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叔侄冤案”中精神獲賠具有標桿意義

日前,浙江省高級法院對張輝、張高平再審改判無罪作出國家賠償決定,分別支付張輝、張高平國家賠償金110.57306萬元,共計221.14612萬元人民幣。其中,侵犯人身自由權賠償金分別為65.57306萬元,精神損害賠償金分別為45萬元。(據中新網)

這個賠償數額是高了還是低了?可謂眾説紛紜,見人見智。從立法論角度來説,這個數字當然是太少了;但從法律適用論的角度而言,這個數字大體能夠接受。

一、從立法論而言,我國的《國家賠償法》確有“國家不賠償法”之嫌,本案中即有明顯體現

從立法論的角度,即從法律規定得是否公正合理的角度,我國的《國家賠償法》向來有“國家不賠償法”的“美譽”(即使是2010年新修訂後),我個人也是持這一觀點的。因為作為保護公民人身財産安全的國家,轉身成為侵犯公民人身財産利益的主體,其賠償標準應該大大高於私主體侵權才是,現在反而大大落後於民事侵權賠償,實在説不過去。

拿本案為例,張高平被捕前為個體運輸戶,當時每月凈收入3萬元(有據可查),要求補償280萬元,為什麼在賠償案中提都不能提(當時提的,被勸止了)?當然提了也是白提,我國現行的國家賠償法只規定賠償直接造成的經濟損失,這屬於間接損失的範疇了。但這在民事侵權中是能得到支援的。

在目前國家財政收入增長迅猛的時期,在“三公消費”一直居高不下之際,國家法律卻對遭受國家這只龐大的“利維坦”侵害的受害人這樣吝于賠償,那麼,這部法律以國家立法的形式,硬性對賠償請求人的高額賠償請求説“不”,稱它為“國家不賠償法”,真是一點也不冤枉。

這需要在將來通過修訂法律來解決。

二、從法律適用論角度,該案大致能夠接受,精神賠償方面還有些標桿意義

從法律適用論的角度,即司法者適用法律是否公正的角度而言,對浙江高院的這次賠償決定,還是打一個相對不錯的高分——80分吧。這個分數主要打在精神損害賠償金上,因為它對將來類似的國家賠償案件,具有一定的標桿性意義。

我國是大陸法係國家,法官沒有造法的權力,只有嚴格地適用法律來裁判或決定案件的職責。侵犯人身自由權賠償金是個死演算法,即按國家上年度職工日平均工資來計算,限制人身自由一天賠償一天。 張輝、張高平自2003年5月23日被刑事拘留,至2013年3月26日經再審改判無罪釋放,共被限制人身自由3596日。國家統計局2013年5月17日公佈的在崗職工日平均工資為182.35元,計算的結果只能是65.57306萬元。

至於精神損害賠償金,2010年以前,這個賠償金根本不存在;2010年修訂的《國家賠償法》,也只是作了原則性規定,只規定“致人精神損害,造成嚴重後果的,應當支付相應的精神損害撫慰金”,沒有對數額標準作出規定;因此,法官對此有比較大的自由裁量權。這次浙江高院給叔侄倆決定的精神損害賠償金分別為45萬元,到目前為止,這在我國確實是最高的。

被錯誤追究的刑事被告人還有法律明文規定的精神損害賠償一説,而刑事被害人哪怕被害死亡了,法律也未規定死者家屬可獲得精神賠償,幾個司法解釋都規定,被害人不得主張精神賠償,這比民事侵權差得更遠。可見,相對而言,我國法律對刑事被害人的保護更慘!當然,司法實踐有突破的。清華大學教授女兒被公交車售票員掐死一案,公交公司被判賠75萬元,其中精神損害賠償佔到30萬元。有的地方對精神損害賠償的最高限額還有立法,例如廣州,規定最高賠30萬元。

其實,刑事也好民事也罷,被告方也好,被害方也罷,若有侵權精神損害,就應當平等地獲得賠償。這次浙江高院決定對叔侄倆每人賠償精神損害金45萬元,數額上還是有一個突破的;但我認為,突破的幅度還可以再大一些,例如60萬元如何?當然,自由是無價的(生命更是無價的,本案不涉及),多少錢也換不來、換不回,但比民事精神賠償高出一倍是應該的;如果民事精神賠償可達30萬元,刑事精神損害賠償可達60萬元比較合適。

三、本案中存在的一些遺憾

4月底,根據安徽當地媒體的報道,張高平叔侄所提的關於冤案的賠償、補償、求助清單共列出了12個名目。其中,除國家賠償和精神賠償180萬外,張氏叔侄另提出“張高平為運輸個體戶,當時每月凈收入3萬元(有據可查),要求補償280萬元,清單中還有一次性購買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十五年,兩人共28萬元(十年冤獄勞動技能難以恢復要求解決養老問題)”及老母十年贍養醫療費、未成年女兒撫養費等,相關總金額702萬元。

但5月2日,叔侄倆正式向浙江省高級法院申請國家賠償時,兩人共申請國家賠償金降為266萬元。其中,限制人身自由賠償金130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120萬元,律師費10萬元,低價轉讓的解放牌大卡車賠償15萬元,扣押的兩部三星牌手機賠償1萬元。這當然是受限于那個“國家不賠償法”的規定而不得不作出的讓步。

從結果來看,申請人關於限制人身自由的賠償金完全得到了支援;而精神損害賠償支援了不到一半。實際遭受的財産損失,則完全沒有得到支援。

本案中,雖然精神損害賠償金的數額偏少,畢竟還是創造了國家賠償之最,可以理解;而實際造成的直接損失,國家賠償法是有明確規定,應該賠償的,為何沒有得到支援?這讓人費解。

(作者為法律工作者)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4_71194.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