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際網路時代,人類還有被遺忘的權利嗎

每個人自生下來起,總會有各種各樣的標簽,比如好人、能人、壞人、懶人……這些符號,或者標簽,一般都是他人對某個人某段時間的界定。

原始秩序中,人能夠自然遺忘

在原始秩序中,每個人的行為、舉止、言談,都會被記錄下來,當然絕大部分也會被忘記,但一部分言行,會被記住很久,並因此而被判定為是好人、能人、壞人、懶人。這些判斷會影響這個人的一生,直接決定其生活、工作和交往。

現代社會是擴展秩序的社會,每個人的行為、舉止、言談,也會被自己身邊的原始秩序的人記錄下來。但現在人們的生活空間很大,可被記錄的言談舉止缺乏連續性,而且記錄下來的言談舉止也很少在原始秩序被判定為好人、能人、壞人、懶人,即使有判斷,對這個人生活工作交往的影響也大大減弱了。

所以,原始秩序中,人有更多的結構性,人們的自由缺乏抽象規則的規範,卻有具體規則的束縛,而且這種具體規則往往與一個人在原始秩序中的具體的記憶有關。人也因此而失去了抽象性,變成了一個個活生生的好人、能人、壞人、懶人,構成了一個社會原始秩序的生態。在這裡,有樸素的愛情,也有可歌可泣的故事。

而在擴展秩序中,人則具有更多的自在性。人們的自由,依靠抽象規則的規範。每個人表現為某個特定的符號,不僅要有名字,而且還要有編號,要有各種證件,沒有文本的證明,就意味著不存在。而這些文本和其中的編號,則是一個個的抽象規則構成的擴展的秩序。在這個秩序中,每個人都是抽象的一個人,它不需要特別具體的內涵,具體的內涵被當作是次要的。在這裡,更多的是擴展秩序的結構,而不是原始秩序的情感。如果你凸顯你的原始秩序的情感,你也可以有你的原始秩序的自由,包括男女愛情、兄弟情義。

比如,在警匪題材電影《英雄本色2018》中,反派最後説,你們都過時了,現在靠的是有錢。他説的就是原始秩序過時了,擴展秩序靠的是擴展秩序中抽象的金錢,而不是帶血帶汗的原始秩序的財富。電影中的警察弟弟要報警請求支援,認為兄弟們的作為是黑幫火拼,但他的哥哥卻認為是兄弟情義的並肩作戰。當然,最後的結局是在最後關頭,警察出現,擊斃反派,拯救了兄弟三個。這説明,原始秩序還需要擴展秩序的支援,而擴展秩序並不是沒有原始秩序的空間。

網際網路正在取代人的記憶

但在網際網路時代,秩序的邊界開始越來越模糊。人的記憶雖然沒有變化,但網際網路正在取代人的記憶。在擴展秩序時代,人的原始秩序是開放的,而且是多元的。你在這兒是喝酒高手,但在那兒你完全可以被記成是滴酒不沾的人。一個學者,在學術界可以是學者,但在音樂界可能是樂手,而兩個秩序中人們不會記得你是另外一個秩序的人。

但在網際網路時代不一樣了,你只要在網際網路上有了記錄,人們一搜索,就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如果用數據抓取軟體,還可以進一步系統性地了解你,完整地塑造一個大數據的你。雖然你自己都忘了你過去的好多資訊,而且經過選擇,已經變了一個人。

在這樣的一個時代,秩序雖然越來越擴展了,但網際網路技術正在把人往更系統的原始秩序裏帶。在這樣的一個時代,一個人的自由,就可能出現問題,他很可能永遠生活在過去之言行的結構中,而這對於一個人的自由來説,卻可能是悲劇性的。

對於永遠的好人來説,並不是一個問題,但對於偶然犯錯但正在努力改善的人來説,卻可能是悲劇性的。

“人們有被遺忘的權利

這個悲劇如何解決?2014年歐洲法院的一個判決做了這樣的嘗試,該判決説,人們有被遺忘的權利。

根據這一判決,歐洲法院要求谷歌刪除240萬條資訊的網址。2018年3月第一期《經濟學家》雜誌認為,這顯然與“權利”相去甚遠。谷歌搜索實際上也沒有刪除其中的57%的網址,認為這些網址包含的資訊是基於公共利益的。

當然,有了這個判決,就會有人以此去要求自己的“權利”。倫敦的一個商人據此起訴谷歌搜索引擎,説它沒有刪除有關他的一條資訊,該資訊涉及他進行會計欺詐的劣跡。

從理論上來説,“被遺忘”,很難構成一項具有約束力的普遍性的權利。即使歐洲法院判決,要求谷歌刪除240萬條資訊,但該判決,也包括刪除240萬條資訊的要求,並不從道義上具有普遍性的約束力。它只是就具體個案來説。

在原始秩序中,人們會選擇遺忘一些資訊;但在擴展秩序中,並沒有做相應的“遺忘”處理,而在網際網路大數據時代,這些資訊基本上可以被認為是永久記憶的。這就固化了原始秩序,而且在擴展秩序中,任何原始秩序的資訊記錄都會具有部分遺忘細節的特徵。這顯然會損害一個人的自由,而當這些人達到一定數量級的時候,也將損害擴展秩序的自由。因為一個沒有好人的社會,是不可能自由的。而作為抽象規則整合的擴展秩序,如果沒有好人的支撐,同樣也不可能具有道義的力量。

“被遺忘的權利”不能一概而論

可以預計,在網際網路時代,人們會有更多的自由,但在大數據時代,人們傳統的自由,也將因此而被損害。大數據的兩面性,需要進一步形成一些新的抽象的規則。這些規則未必一定要具有普遍性的約束力,但卻可以是有利於秩序維度間衝突解決的。

“被遺忘的權利”就是這樣一項規則。它在原始的社會秩序中依靠個人的良知經常發生,但在擴展秩序中往往是被忽略的,因為擴展秩序的抽象性本身就會遺忘很多原始秩序的具體性。在大數據時代,擴展秩序的自然遺忘將不再存在。“被遺忘的權利”作為一項擴展秩序的規則,才被歐洲法院在處理相關衝突時作為判例提出來。

顯然,它只是作為解決秩序維度衝突的具體規則,而不是具有高度抽象性的具有普遍約束力的“權利”。也許,它叫做“被遺忘的選擇”,更能體現其歐洲法院的原意。當然,如果叫做“選擇”而不叫做“權利”,那也無法體現歐洲法院判決的約束力。

其實清官難斷家務事,因為裏面有秩序維度的衝突,歐洲法院又何嘗不如此?倫敦商人的訴訟,對法院來説,依然會感到非常為難,即使該商人引用了歐洲法院的判例——他有“被遺忘的權利”。因為秩序維度的衝突,依然沒有解決。對於此案,法院的法官還不得不依靠良知,具體地考慮相關資訊的性質,而不是直接運用“被遺忘的權利”這一判決。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