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馬克龍選擇妥協,但“黃馬甲之輪”難停下來

馬克龍能否借“棄保”戰術贏得喘息並笑到最後,恐怕要看聖誕——元旦假期這段“中場休息時間”裏會發生些什麼了。

在愈演愈烈的黃馬甲運動中,法國政府選擇了妥協。12月4日,法國總理愛德華·菲利普宣佈,暫停包括上調燃油稅在內的三種財政措施6個月,同時在2019年5月前凍結電費和天然氣費用上漲,自2019年1月15日至3月1日在法國全國範圍內開展“廣泛的、有關稅收和公共支出的辯論”。

直到12月4日下午視察被“黃馬甲運動”破壞嚴重的上盧瓦爾省會勒皮昂維萊時,馬克龍還在強調“堅持改革”,猛烈抨擊“肇事者的不法行為”,稱“任何理由都不能為這種不法行為辯護”。而如今,他卻悄然選擇了妥協。

對此,國外媒體普遍評論為“馬克龍的讓步”,BBC更進而擔心,此舉可能標誌著繼德國總理默克爾被迫宣佈進入“退休倒計時”後,“又一個歐洲抵禦激進民粹浪潮的堡壘即將被攻破”,歐洲乃至整個世界都將受到這種“民粹衝擊波”更洶湧澎湃的衝擊。

但許多法國國內觀察家對此持謹慎態度,他們指出,馬克龍其實是“且戰且退”,採用的是“丟車保帥”的“棄保”戰術,試圖通過在“風口浪尖”上的幾項公共開支、稅收政策讓步,換取“黃馬甲運動”的偃旗息鼓,從而為攸關自己執政戰略大局的全盤改革大計爭取必要的時間和空間。

必須注意到,馬克龍本人始終未親自出面安撫愈來愈躁動不安的“黃馬甲”,而他在勒皮昂維萊發表的那番強硬言論,是在菲利普宣佈“妥協”後幾小時,這也足以表明他“退一步進半步”“以時間換空間”的意圖。

然而這一如意算盤能否如願?很難。

作為一顆從社會黨內訌中游離出來,在很短時間內迅速崛起的政治新星,馬克龍缺乏法國傳統左翼、右翼甚至中翼政治家所普遍擁有的,基礎廣泛、立場堅定的基本支援群體。他的“前進黨”甚至比他本人的政治生命更加年輕,是一個“可共安樂、難共患難”的根基淺薄的群體。

由於他的當選打破了法國第五共和國長期維持的、微妙的政治生活平衡,不論中左、極左、中右、極右、新老中間派,絕大多數“前進黨”以外的政治勢力都對突然陷入“黃馬甲運動”圍攻窘境的馬克龍抱持一種幸災樂禍,甚至趁火打劫的態度。

儘管他的“碳稅”政策實際上是延續左翼執政時的政策和一貫主張,而改革養老金和失業保險制度、減少公共開支,則是右翼執政時一直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更讓人啼笑皆非的是,部分極左和極右翼民粹人士卻在“打倒馬克龍”的大旗下,破天荒地在“黃馬甲運動”中攜起手來。

更讓馬克龍感到棘手的是,“黃馬甲”並不是一個成熟、成形的實體,而是由一群政治底色不同、政治訴求各異的“上街者”組成的鬆散群體。他們中許多人連抗議碳稅這個基本訴求,都在很大程度上帶有借機宣泄對生活壓力或政治空氣不滿的想法,一些後期加入者更有趁亂起鬨的意圖。在這種情況下,又有誰有能力登高一呼,讓已經隆隆滾動的“黃馬甲之輪”停下來?

聖誕——元旦假期在即,這也是傳統上“巴黎街頭政治”的“中場休息時間”,馬克龍能否借“棄保”戰術贏得喘息並笑到最後,恐怕要看這段“中場休息時間”裏會發生些什麼了。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