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毛坦廠中學上海高復班”為什麼掀起軒然大波

最近,“毛坦廠中學將首次在上海招生,學費一年6萬元”的消息,在網上熱傳。對此,媒體介入調查發現,所謂“毛坦廠中學新設的上海班”,其實是一個高復班。面對“毛坦廠上海分廠”的想像,上海的考生和家長有喜有憂,不過,無論是激動,還是擔憂,都是虛驚一場。7月24日,上海市閔行區市場監管局回應,“毛坦廠中學上海高復班”,實際上是由安徽六安金安高級中學委託上海麥堅時資訊技術有限公司開設的培訓班,廣告卻宣稱該班是麥堅時和毛坦廠中學合作開設。

顯然,該公司涉嫌虛假宣傳。對此,上海市閔行區市場監管局也表示,針對該公司異地經營的情況,現場已開具責令改正通知書,並將進一步開展調查。“挂羊頭賣狗肉”的把戲被拆穿了,但是,這件事留給我們的疑問和憂慮依舊在。很多人都困惑:為什麼該公司敢冒名“毛坦廠”?其實二者並非完全沒有關係。據毛坦廠中學官網資訊顯示,六安金安高級中學是其與六安市匯文中學依託毛坦廠中學優質教育資源,聯合創辦的一所民營高中,同時也是由上海麥堅時作為“2020年上海考綱高考補習班”項目的唯一授權招生合作單位。也就是説,上海麥堅時公司,相當於毛坦廠中學合作夥伴的合作夥伴,這層關係裏透著説不清道不明的曖昧。

早在2002年,教育部出臺的《關於加強基礎教育辦學管理若干問題的通知》就要求嚴禁公辦學校開辦復讀班了。後來,“公辦高中禁了復讀班”,更是被屢屢強調。但是,有些公辦學校是充滿“智慧”的,既然公辦學校不能辦,那可不可以套用股市裏的“借殼”,以私立學校的名義開辦?這便有了一些復讀班的身份大轉換。

所以,具體到這次的虛假宣傳,到底是毛坦廠中學利用了六安金安高級中學,還是六安金安高級中學利用了毛坦廠中學,有必要深入調查,好好厘清。如果是前者,那麼就是公然違背教育部規定;如果是後者,毛坦廠中學完全可以主張權利,通過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利益和名譽。

事實上,類似的“角色扮演”在不少地方都曾上演過。今年高考前夕,深圳市還曾發生了衡水在讀考生移民深圳高考的現象,他們正是通過深圳當地民辦學校來完成身份轉換。所以,如果不好好反思制度漏洞,並做好相應預防,類似的“偷梁換柱”現象恐怕還會繼續發生。

當然,也要注意到,一些考生由於發揮失常或者其他因素導致的沒有考好的,確實需要復讀。但是,在既有的規則下,要平衡好應屆生的利益,需要守好公辦學校不辦復讀班的底線。這個底線,當然也包括借用公辦學校之名。

此外,還要意識到,我國高考制度一個最大的現實就是:以省為單位,形成了相對獨立的教育模式和招生標準。一旦毛坦廠模式“入侵”上海,勢必會對當地的教學、考核、評價體系帶來影響,對此,相關教育部門是否有足夠的準備?雖然,從更長遠的利益來看,教育公平的指向,依然是打破區域間的壁壘,但在此之前,小範圍內破壞規則的行為,只會製造新的不平等。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