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朝首腦峰會為何花落新加坡?

李家成 遼寧大學轉型國家經濟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

特朗普終於公佈了世人期待已久的“特金會”的時間和地點——6月12日在新加坡。而在這之前,特朗普賣足了關子,著實吊足了吃瓜觀眾的胃口。在美國新任國務卿蓬佩奧攜3名被朝鮮扣押的韓裔美國人訪朝歸來後,特朗普也是迫不及待地將蓬佩奧與金正恩達成的共識迅速公諸於世:“人們期待已久的金正恩與我之間的會晤將於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我們都將努力使它成為塑造世界和平的一個非常特殊的時刻。”

由於七國集團峰會將於6月8日至9日在加拿大舉行,有人據此進一步推論,特朗普很可能由加拿大直飛新加坡,並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酒店與金正恩會晤。

回顧圍繞“特金會”地點的種種報道,有助於我們理清“特金會”為何最終花落新加坡。

早在4月19日,新加坡就進入了特朗普的視野,位列5大候選地之一。特朗普在佛羅裏達州海湖莊園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面時第一次具體提到朝美首腦會談的場所。當時他表示,“正在考慮五個備選地方”,而美國媒體則普遍報道,除美國和朝鮮之外的第三國備選地點瑞士(日內瓦)、瑞典(斯德哥爾摩)、新加坡、蒙古(烏蘭巴托)、關島都是有力候選地。

但是,關島屬於美國管轄,事實上並非“第三國”,而歐洲國家又距離朝鮮太遠,金正恩委員長乘坐的蘇聯産伊爾-62專機“蒼鷹1號”難以一次飛行到站,因此備選地點壓縮到了新加坡和蒙古兩個地方。

4月27日,特朗普總統又表示“(朝美首腦會談的)備選場所縮小到了兩個國家”。這也符合外界的預判。隨著備選地點壓縮到兩個地方,外界猜測最終選在新加坡的可能性較高。

韓朝首腦會談結束後第二天4月28日晚間,文在寅總統與特朗普總統通電話,圍繞朝美首腦會談的2-3個備選地點交換了意見,討論了各個地點的優缺點。文在寅總統建議,鋻於板門店的象徵性意義,板門店南韓一側的地點也值得考慮一下。並且,“文金會”在板門店的成功舉行,大批媒體記者聚集於此,在當天吸睛無數,也讓愛出風頭的特朗普有些動心。

韓朝領導人在象徵分裂的板門店握手言歡的場面給特朗普總統留下了深刻印象。板門店曾是戰爭的熱土和冷戰的象徵,特朗普與金正恩如果選在板門店會談,將意味著地球上長期殘留的最後一點冷戰遺産徹底消除,具有極大的象徵性意義。

因此,4月30日上午(當地時間),特朗普總統突然提及此前完全沒有考慮過的板門店作為朝美首腦會談的候選場所。他寫道“會談場所選在位於韓朝邊界的和平之家或自由之家,是不是比選在第三國更有代表性,更加重要,且更加可持續呢”。不過,特朗普在最後一句寫上“我就是問問”,既包含了對文在寅總統這個建議的禮貌回應,也暗含了他幽世人一默的調皮。

當日下午,特朗普再次表示,在非軍事區舉行會談“不僅可能,而且有趣,是個不錯的想法”,“如果進展順利,選在這個地方而不是第三國舉行會談,將非常具有紀念意義”,將板門店視為舉行會談的有力備選地點。

後來,特朗普總統雖然多次表示“已決定朝美首腦會談的時間和地點”,但遲遲沒有公開。

據悉,在4月27日韓朝首腦會談以及5月7日至8日中朝首腦會談中,金正恩委員長與文在寅總統和習近平主席都曾討論過朝美首腦會談地點選擇的問題。

雖然新加坡的象徵性不如板門店,但新加坡作為中立的談判地點在保障人身安全、警衛、媒體報道等方面具有比較優勢。新加坡的酒店設施較好,辦會經驗充足,著名的香格里拉對話會就在此舉辦。新加坡相對中立,美朝都可以接受。並且,朝鮮與新加坡擁有正式的外交關係,據説在當地有較為可靠和完整的情報體系,能夠保障金正恩的人身安全。

此外,雖然特朗普總統在韓朝首腦會談後對板門店頗為關注,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等多名白宮幕僚團隊反對在板門店舉行會談,似乎不想讓人認為朝美首腦會談得益於南韓的斡旋,而是想營造出一種美國主導解決無核化問題的氣氛。

金正恩出乎意料的乘坐專機飛往大連,也被視為是其飛新加坡的一次試飛。這也使外界一時間認為大連可能成為美朝峰會舉辦地。不過,愛搶風頭的特朗普最終還是將美朝首腦峰會選在新加坡而排除了板門店和大連,也就排除了中韓兩國的可能影響,從而避免受到中韓的介入。特朗普通過選址新加坡,將營造他與金正恩兩人共用榮光的重大時刻。(責任編輯 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9_185689.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