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葉門內戰背後的“三國演義”與“兩強博弈”

叢培影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政治學與國際關係研究所副所長,以色列海法大學亞洲研究係博士後

葉門胡塞武裝向沙特首都利雅哈立德國王國際機場得發射一枚導彈,被沙特防空部隊成功攔截並摧毀。

自2014年以來,葉門就陷入到內戰當中,這其中既有內部三方力量的爭奪,也有外部地區兩強的介入,長期的衝突與戰爭使葉門國內局勢持續動蕩,民眾苦不堪言。

葉門國內政治中的“三國演義”

葉門國內局勢動蕩主要和三方主要力量的政治博弈存在密切關聯。三方分別是胡塞武裝組織、前總統薩利赫以及現總統哈迪及他們的相應的盟友和支援力量。

胡塞武裝是什葉派栽德派分支穆斯林宗教政治運動。栽德派是什葉派中最古老的分支,也稱“五伊瑪目派”,是目前什葉派中僅次於“十二伊瑪目派”的第二大分支。

栽德派在葉門佔到穆斯林總數的35%到42%。由於歷史原因,栽德派在葉門北部有很大的影響力,卻長期被葉門領導人視為威脅,因而受到歧視。

胡塞武裝于20世紀90年代興起葉門北部薩達省,前身一個年輕人為主體的復興運動,目標是捍衛什葉派分支栽德派傳統。他們為了保衛自身和盟友安全,在北部薩達省發動叛亂,針對的是時任總統薩利赫的軍隊。

2014年初,胡塞武裝實現了與前總統薩利赫的和解,並在北部發動軍事進攻行動。在薩利赫的幫助下,胡塞武裝于同年9月佔領首都薩那。

前總統薩利赫1978年至1990年擔任葉門阿拉伯共和國(北葉門)總統。葉門統一後,繼續擔任總統至2012年,執政長達34年。

2011年,中東地區發生了“阿拉伯之春”運動,葉門國內大量民眾舉行了大規模抗議活動,要求薩利赫下臺並。面對海合會(GCC)達成調解協議,他在辭職態度上猶豫不決且數次反悔,導致首都爆發了反政府武裝與政府軍的衝突,造成上百人死亡。

聯合國安理會此後通過決議,譴責葉門政府對民眾侵犯人權,對和平抗議者過度使用武力。

在國際社會多方努力和施壓下,薩利赫在沙特簽署由海合會和聯合國斡旋下達成的協議同意交出權力,成立以副總統哈迪為首的軍事委員會管理國家,薩利赫繼續擔任名譽總統,但沒有任何實際權力,並在簽字後的90天內舉行總統大選。2012年2月,薩利赫正式向副總統哈迪移交權力。

哈迪接任總統後面對很多棘手的問題,包括“基地”組織的侵擾,南部的分離勢力叛亂,軍隊高官繼續保持對薩利赫的忠誠,腐敗、高失業率以及食品安全等。

面臨多重壓力,他掌控局面的能力較弱。2014年初,哈迪推進了全國性對話並在關鍵議題上打破了僵局,與會各方最後在幾個關鍵點上達成協定。

隨後,哈迪發表了飽含激情的講話使他名望陡增。然而,哈迪積極支援未來國家變為聯邦制的倡議引發了胡塞武裝的強烈不滿。

胡塞武裝控制的是最貧困的山區,去中央化意味著他們從中央政府得到的資金支援會更少。他們更不喜歡新劃定的地區邊界,這將會剝奪他們的海上通道。此後,胡塞武裝在北部發動叛亂並進軍首都薩那。

2015年1月,哈迪被迫辭去總統職務,胡塞武裝接管總統府。胡塞武裝聲稱其目標是建立一個有效的臨時政府,落實全國性對話達成的成果。

實際上,其目的是繼續維持自身在北部和首都薩那的主導地位。辭職後,哈迪和其政府的部長們遭到胡塞武裝軟禁,後又逃到南部城市亞丁。

據沙特國家電視臺報道,哈迪於時年3月出現在利雅得空軍基地並受到了時任沙特國防部長、現任沙特國王薩勒曼的會見。

沙特與伊朗在葉門進行戰略博弈

葉門扼守連接紅海和亞丁灣的曼德海峽,世界上很多運送石油船隻從此通過,戰略位置十分重要,成為地區大國爭奪權力的重點區域。

葉門還處在沙特的後方,其國內局勢的動蕩可能對沙特安全造成直接威脅,進而引起了沙特的高度警覺。

同時,伊朗一直都在尋求擴大自身在中東地區影響力,推動建立“什葉派新月地帶”,以對抗沙特為首的遜尼派力量,因此在暗中支援同屬什葉派的胡塞武裝。兩個地區大國的介入加之雙方固有的教派矛盾使葉門國內局勢變得更加錯綜複雜。

在哈迪流亡沙特後,沙特組建了多國聯盟對胡塞武裝發起了代號為“果斷風暴”的空襲行動。當時參與軍事行動的包括海合會的成員國和海合會之外的國家。

美國、英國和法國就在後勤和情報等方面對多國聯盟予以支援。

沙特對外宣稱發動空襲的理由是葉門總統哈迪提出支援請求,保護和支援合法政府,防止激進的胡塞武裝接管葉門。

胡塞武裝則警告沙特,行動是對葉門的入侵,會進行反擊。

據英國路透社報道,伊朗一直在暗中支援胡塞武裝,向其提供了大量資金,並運送了大量先進武器。

據伊朗一名高級官員透露,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司令蘇萊曼尼在與革命衛隊主要將領會面時就強調要想辦法加強胡塞武裝的力量。

他們表示要在資金支援、軍事訓練和提供武器方面給胡塞武裝更多支援。據稱,伊朗的目標是借助胡塞武裝的力量恢復地區的力量平衡。

事實上,伊朗並公開表明對胡塞武裝的支援,它只是指責是沙特的介入使葉門的危機在不斷升級。

持續衝突動蕩帶來的嚴重影響

持續的內戰和衝突已經嚴重影響了葉門民眾的安全、健康和生活。據聯合國在今年3月公佈的數字顯示,持續衝突至少造成4773名平民死亡,8272人受傷。

由於葉門一半人口未滿18歲,在過去兩年多內戰中,兒童佔死亡總數的1/3。

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辦公室近日公佈的數據顯示,在葉門2700萬總人口中,流離失所人數已經達到200萬,受到食品安全影響人數達到1700萬,沒有安全飲用水的人數達到140萬,處於嚴重營養不良狀態的兒童、孕婦和處於哺乳期婦女人數達到330萬。

另外,在葉門3500所醫院中,只有45%在正常運轉。有媒體就指出,沙特領導的多國聯盟進行的衝突和封鎖已經造成了人道主義災難,使葉門國內70%的人需要外部援助。

此外,持續性衝突也令外界十分擔憂,原因是內戰可能産生“外溢”性影響,威脅到其他國家的安全。

有西方情報機構認為“基地組織”半島分支(AQAP)是最危險的組織,他們技術上專業並具有全球影響力,因而破壞力較大。

葉門內戰催生出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分支也是一個巨大的潛在威脅。

目前,基地半島分支和“伊斯蘭國”在利用混亂在葉門南部佔領土地,並伺機對哈迪政府控制的亞丁地區進行進攻,這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_174508.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