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泰國旅遊産業走太快風險管理沒跟上

2017年泰國接待外國遊客人次破3500萬,相當於總人口的一半,但旅遊産業硬軟體“沒跟上”。

7月6日,泰國旅遊勝地普吉島發生遊船傾覆事故。據人民日報7日中午發佈的資訊,事故已造成33名中國人遇難,仍有23人失蹤。

這是泰國歷史上傷亡最慘烈的一次旅遊安全事故,普吉州州長諾拉法特表示“傷亡之大出人意料”。就事故而言,最該指責的,無疑是“不顧警告”頂風出海的涉事船務公司、旅行社。但也應看到,這背靠著旅遊地旅遊風險管理不盡如人意的大背景,該事故也對泰國旅遊危險系數形成了某種佐證。

説到“旅遊危險系數”,今年6月英國恩茲利保險公司剛將泰國列為全球最危險旅遊目的地。更早些時候,旅遊網站SafeAround將泰國評為“全球安全排行榜”排名第91(總數為162)的國家,其“總體風險”、“詐騙風險”、“運輸與計程車風險”和“自然災害風險”四項系數均是“高”。

這只是泰國旅遊管理面對嚴峻的旅遊安全形勢跟不上的折射。首先,對部分旅遊景區有組織犯罪控制不力,“南四府”和泰緬邊境地區治安問題是“老大難”,即便較安全地區,旅遊景點扒竊率上升問題也長期得不到控制。

其次,部分明顯存在安全隱患的旅遊項目長期“灰色存在”。此前中國遊客在泰國屢遇甩團事件,“遊船驚魂”也早就不是新聞。許多打著“泰國旅行社”旗號的“地接”,其實是改頭換面的中國機構、個人,還有些當地來路不明的企業、個人“打擦邊球”。

這倒不是説,泰國不重視旅遊安全管理。早在1959年,泰國就成立了專門的旅遊業促進機構,並推動了一系列旅遊相關立法,在東南亞國家中曾被認為“具有前瞻性”。但其旅遊管理問題突出是不爭事實,這也跟其似嚴實松的管理力度有關。

泰國是東南亞交通事故最多、事故死亡率最高的國家,其背後是相關法規執行不力,肇事處罰輕描淡寫。

此次事故中,儘管泰方事發兩天前就發出大風大浪警報,港口卻並未採取得力措施阻止遊船出港。有目擊者稱安全系數最低的小艇也有許多在5、6兩日出海,卻並未遇到阻礙。冒險出港的經營者當然應負主責,但明知出海有風險卻只警告不阻攔的管理機構,也難辭其咎。

管理鬆懈不是沒來由的:首先,泰國自兩次亞太金融危機以來,將旅遊業當成對衝國際經濟風險的“保險池”,2017年年接待外國人數竟衝到3500萬人次大關,相當於泰國總人口的一半,快速膨脹的旅遊壓力導致管理政策、資源和硬軟體嚴重“跟不上趟”,系統性安全隱患疊加。基於“踩剎車”會影響本國經濟的顧慮,當地又很難實現管理上質的提升。其次,泰國是自然災害高發地區,災害應對能力卻不足。

對泰國來説,普吉島翻船事故是種提醒:旅遊安全形勢改善,不能只是暫時、局部、有限的。而對中國國內遊客而言,也宜從自身安全考量,“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多些風險預見性,多具備些避險能力,絕非多餘。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