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國貿易“殺熟”引爆G7內亂

張敬偉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美國的歐盟朋友和北美盟友對美國真的失望了。

從6月1日開始,美國開始對歐盟、加拿大和墨西哥鋼鋁分別加徵25%和10%的關稅。這意味著,歐盟沒有等來美國給予的關稅豁免,加、墨也遭遇到了強鄰的關稅制裁。

諷刺的是,美國對盟友痛下狠手的貿易“殺熟”,是在七國集團(G7)舉行峰會之前。因此,美國也給G7峰會扔了一顆充滿特朗普式戾氣的炸彈,引爆六國領導人對特朗普的怒火,G7內亂或由此開始。

美國財長姆努欽已經感受到了來自盟友的憤怒和牢騷。剛剛在加拿大滑雪勝地惠斯勒召開的G7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英法德意日加六國財長和央行行長已經對姆努欽毫不客氣。

G7成員中,墨西哥雖非這個西方俱樂部的一員,但是歐盟的英德法意、北美的加拿大和亞洲的日本都在其列。六國都在美國徵收鋼鋁懲罰關稅的“黑名單”裏。而且,這些美國的親密盟友和貿易夥伴,被制裁的理由是基於美國的“國家安全”,這讓美國的盟國們感到難堪。

在G7峰會大幕拉開前的預演中,G7財長們已經形成了“六懟一”的格局。雖然美國財長強調G7不是“6+1”,但是除美國外的其他六國財長髮表了一份聯合聲明,並要求美國財長姆努欽向美國總統特朗普轉達他們對美國“殺熟”關稅的“一致關切和失望”。“一致關切”凸顯六國站在了統一陣線,“失望”代表六國對美國的失望。會議期間,姆努欽成為眾矢之的,只有傾聽的份兒。首先是東道主加拿大財長莫諾“開火”,雖然他把莫努欽稱為“朋友”,但是“無論從任何角度看,把加拿大視作安全威脅都是一種荒唐想法”。

德國財長肖爾茨也大發牢騷,“當今世界,維護一個遵循規則的自由貿易體系才是正確做法,保護性關稅不會帶來繁榮,誰都不例外。”德國批判的是美國把“契約”變成“棄約”。

本次加拿大惠斯勒G7財長和央行行長會,本被視為全球經濟復蘇的慶祝會,卻變成了其他國家對美國發泄怨氣的牢騷會。雖然姆努欽不厭其煩地向與會各國宣傳,美國和G7中的其他貿易夥伴還有靈活的談判空間,一旦達成共識特朗普將隨時取消鋼鋁關稅制裁。但是,其他國家對美國“先打後談”的方式並不領情。

G7財長和央行行長會只是“序幕”,“大戲”是在加拿大魁北克舉行的G7峰會。以特朗普的任性,他或以“舌戰群儒”的方式將G7峰會變成激情“戰鬥片”。除了內亂紛擾沒有底氣的義大利人,以及不敢和特朗普掰手腕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英國首相梅、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德國總理默克爾,都不會對特朗普口下留情。特魯多在美國對加實施鋼鋁關稅制裁後,連發5條微網志表示和美國進行貿易對決的決心。自認和特朗普關係不錯的法國總統馬克龍,不僅開始懷疑和特朗普的友情,還發出了警告聲音:“經濟民族主義導向戰爭。這就是20世紀30年代發生的事。”這不是馬克龍的原話,卻挖出了上世紀30年代的歷史事實。當時,美國推出胡佛法案(又稱“斯姆特-霍利關稅法”,將進口關稅提升至50%以上),使全球大蕭條加速向全球蔓延--惡果眾所週知,最終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

六國動口也動手!歐盟、加拿大、日本也被迫對美開出同等規模的報復清單。歐盟主要鎖定進口美國的鑄鐵製品、牛仔褲、蔓越莓、哈雷摩托車等。加拿大的報復清單包括鋼鐵産品、酸奶、楓糖漿等128億美元的商品;日本也將推出450億日元關稅的對美制裁清單。

特朗普徵收鋼鋁關稅引發的G7內亂,並不會讓特朗普手軟。尊奉“交易藝術”的特朗普,就是要通過對方受不了的要價讓對手屈服,以實現交易利益的最大化。這種“交易藝術”建立在美國實力的基礎上。從美國對全球主要貿易夥伴發起的貿易亂戰中,美國佔盡優勢。當歐盟、加拿大、日本以及墨西哥對美發動同等規模的貿易戰時,特朗普還準備著更猛烈的“子彈”,將進口汽車關稅從2.5%提高至25%,這對德國和日本兩大汽車國而言,將是沉重打擊。

因而,G7內亂也就是其他六國發發牢騷,不僅無法讓特朗普屈服,反而會激發其更強的貿易戾氣。只有其他六國和其他經濟體聯合起來,形成共同對美的統一陣線,才能制止美國的貿易無理。作為美國盟友,G7中的六國敢和美國決裂嗎?他們對美國還有幻想,還希望和美國通過談判達成貿易和解。而且,他們也沒有足夠的實力對抗美國。

就此而言,G7內亂還是西方國家的內部矛盾。然而,G7富國俱樂部因為貿易戰而留下的裂痕,會否讓特朗普選擇再次“退群”呢?值得關注。(責任編輯毅鷗)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4_187084.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