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國能否“逃離”民粹主義?

在美國僅擁有高中學歷的群體,其實際收入在過去的50年裏一直在下降。這些研究有助於理解民粹主義為何在美國如此強勢興起。

近日,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出版了2018年最新一期《金融與發展》雜誌,本期“經濟學人物”欄目介紹的是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教授安格斯迪頓(Angus Deaton)。迪頓是在2015年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在2018年作為“經濟學人物”顯然有“過氣”之嫌。

成為2018年雜誌首期的“經濟學人物”,無疑是因為迪頓長期研究的“美國非拉丁裔中年白人的患病與死亡率”這一問題,對於理解今天美國強烈的民粹主義和保護主義傾向,提供了一面透鏡。

迪頓和妻子——同為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教授的安妮凱斯(Anne Case)的共同研究顯示:高中畢業及以下學歷的非拉丁裔美國中年白人的患病率和死亡率都在上升,該群體每十萬人裏自殺的發生率,從2000年的16人增加到2015年的25.5人,因毒品而中毒的人數則從6人增至30人。

迪頓和凱斯估算,假如按1979-1998年這20年間美國自殺和患病率平均下降趨勢來計算,那麼這個群體在1999-2013年間額外喪生的人數有近50萬。相比之下,非洲裔和拉丁裔群體的健康和壽命都在改善中。

迪頓説,在美國僅僅擁有高中學歷的群體,他們的實際收入在過去的50年裏一直在下降。這一貧富差距不斷拉大的趨勢很難糾正。2017年迪頓和凱斯的新論文“21世紀的患病率和死亡率”發現,2015年以來的情況並未好轉。他們的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有助於理解為什麼民粹主義和保護主義浪潮會在美國如此強勢興起。

迪頓更為人所知的著作是2013年出版的《大逃亡:健康、財富和不平等的起源》,他將人類擺脫貧困與早逝,努力改善生活品質的艱難歷程形容為“大逃亡”:當一部分人從匱乏、疾病及死亡中逃脫時,另一部分人則繼續被留在這些漩渦中。

迪頓在《大逃亡》中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比較。近年來,法國的經濟增長遠不如美國迅速,但如果對兩國收入最高的1%之外的99%的人群的平均收入進行比較會發現,法國的增速遠遠快於美國。換句話説,除了收入最高的那1%人群之外,剩餘的99%的法國人要比剩餘的99%的美國人日子要過得好。

如果我們認為不平等與民粹主義和保護主義的興起有莫大的淵源,那迪頓的研究是否意味著,歐洲在貿易保護主義這條路上並非是特朗普的“同道中人”?

人類有沒有可能最終實現“大逃亡”?迪頓還是持樂觀的態度,他認為知識的傳播無法阻斷,這將讓未來的“逃亡者”能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在世界範圍內,暴力在減少;與之前相比,人們參與社會活動的機會也大為增加;教育受重視的程度在提高,如今,全世界80%的人口都受到過教育,而在1950年,世界上有一半人口是文盲。因此,像迪頓一樣,我們有理由對實現“大逃亡”保持樂觀。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