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友誼和重振是對抗恐懼和敵意的最有效的疫苗

讓-蓋•卡裏埃(Jean-Guy Carrier)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外籍高級研究員、國際商會絲綢之路室執行主任

中國對2003年2月爆發的SARS的成功控製成為中國重返世界中心的標誌。自1978年鄧小平開啟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人民創造了舉世矚目的發展奇跡。經過15年的談判和不懈努力,中國終於在2001年正式成為世界貿易組織(WTO)的一員。作為世界貿易組織的一名工作人員。我發現,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激發了中國人民的自豪感。他們認為,中國加入了這個獨特的全球貿易俱樂部,證明了中國正在走向世界,而世界也正日益轉向中國。

正如人類歷史中所常見的,SARS病毒于2002年11月開始在中國南部地區出現人際傳播後,疫情發展令人吃驚。到2003年初時,SARS病毒已傳播到了17個國家並最終導致774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中國大陸和香港的病患。之後,SARS病毒便消失了。據世界衛生組織稱,自2004年以來全球沒有再報告過SARS感染病例。

新型冠狀病毒的結果可能與2002-2003年間的SARS相同,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數最終達到峰值,病毒在各地得到更有效的遏制,並最終消失。“新冠”與SARS相比,與其説是病毒類型的區別,不如説是中國重返全球社會中心的現實及其作為全球經濟引擎的影響力的區別。二十年前SARS出現時這一切才剛開始發生。

SARS爆發時期,我兒子是中國東部地區的一名教師,我們經常從新聞媒體中看到令人恐慌的報道。如同海外的每個人關注中國那樣,我們也非常擔心他的健康和安全。我兒子居住和工作的城市也被隔離了,無法進行正常的工作和出行。當時,他的學生邀請他去家裏做客,大大緩解了他的孤獨。也正是在這個時期,我兒子發現了普通話的美妙之處。正如他所描述的,“如指明燈一樣通透的理解了語言的運作方式”,現在他能説一口流利的普通話,這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把他帶進這個中國家庭的朋友。是他們的慷慨、溫暖和開放使他能夠快速融入中國。

中國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也同樣打動、鼓舞了其他數以百萬計的外國人,並促進了全球的就業。正是這一亞洲奇跡,使世界在如何防控今天的新型冠狀病毒方面與之前防控SARS時産生了巨大的變化。

然而,部分媒體對於中國政府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批評缺乏理性與同理心。即使在報道關於採取有效措施遏制疫情的新聞時也夾雜著一些不好的聲音,導致人們錯誤的遐想,甚至引發恐慌。

今年春節新型冠狀病毒爆發時,我的兒子與他的中國妻子正在中國東北過年,他們和家人都感到害怕和擔憂。儘管如此,他們還是如往年一樣歡聚一堂慶祝春節。

世界對中國的態度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最初歡迎中國加入國際社會,到世界各地的人們都決定讓他們的孩子學習普通話和中國歷史。貿易戰、政府間的言語威脅,實施制裁、關稅、配額等已在全世界蔓延。人們對中國奇跡般的崛起的欽佩變成了對新財富的嫉妒,並把中國日益增長的力量列為公開威脅,並要求各國政府將其視為安全威脅、戰略威脅。

未來,新型冠狀病毒的威脅必然會逐漸減弱直至消失。但最可怕的不是病毒,而是始終堅持認為中國本身就是一種威脅,是致命病毒、危險技術和思想的來源。

這個春節,我的兒子、兒媳婦與SARS期間接待他的中國家庭重新聚在一起,慶祝鼠年的到來。作為親歷並受益於中國經濟崛起的中國家庭,他們的兒子正在美國一大學攻讀博士學位,他可以講一口流利的英語,是一位受過良好教育的中國公民,同時也是世界公民。

今年農曆新春後我兒子一家返回巴黎,發現街上罕有亞洲遊客。不僅是媒體,連空氣中也充滿了對亞洲事物的懷疑和恐懼,甚至有人懷疑危險的病毒潛伏在中國餐館中。我兒子、兒媳立即去籌集口罩寄往中國,報道顯示那裏正面臨口罩的短缺。

在這場新危機的背景下,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和外國人通過微小的善意舉動對這場疫情做出了回應。他們認為,當我們全球大家庭的成員面臨危險時,自己有責任慷慨解囊。在病毒消失後很長一段時間裏,人們仍會銘記這些微小善意舉動背後所蘊含的簡單智慧,包括那些與之相伴並形成鮮明反差的尖銳言語和無端懷疑。鼠年(2020年)標誌著黃道十二宮中新一輪12年週期的開始,對於我們所有人來説,這是希望和新起點的象徵。我們相信,在這個小小的地球村,友誼和重振是對抗恐懼和敵意的最有效的疫苗。(翻譯:楊清清、武音璇,責任編輯:高霈寧)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3_217473.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事件

  •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
  •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
  • 鼠年春節前夕,一場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席捲全國,也讓湖北特別是武漢站在了風口浪尖。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疫”起湖北,戰在全國。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