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委內瑞拉危機:“下一個利比亞”or“翻版敘利亞”?

孫岩峰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拉美所副所長

1月10日馬杜羅宣誓就職開啟第二任期之後,委內瑞拉形勢急轉直下,內有反對派“逼宮”,國民大會主席瓜伊多以馬杜羅去年大選“舞弊當選”為由自封“臨時總統”,外有美國與10多個拉美國家宣佈不承認馬杜羅“執政合法性”,並查封委國家石油公司在美資産和石油銷售收入,馬杜羅政府因此被逼到墻角。近日,又傳出美南方司令部司令“視察”哥倫比亞與委內瑞拉邊境地區、俄羅斯派遣雇傭兵保護馬杜羅安全,域外大國紛紛插手,更加激化朝野之間生死之鬥,委內瑞拉亂局恐有失控之虞。

美歐聯手干涉 形勢持續惡化

此次委內瑞拉亂局表面源自反對派“逼宮”,但幕後推手毫無疑問就是美國。美國早視左翼執政的委內瑞拉委“眼中釘肉中刺”,是美國重新控制拉美、恢復地區主導權的最大障礙,特別是近年來拉美紛紛出現“左退右進”,左翼政權僅剩委內瑞拉、古巴、尼加拉瓜等國,若委內瑞拉倒下,剩下小國將很難獨立支撐。加之委內瑞拉石油儲量世界第一,但美能源巨頭已被查韋斯時期的“國有化”政策全部驅走,奪回“能源蛋糕”是美顛覆馬杜羅政權的經濟考慮。

根據媒體及委內瑞拉反對派高層披露,早在2018年5月總統大選之後,美國就已制定“以馬杜羅當選無效為由逼其下臺”的整體策略。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前國防部長馬蒂斯、國務卿蓬佩奧紛紛出訪拉美各國,著力做巴西、阿根廷、秘魯、哥倫比亞工作,一方面協同和強化各國對委內瑞拉政府的集體壓力,另一方面爭取拉美國家對美國實施包括軍事干涉在內各種制裁措施的認可。

之後,又在委內瑞拉反對派中尋找最合適的“培養對象”,最終,作為主要反對黨—人民意願黨領導人的瓜伊多成為理想對象,一是瓜伊多恰好將於2018年底出任已被委內瑞拉最高法院剝奪職權的國民大會的主席,二是瓜伊多曾在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攻讀碩士,與美淵源較深,此外瓜伊多還是反對派中態度最為激進、街頭抗爭最為堅決的代表。據稱,2018年12月,瓜伊多在多方籌劃之後,為防止政府監控,從陸路潛入哥倫比亞,繼而先後飛往美國和巴西,爭取到西半球主要“反委”國家的首肯。回委內瑞拉之後,聯合各派積蓄力量等待1月10日馬杜羅正式連任就職。1月22日,美副總統彭斯親自致電瓜伊多,“你若宣佈出任總統,美國將立即承認”,23日瓜伊多率領反對派上街遊行,並街頭自行宣佈擔任“臨時總統”,正式拉開“逼宮”大幕。

隨後,特朗普第一時間予以致電承認,美國務院宣佈給予反對派2000萬美元“人道主義援助”,並警告委內瑞拉政府如果對反對派進行“人身傷害”將遭致強力報復,美財政部也在近日宣佈查封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在委資産,而且委內瑞拉向美出售的石油收入必須進入特殊賬戶並轉交給委內瑞拉反對派。除了外交和經濟制裁外,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無意”露出“向哥倫比亞派兵5000”的筆電,專門負責拉美方向的美南方司令部司令親自前往哥倫比亞-委內瑞拉邊境視察,更是展示了對馬杜羅政府的強大軍事壓力。歐盟也沒閒著,在向委內瑞拉政府施加“限8天內舉行大選”的最後通牒之後,歐洲議會又迫不及待地宣佈承認瓜伊多政權。

美歐聯手干預,使委內瑞拉政局原有的“朝強野弱”局勢發生逆轉,反對派攻勢如潮,馬杜羅政權岌岌可危,若左翼政府突然垮臺,而反對派政府又無法有效接管政權,權力體系可能出現真空,左右政治對立很有可能轉向街頭鬥爭,進而出現大規模內亂,如果軍方也發生分裂,甚至會演變成內戰,亂局將一發不可收拾,當年利比亞格達費政權更替一幕可能重演。

俄羅斯決然出手 “敘利亞暗鬥”重現

就在馬杜羅政權執政困局持續加大之時,俄羅斯及時伸出援手。普京親自致電馬杜羅表示政治支援,聯手中國、南非等國在聯合國及安理會公開反對美國提出的“反馬杜羅”議案。之後,媒體又傳出俄羅斯派遣400特種兵加強馬杜羅和執政高層及其家人安全,甚至爆料稱一架俄秘密民航飛機停在加拉加斯機場,或是幫助轉移黃金資産或是在危機時刻轉移委高層。儘管上述資訊無法確認,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俄對委內瑞拉的“援手”絕不含糊。

據不完全統計,近十年來,俄羅斯已向委出售數十億美元的武器裝備,包括蘇-30戰機、S-300VM防空系統、山毛櫸防空導彈、大量的薩姆-24攜帶型防空導彈,坦克裝甲車以及10多萬支AK-47步槍。2018年12月,馬杜羅訪俄時,俄同意投資50億美元用於擴大委內瑞拉石油生産、投資10億美元用於黃金開採,還同意向委內瑞拉供應60萬噸糧食。12月10日,更是派遣圖-160戰略轟炸機跨越萬里飛抵加拉加斯,以示對委內瑞拉的強烈力挺。

實際上這並不是俄羅斯“頭腦發熱”,拉美對於俄羅斯來講,戰略意義重大。冷戰期間,拉美就是美蘇爭霸的主戰場,從古巴“導彈危機”、到80年代中美洲地區內戰,幕後都是美蘇對抗的“黑手”。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戰略收縮,拉美重新成為美獨霸的“後院”。近年來,隨著美俄矛盾加深,加上拉美左翼執政時期獨立意識高漲,拉美特別是高舉反美大旗的委內瑞拉更成為俄牽制美國、緩解周邊壓力的戰略前沿。而且此次一旦在委內瑞拉失手,古巴、尼加拉瓜等其他俄羅斯地區盟友將會面臨美國更大壓力,所以保住委內瑞拉就是俄羅斯在拉美甚至全球利益。更重要的是,俄羅斯在敘利亞亂局中也是臨危出手,到目前為止初獲勝果,因此也有信心、經驗和能力跟美國在第三國進行週旋。如果俄美繼續加大出手力度,新版本的“敘利亞暗鬥”將不可避免。

委內瑞拉危機將進入白熱化階段

委內瑞拉局勢發展將取決於三個因素:一是美國制裁的底牌和實施的決心,特別對石油禁運所導致的“殺敵一萬自傷八千”的結果有多大的承受能力;二是軍方的態度,是效忠馬杜羅,還是倒戈一擊,或是軍隊內部分裂?都會導致不同局勢走向。其三是俄羅斯的態度,俄羅斯在委內瑞拉由深厚的地緣政治、能源、軍工利益,不會輕易放棄,但俄羅斯投入力度的大小,也會對局勢産生影響。

當然,最終決定勝負的因素還是取決於國內朝野兩派的實力對比和博弈技巧。馬杜羅政府目前雖身處困境,但正採取軟硬兩手應對空前壓力。一方面釋放一定善意,願意與反對派進行談判,暫緩驅逐美駐委內瑞拉外交官,甚至馬杜羅甚至公開表示斷絕的是與特朗普政府的關係,而不是美國人民,同時避免“授人以柄”,至今也未對瓜伊多采取強制措施;但另一方面不斷“秀肌肉”,展示委內瑞拉政府的強大抵抗能力,除宣佈2月中旬舉行大規模軍事演習之外,還下令加快動員武裝5萬個民兵基層組織,並在委哥邊境頻繁調動兵力,防止美突襲。

從目前狀況看,委內瑞拉執政高層基本團結,軍方尚未出現明顯的分裂跡象,而且通過近年來針對底層民眾的社會福利政策,仍然能穩定30%-40%的支援群體,一旦需要,社會動員動力甚至是街頭抗爭能力都不可小覷。

此外,左翼政府手裏還有若干牌可打。一是法律手段,最高法院、最高刑事法院已對瓜伊多實施出國禁令和財産扣押禁令,未來不排除進一步提起刑事訴訟,包括違憲、顛覆政權等重罪名,以法律形式消除瓜伊多的執政合法性;二是政治對話,目前烏拉圭、墨西哥已提出舉行國際會議,調和委內瑞拉政府與反對派分歧,馬杜羅政府已表示願意接受調停,此舉可以大大減輕外交壓力。三是提前大選,歐盟主要大國如英、法、德以及多個拉美國家近日已要求委內瑞拉政府在90天內舉行大選,若馬杜羅政府最終處於“山窮水盡”境地,不排除同意舉行包括總統、國會在內大選的可能性,一則以拖待變,二則可以引發反對派聯盟分裂,若勝選可重奪主導權,即使失敗,亦可體面下臺收場。

總體看,此次危機既有內部經濟治理失當、國內矛盾嚴重激化的原因,也是外部力量插手干涉的結果,導致危機的根本原因在內部,但是危機持續惡化甚至可能爆發性的結果則主要來自外部干涉。未來如果大國持續插手,無論政權是否更替、如果更替,委內瑞拉局勢都難有平靜。(責任編輯: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3_200583.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