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北大“會商”已趕超衙門

張鳴中國人民大學教授

大學像衙門,相信身在其中的人,只要不懷有一顆特別的偏心,都會承認這個事實。但是,向衙門看齊的大學,學衙門風格學久了,也有可能趕超過去,比衙門還衙門。比如説,大學裏開會發言,即使是學術性的會議,也得官大的先説,然後才輪到教授,至於真正有研究的小講師,就得排到最後。分配辦公室,不是按照實際需要,也不按學術貢獻,官階大,房間就大,一個院長,辦公室能比一個資深教授大上一倍不止,至於校長副校長,房間大得像籃球場,進去空蕩蕩的。不用説,這樣的事情,官場也是如此,一點不新鮮。但是,如果一棟大樓,中下部都是教室和教師辦公室,最上面是學校領導的辦公區,居然大樓正面的兩部電梯,一部直達上面,中間一律不停,成為領導的專用梯,這樣的事,好像即使是官場也沒有。但是,在我服務的人民大學,明德主樓的正面,就存在這樣一部電梯,不,官梯。

同樣超衙門風格的事情,是北大會商制度,包括“學業困難”、“思想偏激”等十類學生將被納入會商範圍。官場裏當然容不得思想偏激之人,如果真有這樣的人,多半會想辦法給請出去。但是,大概沒有衙門會制定一個制度,明白説要幫扶這樣的人。但是,有著相容並包傳統,而且據説也不反對這樣的傳統的北大,對於思想偏激的學生,就是明令規定要這樣幫扶一下,幫得不好,後續會有什麼措施,還真説不好。

但凡一種什麼事情,一旦形成為一種風格,一種文化,就比較可怕。就像沙漠裏的風一樣,往往越刮越猛。説大學像衙門,但大學其實並不是衙門。領導們雖然有行政級別,但並不是正經八百的政府官員。大學裏的衙門風格,往往是學習的産物。學習是一種可怕的行為,很難把握分寸,尤其是學不怎樣的東西,一學,就學得過了頭。就像模倣秀一樣,往往學得比本人還像本人,把某些特徵給誇張了。同時,由於大學不是地方政府,管的人,管的事都比較少,資源也缺乏,所以,官威官派也抖不大,趕上領導要是偏偏好這一口,底下的人操作起來,就往往比較過分,於是,超衙門的風格就這樣出來了。

大學應該是什麼樣子,學術自由,思想自由的招牌,原本也沒挂在門上。向衙門方向一滑,當然就會像官場。只是,十幾年下來,能滑到什麼程度,早先我還真就想不出來。現在事實告訴我,已經滑過了頭,比官場還像官場了。今後即使矯正,也得先矯正到官場的樣子。中學物理有一個概念,叫做重力加速度,凡是物體下墜,都受這個加速度的支配,越墜,速度越快。大學再不改革,再過幾年,會變成什麼樣子?

相關事件

  • 北大異端生會商制
  • 北大異端生會商制
  • 北京大學將從5月起在全校推廣實施對“重點學生”的“學業會商”制度(《西安日報》2011年3月25日)。“重點學生”包括學業困難、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經濟貧困、學籍異動、生活獨立、網路成癮、就業困難、罹患重大疾病、受到違紀處分等十類學生。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