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國例外論”凸顯霸權任性

近日,微軟總裁布拉德·史密斯在裏根國防論壇上表示,“(微軟)會為美軍提供最好的技術,我們創造的所有技術。”事實上,美國的高科技企業與美國軍方進行合作早已不是什麼秘密。不過美國一方面鼓勵甚至是硬性要求美國企業與美國軍方進行合作,另一方面卻對其他國家與本國軍方或政府有業務往來的企業進行“區別對待”甚至是“粗魯對待”,將“美國例外論”延伸到商業領域,對於宣稱要追求“公平貿易”的美國政府而言,顯然有點“自欺欺人”和“強詞奪理”。

美國歷來自詡為“上帝選民”,“美國例外論”對美國的影響可謂根深蒂固,這也使得美國幾乎無時無刻不顯示其優越性和獨特性。在美國強大實力的支撐下,“美國例外論”似乎有了不言自明的“正確性”,也使得美國在很多問題上自我中心意識極為強烈,對其他國家的相似甚至相同做法採取區別對待的原則,“有罪推定”的邏輯更是比比皆是。

比如在軍力使用問題上,美國攻打其他國家只需要找個藉口就行,根本不把《聯合國憲章》放在眼裏,伊拉克戰爭便是典型案例;在海洋航行自由方面,美國沒有加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卻要求其他國家遵約;在國際規則方面,美國政府以“美國優先”為由不斷地“退群毀約”,卻把其他國家推動國際制度改革視為修正主義行為。凡此種種,都顯示了受“美國例外論”影響,美國在國際社會不斷推行“雙重標準”,甚至借助美國的次級制裁等手段。

如今,美國更是將“美國例外論”在商業領域演繹得淋漓盡致。有報道顯示,美國政府近年來不斷要求美國企業特別是高科技企業與美國軍方、情報機構加強合作。美國國防部目前已經和亞馬遜、微軟、Google、IBM、甲骨文等知名美國IT公司開展合作。

美國國防部的交易記錄顯示,亞馬遜在2013年獲得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一筆6億美元大單,在這次交易中亞馬遜擊敗了IBM。此前,IBM一直是美國政府和軍方的長期合作夥伴。獲得國防部的訂單並不容易,美國的企業有時不得不做出“犧牲”來換取數億或數十億美元的大單。例如IBM在引入聯想投資後,就因其涉及中資而被踢出國防部供應商的大門。為了獲得中情局的訂單,亞馬遜內部做出了一些“閹割”。亞馬遜一直宣稱共用的價值,但不能回避的事實是,中央情報局要求在自家的領地搭建數據中心,絕不可能與外界共用伺服器。這恰恰與亞馬遜長期追求的價值背道而馳。毫無疑問的是美國軍方或情報機構在與這些高科技企業進行合作時都要求這些企業為他們“量身定做”。

隨著美國政府對網路安全的日益重視,美國政府與微軟這些高科技企業的合作會更加密切。與此同時,美國對其他國家的高科技企業卻經常以“國家安全”審查為由,將其他國家與其本國政府有業務往來的企業拒之門外,有時甚至是通過美國的次級制裁等方式進行打壓,這顯然有違“公平貿易”原則。與此同時,如果中國因為同樣的理由拒絕一家美國跨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美國就會給中國扣上“違背市場經濟原則”“人為設置門檻”等帽子。

目前看來,美國政府已經將“美國例外論”視為其道德優越感和行動合法性,很少有換位思考。但是,“美國例外論”顯然不能成為美國在商業領域採取“雙重標準”的理由,也不能成為美國企業的“保護傘”,這麼做不僅會影響美國這些企業在國際上的發展,也會損害美國的國家聲譽。總之,基於美國的強大實力來推行“美國例外論”並沒有道德優越性,更沒有國際合法性,只不過凸顯了美國的“霸權任性”和“強權即公理”的霸道邏輯。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