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國人還會選特朗普嗎?

文千字 中國網評論員

2020年是美國大選年,自奧巴馬政府的副總統喬·拜登于4月25日宣佈參選以來,美國輿論便提前進入了大選年。

伴隨著民主黨黨內初選的“緊鑼密鼓”,美國媒體聚焦了幾位熱門人選。除了前副總統喬·拜登,還有美國歷史上首位信奉社會主義的參議員桑德斯、強調“免費上大學”概念的民主黨聯邦參議員沃倫,甚至還有89歲的阿拉斯加州前國會參議員邁克·格拉韋爾。而共和黨方面則不必大費周章的去鎖定熱門人選,因為這個人過於明顯:現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

2020年大選後,特朗普能否穩居白宮,歸根結底取決於美國選民手中的選票。

即使特朗普在2016年贏得總統大選,但“vote(選票)”一詞對他來説並不美妙。相反,“選票”讓特朗普心存忌憚,始終如鯁在喉。美國總統並非由選民直選産生,大選結束後,各州選舉人會組成選舉人團,選舉人團再投票決定總統選舉結果。

2016年的美國大選,特朗普贏得306張選舉人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裏贏得232張選舉人票,但希拉裏贏得的普選票比特朗普多了近300萬張。也就是説,特朗普並未得到最廣泛選民的普選票支援,而是選舉人團將他抬上了總統“鐵王座”。選票不僅讓決戰局中的特朗普時刻保持戰戰兢兢,而且在一開始的共和黨黨內初選中也時常讓特朗普驚魂甫定間又遭“暴擊”,險些被黨內對手科魯茲淘汰出局。可以説,2016年的那場選舉鏖戰,選票至始至終都無法讓特朗普坦然處之。

哪些元素勾勒出了選民心中的特朗普畫像?

在涉足政治之前,特朗普以高調的奢華、高調的生意、高調的破産、高調的桃色新聞著稱全美。他本人也熱衷這種人設標簽,在因婚外情飽受嘲諷、質疑時,特朗普“樂觀”的認為“那樣很好,可以讓他更有名氣”。在自傳《激情創造夢想》一書中,特朗普甚至把這段婚外情的經歷總結成了經驗用以告誡讀者:世上沒有什麼比一個死纏爛打的前妻更為可怕,任何時候都必須簽訂婚前財産協議來保護自己的財富。用粗鄙的語言公開侮辱女性,不僅婚內招嫖,甚至招嫖費用還被一度懷疑為競選資金的“公款私用”。

私德讓很多美國人厭惡特朗普。不過,當選民手中握著選票的時候,他們總會傾向於對自己有利的那個候選人,即使這位候選人是他們所討厭的人。自2017年1月20日宣佈就職以來,特朗普兩年多來的政績表現,影響著2020年的選票走向。

根據蓋洛普民調顯示,特朗普獲得46%的支援率。雖然這一數據無法改變特朗普是美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從未在民調中獲得50%以上支援率的總統的現狀,但已是特朗普就任800多天以來所獲支援率的最高紀錄。特朗普正逐漸地受到更多人的支援,他在共和黨內保持著91%的超高支援率,民主黨也有12%的支援率。這次民調的時間恰遇“通俄門”調查報告的公佈,不過,即使面對民主黨的窮追猛打,“通俄門”也並未對特朗普産生負面影響,甚至很多人認為這份報告證明了特朗普是清白的。最新的民調之所以讓特朗普迎來個人的支援率峰值,源於美國一季度經濟超預期的增長,相比“特朗普是誰?”,美國民眾更在意“特朗普能帶來什麼?”這也是總統工作的職責所在。

除特朗普的政績表現外,選民的構成及其政治訴求也影響著他們會把票投給誰。

從美國人口的族裔版圖來看,由於特朗普貶損西裔、激怒黑人和亞裔等表現,這部分選票的丟失概率較大。這將令特朗普損失慘重,因為西裔佔美國總人口的18%、黑人佔12%、亞裔佔6%,加起來有36%之多。

不過,在美國最大的少數族裔——拉美裔群體中,特朗普已獲得高達40%的支援,並且仍有潛在的選民支援他。因為2016年的民調顯示,只有18%的拉美裔支援他,結果實際上28%的拉美裔都將票投給了他。在美國,人們羞于公開表達支援特朗普,卻有相當一部分人熱衷貶損特朗普,這導致了民調失真。特朗普有隱藏的選票,在2020年的大選中,這仍將是特朗普相比其競爭對手的優勢之一。

總的來看,選票政治下出現的“特朗普現象”,反映出美國精英政治的落寞以及美國社會的分裂。一方面,底層白人群體是特朗普的“鐵桿票倉”,處於社會底層的美國人對精英的政治信任已搖搖欲墜;另一方面,政治精英、華爾街大佬 、知識分子等群體,因為特朗普出任總統而坐立不安,時至今日特朗普也無法獲得精英群體的信任。

作為美國民主民粹化之後的産物,“特朗普現象”讓一度“傲然於世”的英美係民主受到廣泛質疑。也許,民粹是英美係民主政治始終無法規避的“惡”,選民選出的特朗普,只能由他們自己去慢慢消化。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9_207279.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