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特朗普治下的美國經濟增長強勁”是一種假像

羅思義 前英國倫敦經濟與商業政策署署長,現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美國總統特朗普9月25日在聯合國大會演講中稱,美國經濟空前繁榮。“過去近兩年的時間裏,我領導的政府所取得的成就超過了我們國家任何一屆政府”。正如美國媒體報道,特朗普的此番言論引起全場哄笑。

《華盛頓郵報》在題為“特朗普就是全世界的笑柄”的報道中指出:“特朗普2014年曾發推特稱,美國不需要一個成為全世界笑柄的總統。如今他的演講引起全場哄笑,簡直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英國《金融時報》同樣指出:“特朗普總統聯大演講引發哄笑。”事實上,如上所述,特朗普治下的美國經濟遠談不上強勁復蘇。相反,他治下的美國GDP增長峰值是二戰結束以來的13位美國總統中最低的。

二戰後美國經濟週期變化

先對反映二戰後美國經濟表現的最全面數據進行分析。圖1和表1呈現的是二戰後美國各個經濟週期的增長數據。表1所示的是以時間順序排列的二戰後美國八個經濟週期的數據。因為經濟週期時間長短不同,所以比較數據是取週期間的年均增速(見最後一欄)。

從系列數據可以明顯看出來,美國當前經濟週期增速是二戰後所有經濟週期中最低的。要評估特朗普所宣稱的“美國經濟實現了歷史性的增長”的説法是否屬實,就有必要做一個全面的比較。二戰後美國經濟週期的最高年均增速是1948-1953年的4.7%,是美國當前經濟週期的年均增速(1.5%)的三倍。此外,還可以看出,二戰後美國經濟週期的所有年均增速均高於當前經濟週期增速。

如圖1所示,在特朗普總統任期內,美國經濟增長並沒有顯著加快(詳見下文分析)。

圖1

表1

為更全面清晰地反映二戰後美國經濟增長趨勢,圖2呈現二戰後美國經濟週期GDP增速。有必要指出的是,數據是按增速降序而非時間順序列出:

二戰後美國經濟週期的GDP年均增長峰值是1948-1953年的 4.7%;

第二高的GDP年均增速是1957-1969年的4.3%;

第三高的GDP年均增速是1969-1973的3.4%;

第四高的GDP年均增速是1980-1990年的3.1%;

第五高的GDP年均增速是1990-2007年的3.0%;

第六高的GDP年均增速是1973-1980年的2.9%;

第七高的GDP年均增速是1953-1957年的2.5%;

最慢的GDP年均增速是 2007 年至2018年第二季度的1.5%。

數據清楚地顯示,美國當前經濟週期的GDP增速是二戰後所有經濟週期中最慢的。也即是説,“美國經濟由於科技快速創新呈現活力性增長態勢”或者特朗普所稱的“美國經濟空前繁榮”的説法,完全不符合事實。

圖2

特朗普治下的GDP增長峰值是21世紀的4任美國總統中最低的

此前對二戰後美國八個經濟週期GDP增速進行了分析。但特朗普總統任期只涵蓋美國當前經濟週期的一部分,這一經濟週期也包括小布希和奧巴馬總統任期。

僅僅比較這一經濟週期數據,可能會得出結論,特朗普治下的GDP增長峰值較快,而小布希和奧巴馬治下的美國GDP增長峰值較為疲軟。但數據再次顯示,事實完全相反:特朗普治下的GDP增長峰值較為疲軟。

為便於大家對此有進一步的認識,圖3呈現按照美國GDP統計(年化季率增長)方法計算的21世紀美國GDP增長數據。按照年化季率增長計算,2018年第二季度美國GDP增速是2018年第二季度美國GDP增速與第一季度美國GDP增速作比,然後乘以4。如圖3所示:

克林頓總統任期內的美國GDP增長峰值是2000年第2季度的7.5%,這是克林頓總統任期內最快的GDP增速。

小布希總統任期內的美國GDP增長峰值是2003年第3季度的7.0%;

奧巴馬總統任期內的美國GDP增長峰值是2014年第2季度的5.1%;

特朗普總統任期內的美國GDP增長峰值是2018年第2季度的4.1%,不僅低於小布希和克林頓時期,而且也低於奧巴馬時期。

圖3

如上所述,即便按照美國GDP增長方法計算,特朗普執政時期的GDP增長峰值也是低於奧巴馬、小布希和克林頓執政時期。但按照美國GDP增長方法計算的美國GDP數據存在重大問題。這是因為:

首先,因為僅使用三個月數據,會導致短期因素扭曲數據;

其次,因為要把這些短期因素的影響加大約四倍,會導致它們的影響被誇大。這導致所有美國總統任期的GDP增長峰值被誇大。比如,克林頓執政時期的美國GDP全年增速事實上從未達到過 7.5%,小布希執政時期的美國GDP全年增速從未達到過7.0%等等。

第三,因為是不同的季度進行比較,為確保數據準確,需要在計算時進行季節性調整。美國經濟學家以及統計機構普遍意識到這個問題,但迄今沒有成功地解決這一問題——當年第一個季度的數據被低估,意味著接下來幾個季度的增長率將會被誇大。

圖4

特朗普治下的美國GDP增長峰值是二戰結束以來的13位美國總統中最低的

上文僅對21世紀美國4位總統任期內的美國GDP增長峰值,進行了比較。如果對二戰結束以來的美國所有總統任期內的GDP增長峰值進行比較,那麼特朗普治下的美國GDP增長表現將變得更糟。事實上,特朗普治下的美國GDP增長峰值是二戰結束以來的13位美國總統中最低的。

為證明這一點,表2和圖5為大家呈現的是按照年化季率增長計算的二戰結束以來的13位美國總統執政時期的GDP增長峰值比較。數據清楚地表明,二戰後所有美國前總統治下的美國GDP增長峰值都高於特朗普時期。

如表2所示,特朗普執政時期的GDP增長峰值為2018年第2季度的4.1%,顯著低於奧巴馬時期的5.1%。但奧巴馬時期的GDP增長峰值,遠低於其他幾任美國前總統執政時期的峰值。比如尼克松執政時期的峰值為10.3%。二戰後的美國GDP增長峰值是杜魯門時期的16.7%,比特朗普時期的 4.2% 的峰值快4倍多。

很顯然,按照美國GDP計算方法計算,特朗普治下的美國GDP增長峰值位居二戰結束以來的13位美國總統的末位。

表2

圖5

美國經濟週期將經歷下行

雖然特朗普治下的美國GDP增長峰值是二戰結束以來的13位美國總統中最低的,但他敢宣稱“美國GDP實現了歷史性的增長”的唯一原因,是與2016年第二季度美國GDP同比增速降低至1.3%的極差表現相比(圖6)。但圖6同樣表明,2016年美國經濟放緩,以及此後的復蘇,完全是美國經濟週期的正常波動而已。

詳細分析美國經濟週期趨勢可以看出,美國長期平均增長率為 2.2%。但當然,美國經濟週期是圍繞這一范圍內上下波動。美國最近的經濟週期低谷是2016年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長1.3%,比其長期增速低0.9%。假設美國經濟處於經濟週期的頂部,要維持長期平均增速,美國GDP年增長率就必須超過長期平均增速0.9個百分點 ,即要達到3.1%,而這實際上高於2.9%的最新增速。因此,2018年第二季度美國GDP同比增長2.9%並不算高。

特朗普宣稱“美國經濟實現歷史性增長”的説法,僅僅代表美國經濟週期的正常波動而已,絲毫不會改變他治下的美國GDP增長峰值是二戰結束以來的13位美國總統中最低這一事實。

圖6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9_193879.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