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沒有俄羅斯旗幟的平昌冬奧:別讓運動員成為“池魚”

陶短房 旅加學者

12月6日,國際奧會執行委員會在洛桑作出最後決定,禁止俄羅斯代表團作為整體參加將於2018年2月9-25日在南韓平昌舉行的冬季奧運會,屆時將禁止俄羅斯國旗、國歌在平昌奧運賽場上出現,但“乾淨的”俄羅斯運動員可以個人身份參賽。不僅如此,俄羅斯奧委會在國際奧會的成員資格被暫停,“直到另行通知”,被認為負有責任的前俄羅斯體育部長、現任副總理穆特科(Vitali Moutko)和其副手茹科夫(Alexandre Joukov,)被終身禁止涉足奧林匹克運動。

這是現代奧林匹克史上首次以“興奮劑”為由,對整個國家(國際奧會成員)實行全面停賽,其嚴厲程度是空前的。對此俄羅斯政府、許多俄體育界人士和國民是憤憤不平的。在國際奧會作出正式決定前,俄官方媒體曾提出“沒有俄羅斯就沒有奧運會”的口號,試圖打動國際奧會執委會成員,使其對俄網開一面,但在12月6日最終決定出臺後,這個口號被“拒絕!這是投降”的新口號所代替,俄國內以Pervy Kanal電視臺為代表的媒體,和以副總理達瓦科維奇(Arkady Dvorkovich)為首的部分官員、政治家,則紛紛指責國際奧會的決定“不公平”、“對奧運會不尊重”,甚至在電視螢幕上作出一些情緒化的處理。

對此應怎樣看待?

正如國際奧會委員、調查此次俄羅斯興奮劑事件紀律委員會成員之一楊揚表決後所言,此次調查週期長達17個月,成立了奧斯瓦爾德和施密特(Oswald &t Schmid)兩個奧委會旗下專門委員會,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還專門成立了由加拿大法學家麥克拉倫(Richard McLaren)領銜的調查機構,調查結果怵目驚心:在2012倫敦奧運會和2014索契冬奧會上,俄羅斯選手共被查出64例興奮劑陽性案例,佔全部案例(140例)總數近一半,涉及13枚奧運獎牌(其中8枚金牌)的歸屬。

不僅如此,自1991年蘇聯解體後的歷屆夏季、冬季奧運會共被查出330例興奮劑陽性,其中俄羅斯佔96例,佔總數比例的29%,遠高於位列其後的白俄羅斯(27例)、烏克蘭(23例)、土耳其(16例)、美國(15例)和哈薩克(13例)。因為興奮劑原因在此期間俄共被收回47枚奧運獎牌(其中12枚金牌),佔總數(129枚)的三分之一強,遙遙領先於緊隨其後的白俄羅斯(11枚獎牌/2枚金牌)、美國(10/6)、哈薩克(9/5)和烏克蘭(9/1)。

正如WADA獨立委員會2015年在一份長達323頁的報告中所言,他們有理由懷疑這樣大規模、普遍性、成體系的興奮劑使用行為是“巨大的、系統的、由國家支援的興奮劑計劃”。且在2014年12月,俄羅斯興奮劑檢測實驗室主任羅德岑科(Grigory Rodchenko)曾被控“親自指使並授權”毀壞了1417件3天前送抵莫斯科的WADA興奮劑檢查樣品,此舉曾導致俄田徑運動員大面積被裏約奧運拒之門外。當時這一決定在國際間引發爭議,較普遍的意見是“清白的俄羅斯運動員不應為他人的過錯付出代價”,而“策劃者組織者必須承擔應有的責任”,國際奧會傳統的“處罰運動員、教練員但放過奧委會成員國及其體育官員”方式面臨質疑和考驗。

此次的處罰在這方面有了較明顯的改變:俄羅斯運動員只要不涉及興奮劑事件就可以個人名義參賽,被處罰的主體變成了俄涉案體育官員和俄羅斯奧委會。正如楊揚等人所評述的,這“保護了運動員,是偉大的勝利”。

事實上儘管也談及“侮辱”、“不公平”,但12月6日俄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在下諾夫哥羅德一間工廠視察時也含蓄承認“我們必須公開表明態度,即我們自己也要為這件事負一部分責任”(儘管他仍堅持認為“我們自己所犯的錯誤授人以柄”、“讓人有了整我們的理由”),並承諾“無論如何不會抵制冬奧會”;比普京措辭更激烈的達瓦科維奇同樣強調“不應抵制冬奧會”、“我們的運動員要穿著白蘭紅三色外套去參賽”。

就事論事,很難認定針對俄羅斯的此次處罰有失公平,讓體育主管部門及其負責人負擔更多責任、而盡可能避免殃及無辜清白的運動員,則更是一項偉大的創舉。從數據對比看,俄此次受罰在俄以外恐怕不會有太大爭議,如果説人們還有所質疑,則主要集中在“其他國家的類似行為能否受到一視同仁的處罰”上。

種種跡象表明,國際奧會和平昌冬奧組委會都無意阻止俄羅斯運動員以個人名義參賽,俄聯邦政府雖然情緒激動、語氣憤怒,但同樣一再強調“尊重俄運動員的個人權利”、“不抵制”。讓體育成為最終的贏家,不讓無辜運動員成為被殃及的池魚,更不讓政治等其他非體育因素污染體育、奧運和奧林匹克精神,是我們必須時刻牢記的原則,也是各國體育愛好者在此問題上的共同期待。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2_175792.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