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國再次退群折射了特朗普的裏子和美國的面子難相容

淩勝利 外交學院國際安全研究中心秘書長、副教授

2018年6月19日,美國政府宣佈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這是特朗普總統執政以來再一次“退群毀約”,對於一言不合就退群的特朗普政府而言,世界顯然也在逐漸適應,對於美國的退群也逐漸變得見怪不怪了。

此次美國退出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是聯合國框架下負責全球人權保護的重要組織,對於一向宣揚“人權至上”的美國政府而言,導致其不惜主動退出的原因,無疑是特朗普政府相對自私的外交産物,也再次折射了其對於國際組織非常顯著的實用主義的態度。

人權理事會是聯合國框架下由47個成員國組成的政府間機構,其前身是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成立於2006年3月。其成員國以地域分配為基礎,由聯合國大會選舉産生,相對而言具有廣泛的代表性。

儘管美國此前多次當選為人權理事會成員國,不過與該組織的相處並不愉快。事實上,自特朗普執政伊始,美國與人權理事會就矛盾不斷。此次退群的苗頭早已顯現,可以説並非意外之舉。

至於退群的原因,在美國常駐聯合國大使黑莉的發言中比較明確地闡述了三點:

一是為盟友以色列打抱不平。美國認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以色列“存在偏見”,多次指責以色列對待巴勒斯坦人的人權問題。眾所週知,以色列在美國外交中的重要影響,特朗普上臺以來對以色列的偏袒變本加厲,顯著體現在冒天下之大不韙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準備遷移美國大使館。而在人權理事會中,面對多數發展中國家對以色列的人權指責,美國顯得無能為力,為了避免尷尬,索性來個退群。

二是抗議人權理事會對美國人權的指責。特朗普過於激進的移民政策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批評對象。就在前不久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官員扎伊德•拉阿德•侯賽因還批評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指責美國政府虐待兒童。特朗普為人強勢,無論國內外,對於批評的聲音從不接受,幾乎全是硬懟回應。

三是美國對待國際組織的實用主義態度。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使得其在國際組織上的實用主義態度非常明顯,將國際機制服務於“美國優先”才符合特朗普政府的口味,否則要麼棄而不用,要麼冷淡應對。美國多次推動人權理事會改革向符合美國偏好的方向發展未果。美國既然不能主導人權理事會,也就無法在該組織中實現美國的利益。

雖然美國此次退出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不過其實際影響相對有限,無論是對於美國還是對於聯合國而言,未來一段時間還需要適應特朗普的退出主義和少邊主義。但是三番五次的退群毀約,也折射了特朗普的裏子和美國的面子難以相容,特朗普為了美國經濟而一味的忽視國際規則,這對於美國的國家形象、國際聲譽的負面影響顯而易見。

一是對於特朗普政府而言,“退群毀約”已成家成便飯。再多增加一個對美國經濟利益沒有太多影響的人權理事會並不會造成多大的負擔。事實上,特朗普執政的17個月,美國與人權理事會的矛盾就從未解決。退出人權理事會對美國的國際信譽會有所削弱,不過鋻於此前美國的國際信譽已經多次受損,特朗普政府再次退群對美國的國際信譽的負面影響也存在邊際遞減效應。對於將增強實力為重心的特朗普政府而言,相對比較虛的國際領導權,在其看來,更多取決於美國的實力基礎而非美國在這些國際組織中的貢獻。對於特朗普政府而言,其對於國際組織的實用主義態度已經定型,不過未來美國政府未必延續,因而特朗普“退群毀約”的代價很有可能為未來的美國政府承擔。

二是聯合國的權威性雖遭到美國退群衝擊,但基本運轉問題不大。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之後,聯合國官員也在第一時間進行了表態,對此感到遺憾,但並不會因此美國的退出放棄人權事業。儘管美國退出了人權理事會,但畢竟還有40多個成員,不會影響該理事會的正常運轉。雖然美國退群了,新的成員也會陸續補充。美國前腳剛走,俄羅斯後腳就跟進。在美國宣佈退群後不久,俄羅斯常駐聯合國代表團于就馬上申請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2021-2023屆成員國。

三是美國不斷的轉向少邊主義將加深美國與其盟友關係的裂縫。美國不斷的“退群毀約”釋放了美國的轉向少邊主義,這對於美國與盟友的關係會構成傷害。前不久G7會議被譏諷為“G6+1”,實際上折射了美國與盟國的分裂。無論是TPP、氣候變化協議還是伊朗核協議等,都反映了美國與盟友的分歧。久而久之,美國盟友對特朗普政策的警惕態度會增加,對美國的戰略支援意願會下降。這也會使得美國即便增強了自身實力,但卻可能削弱國際動員能力,導致真正能為美國所用的戰略資源並不能真正增加。(責任編輯 毅鷗)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8_188178.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