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專家談】上合組織擴員謀求安全“聯通”

淩勝利 外交學院國際安全研究中心秘書長

2017年6月,上海合作組織阿斯塔納峰會召開,時值《上海合作組織憲章》簽署15週年、《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長期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簽署10週年,可以説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時節。本次上合組織峰會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兩點,一是上合組織終於實現了首次正式擴員,一躍成為歐亞地區最為重要的區域合作組織;二是中國將成為上合組織2018年的輪值主席國,上合組織即將迎來新的發展良機。

自2001年成立以來,上海合作組織始終以維護地區安全、促進共同發展為己任。在16年發展歷程中,成員國堅定遵循“上海精神”,紮實推進政治、安全、經濟、人文領域合作,在地區和國際事務中發揮建設性作用,不僅惠及成員國利益,也貢獻了國際和平與發展的力量。上合組織成立以來,始終謀求經濟合作與安全合作的兩輪驅動,實現上合組織成員國安全與發展的比翼齊飛。隨著上合組織的良好運作,其外部影響也不斷增強,上合組織周邊國家尋求參與和加入上合組織的積極性日益高漲。

不過上合組織在擴員問題上始終保持謹慎態度。事實上,上合組織在早在2004年的元首峰會上就同意蒙古國成為上合組織觀察員,開創了上合組織首次對外開放。2005年,上合組織元首理事會第五次會議決定給予巴基斯坦、伊朗、印度觀察員地位。通過成員國、觀察員國、夥伴關係的結構佈局,上合組織不斷增加外部影響。不過直到10多年以後,上合組織才實現正式成員的擴大,這顯示了上合組織在擴員問題上謹慎性。雖然去年的上合峰會已經決定接受印度和巴基斯坦成為上合組織正式成員,今年印度和巴基斯坦能夠如期正式加入上合組織對於組織的發展還是意義重大。南亞兩國的同時加入,標誌著上海合作組織從以中亞為核心區域向南亞拓展,上合由此成為歐亞大陸涵蓋人口最多的區域安全組織。至此,上合組織成員國佔歐亞大陸面積的五分之三,人口占世界近一半,作為成員國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地區性國際組織的代表性明顯增強,組織的活動空間與合作潛力進一步擴大。

對於上合組織的擴員而言,不僅實現了地理範圍、人員的拓展,更為重要地是其所秉持的“上海精神”被更多國家所認可,也意味上合組織可以成為經濟聯通、安全聯通的重要平臺。中亞連通南亞、西亞和東亞,是互聯互通的重要交匯區域,實現上合組織的擴員可以更好地發揮上合組織的地緣優勢。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更是顯著體現了上合組織安全聯通的效應,這種聯通是安全理念、安全合作、安全共用的聯通。

回顧上合組織16年的發展歷程,安全合作始終是最為強勁的動力。正如習主席指出,上合組織的發展要堅持安全為先,鞏固本組織發展之基。上合組織的形成源自成員國安全合作的需求,共同維護邊境穩定、增進安全互信、打擊“三股勢力”是上合組織不斷發展的動力所在。除此之外,上合組織各成員國還不斷加強安全合作機制,建立了打擊“三股勢力”、毒品及跨國有組織犯罪的合作機制,定期舉行聯合反恐演習。隨著上合組織安全合作不斷取得成效,上合組織也加強了與周邊國家的安全合作,積極參與阿富汗問題的解決。

促進地區安全和發展是上合組織建立的主要宗旨,各成員國在安全上有著強烈的共同需求。而安全穩定的環境也是開展互利合作、實現共同發展繁榮的必要條件。自2013年以來,上合組織全面落實《長期睦鄰友好合作條約實施綱要》,簽署《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邊防合作協定》,以及有關批准《上海合作組織至2025年發展戰略》、批准《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2016至2018年合作綱要》、制訂《上海合作組織反極端主義公約》草案等一系列決議,發表了《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關於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暨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70週年的聲明》、《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關於應對毒品問題的聲明》等,不僅完善本組織執法安全合作體系,賦予地區反恐怖機構禁毒職能,並在此基礎上研究建立應對安全威脅和挑戰綜合中心。

不過隨著全球化的不斷發展,上合組織的安全問題也受到了一系列外部因素的影響,這也使得上合組織解決成員國安全問題不僅需要各成員國的齊心協力,也需要加強與周邊國家的磋商與合作。目前,上合組織在安全問題上的主要外部因素一是阿富汗問題,二是三股勢力在域外國家的活動。因此,此次上合組織擴員,在安全方面具有重要意義。印度和巴基斯坦同為南亞重要國家,在阿富汗問題上具有重要影響。隨著美軍從阿富汗撤離,阿富汗周邊國家對阿富汗和平與建設的參與更為積極。上合組織各成員國和印巴兩國都是阿富汗的重要利益攸關方,對推動阿富汗的和平與建設都抱有良好願望和積極行動。如今,印巴兩國加入上合組織,可以發揮上合組織在阿富汗問題上的重要作用。在共同打擊“三股勢力”問題上,印巴兩國與上合組織也存在共同利益,印度與巴基斯坦兩國也長期深受恐怖主義困擾,如果未來能夠在上合框架下實現中亞與南亞的聯合反恐,必是各方互利共贏的結果。

總之,上合組織擴員具有極為重要的安全“聯通”效應。長期以來,上合組織以“互信、互利、平等、協作”的新安全觀為指導,如今更是可以在新安全觀和亞洲新安全觀的共同指導下實現安全合作的聚合作用。對於亞洲地區的安全合作而言,權力競爭、機制競爭與觀念競爭是三大影響因素。而上合組織的此次擴員可以初步實現削減這三大競爭因素的效果。一是印巴加入上合組織可以極大了限制大國競爭因素對於該地區安全的不利影響;二是上合組織擴員可以實現機制的包容性擴展,減少各次區域安全機制的競爭與內耗;三是安全合作畢竟是共識的行動,也需要各成員國對安全觀念的基本共識,這也有利上合組織的安全觀念擴大影響。展望為了,上合組織的謹慎擴員可以不斷推動各國之間的安全合作,實現安全的互聯互通、互助互享。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6_166376.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事件

  • 習近平哈薩克之行
  • 習近平哈薩克之行
  • 習近平主席于2017年6月7日至10日對哈薩克進行國事訪問並出席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十七次會議和阿斯塔納專項世博會開幕式。此訪是今年中國對哈薩克和歐亞地區的一次重大外交行動,對促進中國同哈薩克等歐亞國家關係發展,深化各領域互利合作,推動上海合作組織持續健康穩定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