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日韓矛盾升級,東北亞地緣政治變局

劉榮榮 山東大學外國語學院助理研究員、山東大學中日韓合作研究中心研究員

8月12日,南韓政府決定將日本移出出口“白名單”,計劃于9月實施。這是南韓對此前日本一系列對韓出口限制措施的反制措施,日韓貿易摩擦持續升級的態勢難以避免。日韓貿易摩擦是近年來兩國關係持續惡化的結果,兩國關係的惡化除了慰安婦、強制徵用勞工等歷史問題的影響,更是朝核問題出現重大轉折、日韓外交博弈、美國調整亞太同盟政策等深層因素互動的結果。

自2018年初朝核問題從緊張對峙轉向密集對話接觸以來,東北亞的地緣政治出現了重大轉變。南韓文在寅政府的外交重心從防範朝核威脅轉變為推動南北接觸與和平解決朝核問題,推動朝鮮半島的繁榮和統一。南韓謀求與日本合作應對朝核威脅的願望大大降低,反而強調南韓要主導朝鮮半島事務,將日本排除在外,以至於朝鮮與周邊國家的首腦外交非常活躍,唯獨安倍成了孤家寡人。另外,文在寅政府積極發展與中國、東盟、俄羅斯等國的關係,推動“外交多邊化”,對日關係卻不溫不火,加劇了韓日之間關係的冷淡。

安倍政府的外交調整也促使其在對韓外交上強勢出擊。近年來,日本的對美外交並非如表面看起來那般美好,日本受到美國在經貿、盟國責任分擔問題上的一系列施壓。為此,安倍政府積極改善對中國、俄羅斯甚至朝鮮的關係,但除了中日關係外,安倍的對俄、對朝、對韓外交都未有突破。在改善對韓關係難度很大的情況下,對南韓的示強外交成為其打破外交困局、謀求外交政績的“捷徑”。特別是中日關係的持續改善,也增強了安倍外交迴旋空間,使其在對南韓的外交中更加任性。

美國對亞太盟國政策的調整也影響了日韓關係的走向。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國優先”的政策,不重視雙邊同盟和多邊同盟體系,而是強調利用美國自身的軍事、經濟、外交手段對華遏制,不願耗費過多精力推動與盟友之間的合作。對於日韓的一系列緊張,美國持觀望態度,使日韓矛盾愈演愈烈。當日本開始加強對南韓貿易管制後,特朗普在推特上透露只有日韓同時邀請他調停,他才願意介入。表明他不願主動介入日韓爭端。近期,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國務卿蓬佩奧訪問東亞時也沒有積極調停日韓的矛盾。

美國的相對實力下降,積極向盟友轉嫁成本,進一步加劇了日韓等盟友的離心力,使美國對日韓關係的管控能力下降。特朗普要求日韓承擔更多防衛責任和軍事費用,並以撤走美軍相威脅,要求日韓大幅提高防衛費的分擔比例。近期,博爾頓訪韓時甚至要求韓軍費漲到50億美元,是之前的5倍。另外,特朗普政府在經濟上奉行貿易保護主義,動輒對日韓等盟友威脅貿易制裁,要求日、韓消除與美國的大量貿易順差和開放市場。特朗普政府的盟國政策,導致日韓對美國的擔憂上升,轉向追求更加自主、獨立的政策。美日、美韓同盟的裂痕同時加大,也降低了日韓之間的凝聚力。

在上述因素影響下,日韓關係持續惡化。貿易摩擦如果長期持續,不僅對日韓經濟造成打擊,由於日韓壟斷了全球絕大部分半導體零部件及相關材料的生産,對全球電子産業及經濟的影響也不容小視。日韓關係持續惡化還會給本已複雜的地區形勢增加新的變數,阻礙東亞國家正在積極推動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中日韓自貿區等多邊機制的建設,對地區和平與發展帶來不利影響。

在核心的爭端——歷史問題上,日韓都不可能讓步,地區格局中的競爭也難以避免,日韓矛盾會延續,短期內很難解決。但是也應看到,日韓互為第三大貿易夥伴,産業鏈高度融合,貿易摩擦對雙方有害無益,因此日韓發生全面對抗的可能性也較小。美國也不會允許日韓關係破壞其亞太同盟體系,在必要時會出面阻止和干預,不會使兩國關係完全失控。

在逆全球化和單邊主義橫行,世界經濟下行風險上升的背景下,日韓作為自由貿易的擁護者,也同為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大棒的受害者,應早日解決糾紛,捍衛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的發展潮流。(責任編輯: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5_212685.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