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特朗普能否突破“律師門”疊加“通俄門”兩座大山?

張敬偉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特朗普面臨著上任上來最嚴峻的挑戰,危機緣起依然是難以擺脫的“通俄門”。

這次是特朗普不爭氣的兒子被美國媒體起底。據 《紐約時報》近日報道,小特朗普曾和一名與俄羅斯政府有關係的女律師會面,以便獲得不利於希拉裏的“黑材料”。“律師門”事件一經曝光,美國社會一片譁然。小特朗普為了自證清白,不僅承認會面,而且公佈了與之相關的郵件。可這成了發酵劑,小特朗普也是“越描越黑”,隨著事件的展開,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和競選顧問保羅•馬納福特也被曝出當時也在會面現場。更糟糕的是,美國媒體14日更爆出,當時會面的中間説客曾經有過在前蘇聯情報部門工作的經歷。

這意味著,“律師門”不僅是特朗普之子的個人行為,而且整個競選團隊也參與其中。俄羅斯律師和前蘇聯情報人員參與其中,則難以擺脫“通俄門”的陰影。特朗普之前強調對此事“一無所知”,隨後在訪問法國時稱讚自己的兒子“誠實”,只會反證特朗普的不誠實以及“護犢誤國”。

簡言之,不管當事人如何撇清和辯解,“律師門”似乎坐實了特朗普“通俄門”。更糟的是,在德國漢堡G20峰會的“雙普會”,特朗普和普京的首次會晤超了一個半小時,而且談了哪些內容,也諱莫如深,這也讓美國輿論場抓住了特朗普的小尾巴。如果之前的“通俄門”尚屬於美國建制派和反特朗普媒體的反制武器,現在的“通俄門”則變成了拋向特朗普的政治炸彈,如果特朗普不能及時拆彈,特朗普將陷入到更大的危機中。據悉,美國加州民主黨眾議員舍曼于上週三提交彈劾總統特朗普的草案文件,這也成為第一位採取步驟啟動彈劾程式的國會議員。顯然,“通俄門”大火越燒越旺,特朗普團隊必須考慮不能重蹈尼克松當年的覆轍了。

就像美國政治肥皂劇《紙牌屋》裏演繹得那樣,白宮和國會時刻都會有陰謀涌動,如果特朗普不能把控住局勢的發展,白宮就會變成顛覆總統職位的“紙牌屋”。更糟糕的是,由於特朗普之前武斷地解除了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的職務,FBI也和特朗普杠上了。即使是特朗普提名的FBI新局長人選克裏斯托弗•雷,7月12號在國會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出席任命聽證會是,也強調不會效忠特朗普,並且否則“通俄門”是政治迫害。“律師門”事件的發酵,不僅會加大包括FBI在內的行政及立法機構對特朗普“通俄門”事件的全面調查,也將使特朗普父子面臨著違反聯邦競選法的調查。

特朗普能否抵擋住“律師門”疊加“通俄門”的危機侵襲,情勢極難預料。畢竟,“律師門”事件曝光出來的事實,憑常識判斷即可知道特朗普的確是在“通俄”,而且不僅其子、其婿參與其中,其競選團隊的核心人物也在現場。如此,特朗普很難辯解其毫不知情。加上特朗普一直以來要改善對俄關係,並且毫不掩飾地誇讚普京,特朗普“親俄”的立場表現得淋漓盡致。特朗普親信“通俄”,特朗普“親俄”,再加上“律師門”的旁證,特朗普要想擺脫這場“通俄門”危機,可謂難哉。

即使特朗普能夠苦苦支撐,讓“通俄門”調查變成冗長的政治遊戲,但是特朗普在白宮的日子也就碌碌無為了。特朗普的執政理想是“美國優先”,讓美國再次偉大。具體措施是:一是顛覆奧巴馬的平民醫保,用特朗普醫保所替代;二是實施大規模減稅政策;三是進行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由於美國經濟表現不錯,特朗普修訂後的移民法案也得到聯邦最高法院的部分認可,特朗普醫保法案也取得了初步進展。如果沒有“律師門”事件的滋擾,特朗普正準備大幹一場。然而計劃不如變化快,由於“醜聞”發酵,特朗普不僅為民主黨加力撻伐,共和黨對其也逐漸失去信心。

譬如醫保法案,在參議院審議時就遭遇來自“自己人”共和黨的阻力,遲遲無法進入表決階段。其他如稅改法案和預算等重要法案,特朗普也會遭遇國會強力阻擊。更可怕的是,隨著“通俄門”醜聞發酵,共和黨也會和特朗普保持距離,特朗普在國會,可能面臨著兩黨聯合夾擊的尷尬。特朗普,也會變成“光桿總統”,面臨著政令難出白宮和法案難出國會山的困局。來年中期選舉,共和黨也會受醜聞拖累,若中期選舉失敗,特朗普就是“坡腳鴨”總統。

特朗普能否“拆彈”成功,非用非常之道,這是特朗普的長項。但當莽撞的特朗普遭遇證據確鑿的“通俄門”調查時,特朗普又能奈何?

不管如何,美國上下陷入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這樣的醜聞而不可自拔,本身就是諷刺。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3_168193.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