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海南自貿港:鍛造中國改革開放4.0版新坐標

章玉貴 上海外國語大學 國際金融貿易學院院長、經濟學教授

站在全球經濟競爭與格局變遷的視角,無論全球經濟貿易與金融價值鏈如何演變,都離不開對柔性商業規則的爭奪,更離不開基於海上通道對全球貿易與資本的深度嵌入,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制度設計與實踐探索,將確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中國改革開放4.0版新坐標。

2018年既是中國迎來改革開放40週年的歷史印記之年,更是中國開啟新一輪更大規模改革開放的關鍵之年。1月24日,劉鶴在“2018冬季達沃斯論壇”的主旨發言中表示,中國將利用改革開放 40 週年的機會,推出新的、力度更大的改革開放舉措,其中一些政策可能超出國際社會預期。

就在世人紛紛猜測中國將在哪個時間窗口與國際場合向世界宣佈“超預期”改革開放措施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上,代表中國政府向亞洲和世界鄭重宣佈:“改革開放是中國的第二次革命”。中國將出臺包括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創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加強智慧財産權保護和主動擴大進口等等新一輪大範圍改革開放措施。

習近平主席的話音剛落,中國央行即出臺了加速向外資擴大金融市場準入的一系列措施,並給出了明確的行動時間表,此舉令國際輿論感到相當興奮。而被廣泛視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上海證交所與倫敦證交所的互聯互通交易機制年內開通,以及稍早前被稱為“人民幣先生”的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出任博鰲亞洲論壇中方首席代表,無一不凸顯中國的開放決心以及深度融入國際社會的相關安排。

眾所週知,周小川作為繼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之後最資深的央行行長,其在漫長任期內向亞洲和世界展現的,是引領中國原本落後的金融體系不斷開放並日趨嵌入全球金融價值鏈的大國金融家形象。他的新使命與行為空間,顯然值得期待。

而更具震撼意義的開放措施還有,在海南建省及設立特區30週年之際,習近平總書記代表黨中央決定支援海南全島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支援海南逐步探索、穩步推進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分步驟、分階段建立自由貿易港政策和制度體系。一天之後的4月1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援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導意見》正式對外發佈,關於海南的一系列改革開放新舉措向國際社會正式公佈,世人再次見證了中國政府的高效率。

從改革開放的邏輯來看,海南建設自貿區乃至最終建成自貿港,既是中國40年改革開放經驗總結的結果,也是中國謀求深度嵌入全球經濟貿易與金融價值鏈的內生性必然;當然,海南自貿區乃至自貿港的制度設計也離不開以上海和全國其他省份自貿區的先行探索。而中國政府將具有重要意義的改革開放新舉措試驗田放在陸地面積與海洋面積都格外與眾不同的海南,既是基於海南獨特的國際區位優勢,又考慮到海南在歷史的長河中可能扮演的超級橋頭堡角色。

筆者將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的歷史大致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從1978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到1993年的十四屆三中全會,在這15年間,我國確立了改革開放的基本國策,部分還原了企業作為市場主體的屬性,對外開放的逐步擴大使我們得以分享國際産業轉移的紅利,國內市場體系的逐步建立以及對民間資本的逐步放開,共同構成了中國經濟年均超過9%高速增長的基礎性條件,這是中國經濟改革的1.0版。

第二階段從1993年的十四屆三中全會到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在這8年間,我國確立了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市場開始逐步在國家宏觀調控下發揮對資源配置的基礎性作用,國有企業也在轉換經營機制過程中向現代企業制度的改革方向邁進。尤為重要的是,中國終於通過加入WTO嵌入到國際經濟與貿易價值鏈分工中去,以通過擴大開放來倒逼市場競爭。這是中國經濟改革的2.0版;

第三階段即2001年到2012年十八大的召開。在這11年間,我國在不斷健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基礎上,逐步確立了科學發展觀的新思路,在全面參與全球經濟競爭中,經濟的規模從2001年排名世界第七位的1.3萬億美元做大到2012年的8.3萬億美元,躍居世界第二,同時也將貿易體量做大到全球第二。這是中國經濟改革的3.0版。

而第四階段,就是十八屆三中全會開啟的新一輪改革週期,中國作為全球僅有的兩個GDP超過10萬億美元的超級經濟體之一,如何以更大幅度改革開放向本國與世界釋放發展紅利,進而謀求國家發展的戰略升級,而十九大給出的2035與2050兩個重要時間節點與發展目標,即是中國新一輪改革開放的路線圖與路徑安排。

顯然,中國改革開放的每一個階段,都是一次重要變革,而中國要實現由貿易與製造大國向資本與産業強國的轉變,就須有深度嵌入全球金融與貿易分工價值鏈的橋頭堡來引領。而從紐約與倫敦等處於高端産業分工頂端的超級城市的發展邏輯來看,結合“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幾個關鍵時間節點,上海當然需要扮演超級城市的橋頭堡角色,但由於受到城市地域空間等諸多要素的限制,僅僅依靠上海這個橋頭堡是很難拉動體量與能級越來越大的中國經濟列車的,如果能夠通過自貿區和自貿港的制度設計與高品質執行,則海南的要素稟賦與地域空間優勢正好能夠被充分激活,意味著中國在亞太乃至全球經濟坐標上將有新的支撐。而國家對海南發展的中長期戰略部署尤其是在國際能源、航運、大宗商品、産權、股權、碳排放權等交易場所的制度體系遠景構建,高度契合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內生性邏輯。

站在全球經濟競爭與格局變遷的視角,無論全球經濟貿易與金融價值鏈如何演變,都離不開對柔性商業規則的爭奪,更離不開基於海上通道對全球貿易與資本的深度嵌入,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制度設計與實踐探索,將確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中國改革開放4.0版新坐標。

毋庸置疑,海南再次迎來了加快特區發展能級升級的新一輪黃金時期。如能充分把握這段極為難得的戰略機遇期,對標國際上成熟自貿區與自貿港的指標體系與可資借鑒經驗,以只爭朝夕的精神實現在全國乃至全球範圍內的資源配置與價值鏈延伸,則海南在中國和世界經濟棋局中的地位將不可限量。(責任編輯 王琳)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4_183874.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