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低慾望社會:日本“新標簽”

無論是“低慾望社會”還是“超單身社會”,這些“專有名詞”的背後,是日本出生人口減少和人口老齡化的現實。

日本著名管理學家大前研一所著的《低慾望社會》最近引發熱議。這本書的副標題叫“胸無大志的時代”,在這本書中,他感嘆道:日本年輕人沒有慾望、沒有夢想、沒有幹勁,日本已陷入“低慾望社會”。

與此同時,日本著名廣告與調查公司博報堂調查顯示,到2035年日本15歲以上人口中約有4805萬是單身者,有配偶者約為5279萬,即約有一半日本人會過單身生活,“超單身社會”和“單身大國”正在成為日本的新“標簽”。

日本應該是發達國家中,人口問題最嚴重的國家了。無論是“低慾望社會”還是“超單身社會”,這些“專有名詞”的背後,是日本出生人口減少和人口老齡化的現實。

“老齡化社會綜合徵”開始顯現

最近我看了一部NHK的紀錄片,翻譯過來名字叫“老人漂流社會”。它通過記錄來自不同家庭背景的幾位高齡老人在介護(看護的意思)機構中的現狀,讓人們重新認識了日本介護制度以及高齡少子化的嚴重性。

片中不論是無子女的還是有子女的老人,由於病情變化、資金不足以及病床數不足等現實問題,不得不在短時間內遊走于好幾個介護機構之間,十分不便。其中一位來自丁克家庭的高齡老人為了繼續享用介護設施,不得不抵押了生活了四十年的房子,當搬家公司的人把家裏所有的物品全部收走,看著這個家逐漸變成“記憶中的模樣”,老人坐在輪椅上抱緊妻子的骨灰盒和妻子當年送的手錶,眼中只有無力。

片中亦採訪了日本國家社保制度審議會的某位委員,對於這些老人們的徬徨和無力,她表示,如果無依無靠的老人持續增多的話,目前日本的生活保護制度將難以應付。

“低慾望社會”與少子化息息相關

而目前,除了面臨老齡化問題,日本還面臨少子化問題,而這又與日本社會的單身趨勢息息相關。日本國立社會保障與人口問題研究所4月公佈的關於“終生未婚率”的調查數據顯示,2015年50歲之前從未結過婚的日本男性比例約為23.4%,女性比例約為14.1%,創下歷史新高。

最近流行起來的“低慾望社會”,也是與日本的少子化趨勢息息相關。“低慾望社會”説的是無論物價如何降低,社會消費無法得到刺激;經濟沒有明顯增長,銀行信貸利率一再調低,而30歲前購房人數依然逐年下降;年輕人對於買車幾乎沒有興趣,奢侈品消費被嗤之以鼻;“宅”文化盛行,一日三餐因陋就簡。

低慾望社會形成的原因較複雜,大體上有以下幾種。首先是來自少子化的影響。低出生率使得勞動力嚴重不足,經濟發展自然受影響;同時低出生率使得消費萎縮,新技術、新設計以及各種時尚潮流的消費對像是年輕人,然而隨著年輕一代數量的逐年遞減,消費趨於飽和。

其次,年輕人奮鬥精神不足。日本的50後、60後這代人,由於接受了西方自由寬鬆式的教育,在教育自己孩子的時候,比較尊重孩子自己的想法,不會把自己的期待強加給孩子。日本的學校教育也不主張拔尖,提倡公平,不鼓勵競爭。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日本孩子的夢想也很實際,例如女孩想將來當個面點師,男孩想將來做個美發師,他們更加注重生活中的容易到手的幸福,即我們常説的“小確幸”。另外,311大地震後,日本開始流行“斷舍離”,斬斷對物質生活的過多慾望,過一種簡單清爽的生活。這些都使得日本年輕人的奮鬥精神顯得有些不足。

再者,中産階級下沉也衝擊著年輕人對未來的預期。以前,日本人對自己的均質化社會一直引以為傲,但是現在這個穩定的社會階層正在發生變化。日本較早進入了中産階級社會,但在自身經濟運作和全球經濟變化背景下,也不可避免地出現了中産下沉的情況。在這種環境裏,年輕人再努力,也很難獲得很大的上升空間。因此,年輕人們也不免顯得有些幹勁不足了。

作為近鄰,我們將不得不面對人口逐步萎縮、經濟規模逐步縮小的日本。在日本人口萎縮的過程中,會帶來這樣那樣的影響,而目前還很難評估其影響的大小。對於逐漸進入老齡化社會的中國來説,日本現在所發生的也絕不僅僅是他山之石和前車之鑒。對我們而言,當務之急則是要持續關注、增進了解,以便為未來提供借鑒。

劉慶彬(日本橫濱國立大學研究員)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