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國地稅合併邁出征管改革一大步

張德勇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按照黨中央、國務院關於國稅地稅徵管體制改革的決策部署,省級和省級以下國地稅機構實行合併。6月份,全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級以及計劃單列市國稅局、地稅局合併且統一掛牌,標誌著國地稅合併工作進入具體實施階段。

1994年我國實行分稅制改革,國地稅分設適應了改革的需要。時隔24年後,按照《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的要求,為了適應深化稅收徵管體制改革的需要,合併後的省級和省級以下國地稅機構,實行以國家稅務總局為主與省(區、市)人民政府雙重領導體制。國地稅機構合併,不僅僅是兩個稅收徵管機構的合併,也意味著徵管體制的改革隨之提上日程。

當前,國地稅機構合併工作亟待向省以下層級推進。與省級機構相比,市、縣、鄉三級稅務機構眾多,情況複雜,合併工作艱巨。為了積極又穩妥地推進合併工作,國地稅合併採取了“先把省局改革做穩妥再紮實推進市局、縣局改革”的實施路線圖。在這當中,國地稅人員安置挑戰大。合併之後,兩個稅務機構職能重組,有可能導致相當數量的稅務人員溢出,如何安置好這些人員,事關合併工作是否能順利完成。

不過,也需要看到,合併後的稅務機構,也被賦予了新的職能。比如,合併後的稅務機構將統一徵收非稅收入和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等各項社會保險費;再如,個稅由分類稅制向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稅制改革,個稅徵管的工作量會大幅增加。由此,國地稅合併後産生的新職能,必然需要相應的人員去填補。這就需要國地稅合併工作向省以下層級推進時,把稅收徵管新職能産生的新工作需要與原有稅務人員優化重組結合起來,充分考慮他們的切身利益,給他們吃下“定心丸”。

在合併過程中,應著意謀劃徵管機制的改革。目前,增值稅與企業所得稅分別是我國第一和第二大稅種,這種稅收收入格局決定了我國的稅收徵管機制是面向企業、以間接稅為主的徵管機制。隨著個稅改革的推進,以及將來的房地産稅改革,以個人或家庭為標識的納稅人將會大量涌現,合併後的稅務機構不但要面對可觀的企業納稅人,也會面對眾多的個人或家庭納稅人,尤其是個稅改革後存在的諸如子女教育、繼續教育、大病醫療、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支出的專項扣除,對現行徵管機制提出了新任務新要求。

鋻於此,在推進國地稅合併過程中,應把徵管機制改革擺在重要位置。也就是,從當前的面向企業、以間接稅為主的徵管機制,加快向既面向企業又面向個人或家庭、間接稅與直接稅並重的徵管機制轉化,以適應個稅或房地産稅等直接稅改革的需要。畢竟,稅制改革很大程度上就是徵管機制的改革。從這個意義上講,應以建立新的徵管機制為引領來推進國地稅合併,為個稅和房地産稅改革預留徵管空間。

推進國地稅合併,更需要精心謀劃央地財政關係重構。1994年分稅制改革後,企業所得稅從2002年起由地方專享稅變為中央與地方共用稅;2012年啟動並於2016年全面實施的營改增,使地方政府失去了營業稅這一最大的地方專享稅來源。這兩次央地財政關係調整,尤其是營改增,加大了央地收入關係的縱向失衡。特別地,作為2016年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後調整央地增值稅收入劃分的過渡安排,所有行業企業繳納的增值稅均按50:50實行中央和地方共用的2-3年暫定過渡期日益臨近。

故而,通盤規劃深化財稅體制改革中的央地財政關係,是推進國地稅合併過程中必須適時考慮的重點工程。因為,國地稅機構合併,某種程度上意味著分稅制從原先的1.0版將進階到未來的2.0版。稅務機構作為徵收收入的機構,可視為央地財政關係的一個縮影。因此,如何既滿足中央與地方各自的財力需要,更好發揮中央和地方兩個積極性,是推進國地稅合併過程中亟待一併解決的難題。

總之,推進國地稅合併,不僅僅意味著兩個機構的合併,而是代表了徵管改革邁出的重要一步。以機構合併為契機,相應的徵管改革需要同時全面規劃並著手落實,以此相互依託、相互促進,使國地稅合併成為深化財稅體制改革的助推器,為發揮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提供有力保障。(責任編輯 毅鷗)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6_188376.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