有數據可以幫助我們測算不同産業的産業鏈,哪些風險大,哪些風險小。

儘管現在有一些去中國化聲音,但我認為可能是部分源於疫情之下的過度反應。我也跟一些企業家座談過,對産業鏈的衝擊,過去也發生過,在發生的時候人們覺得很可怕,但是過一段時間也會覺得只是小概率事件,從而回歸正常。新冠疫情也是百年一遇,我們不應對其他國家的過度反應再進行過度反應。

相關事件

  • 2020全國兩會
  • 2020全國兩會
  • 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分別將於2020年5月22日和2020年5月21日在北京召開。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