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國暫停對墨加徵關稅,以壓促變非靈丹妙藥

趙瑞琦 中國傳媒大學傳媒政治研究所所長

特朗普遏制非法移民潮的手法似乎奏效了,將來即使無法在美墨邊界建墻,在競選時他也有話可説。6月8日,美國墨西哥就加徵關稅與限制移民問題達成協定:特朗普宣佈,原定於10日對墨加徵關稅的措施將被“無限期暫停”;墨西哥則承諾將採取“前所未有”的措施,加強執法,遏制非法移民。

這些“前所未有”的措施包括:墨西哥將大幅增加在墨西哥—瓜地馬拉邊境的巡邏,部署6000名國民警衛隊遏制移民;墨美兩國計劃在整個地區徹底改革庇護規則,要求中美洲移民首先在墨西哥尋求庇護,而不是通過它來到達美國——如此,美國就可以將瓜地馬拉尋求庇護者送到墨西哥,將宏都拉斯和薩爾瓦多的尋求庇護者送往瓜地馬拉;墨西哥將為等待美國庇護程式的人提供就業機會;美國承諾支援墨西哥的中美洲持續開發計劃,增加對教育、基礎設施和經濟發展的投資,以消除非法移民的貧困和動亂根源。

短短10天之內,美墨關係的變化令人目不暇接。5月31日,特朗普宣佈,為迫使墨西哥“實質性地阻止外國人非法進入其領土”,計劃自6月10日起對進口自墨西哥的所有商品徵收5%的關稅。同時威脅,如果狀況得不到改善,稅率從7月1日起會逐月上調,到10月1日將高達25%,並保持這一水準。威脅發揮了作用,只用10天時間,問題就“解決”了。這看似是一齣新的“三娘教子”:美國的關稅大棒高高舉起,被威脅的國家向美國靠攏,乖乖簽訂城下之盟,然後,特朗普在推特上宣佈獲勝。

然而,“好吃不撂筷子”就會吃相難看,而且,頻繁使用關稅手段的負面影響在累積之中,關稅大棒隨時可能反彈傷著自己。畢竟,有矛就有盾,這個世界上不存在屢試不爽的終極武器。

其一是美國企業和整個經濟已成關稅戰的驚弓之鳥。近日,美國勞工部公佈的數據顯示,特朗普與墨西哥等國的貿易戰似乎嚇到了美國企業,它們在5月份只增加了7.5萬個就業崗位,遠低於經濟學家預期的18萬個。對貿易爭端特別敏感的製造商僅僅增加了3000個就業崗位,低迷的招聘勢頭已難雄起。儘管美國失業率保持在3.6%,這是50年來的最低點,但美國經濟未來可能走弱:很多經濟學家預計,在下位總統就任之前,美國會經歷經濟衰退。

其二是政治精英圈內盟友和對手開始聯手阻擊。一些共和黨議員,包括特朗普的親密政治盟友,都表示將通過立法阻止任何潛在的關稅,而這也難得地得到了民主黨的廣泛支援。這些議員擔心,如果對墨西哥商品徵收關稅,包括汽車和出口到美國的大量食品,美國人的消費成本會上升。

其三是主流輿論對特朗普一如既往地唱反調。儘管特朗普表示,加徵關稅對墨西哥施壓,有利於美國企業將工廠搬回美國本土,從而有利於經濟發展,但許多媒體對特朗普的作法進行質疑。

《紐約時報》稱:墨西哥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貿易戰會對美國造成巨大的損失,包括消費成本增加,失業率攀升,行業供應鏈體系遭到破壞等等,最終,整個北美洲的經濟都可能衰退。

美聯社則指出,儘管特朗普宣稱“勝利”,但美墨新協議基本還是老一套,沒有多少能夠解決中美洲移民涌入問題的新思路。

《經濟學人》也用最新一期封面故事警告特朗普:依仗自己長期作為全球經濟中樞的地位,頻繁使用關稅武器,阻止貨物的跨境流動,藉以減少貿易逆差或阻擋移民的作法,在現實中可能適得其反,因為關稅會令加徵國減少經濟産出、投資和就業;即使貿易夥伴不報復,一旦濫用必然危險,負面影響也會出現,美國終將引火燒身。

面對撲面而來的輿論質疑,毫不意外,特朗普連發數條推特,為美墨協議進行辯護,並炮轟“失敗的《紐約時報》和評級堪憂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稱它們是“人民真正的敵人”。

其四是“先極限施壓再接觸”的外交套路,不是靈丹妙藥。在面臨外交問題時,“施壓”是美國政策的高頻詞:盡可能向對手,甚至是一些盟友,施加最大壓力,迫使他們屈服於美國的意志。然而,以壓促變的做法在國際事務中不是靈丹妙藥,施壓並不等同於解決問題的方案。

實際上,特朗普孤注一擲走極端的外交政策,在面對類似平壤、莫斯科與德黑蘭等各方的堅定態度時,就會相形失色,不斷失靈,接連碰壁,令美國談判信譽受損,使未來的談判難度增大。而越來越多的國家也認識到:如果不敢站出來與被美國打擊的國家一起應對,那麼下一個被美國極限施壓的國家就可能是自己。延展開來,國際民眾因為對美國霸權行為的憤恨而形成的“全球反美主義”,就像第二次海灣戰爭之後那樣,已經在靜默之中醞釀。

特朗普癡迷于極限施壓的原因,既是想要迅速地在一些議題上兌現自己在競選時的承諾,以便為接下來的大選做準備,同時也是特朗普的商人思維在作怪:始終想要美國成本投入最小化,利益獲得最大化。

關於美墨達成的最新協議,《紐約時報》爆料稱:大部分內容其實墨西哥方面在今年3月就已經同意,並非迫於美方施壓所作的妥協——特朗普這個老戲精又自導自演了一齣過五關斬六將的“好戲”。然而,外交問題不是看誰先眨眼的比賽,解決它,最佳的手段還是平衡與妥協,而非靠單方面施壓或制裁。

商海浮沉的經驗、固執己見的性格和不斷增加的歲數,都會加大特朗普的執拗。但是,面對全球權力轉移的趨勢、全球問題的盤根錯節和全球的政治覺醒,特朗普極限施壓的策略想要不斷獲得成功,恐怕越來越難!(責任編輯:唐華)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1_208481.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