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特朗普讓諾貝爾文學獎泛娛樂化

張敬偉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特朗普登上了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賠率榜。

距10月諾貝爾獎開始揭曉不到一個月時間,在世界三大博彩公司之一Unibet開出的諾貝爾文學獎賠率榜上,日本作家村上春樹依然以2.5比1的賠率領跑,中國作家閻連科也是奪獎熱門人選,以11比1的賠率暫列第5名。令人大跌眼鏡的是,美國現總統特朗普也登上了賠率榜,目前賠率是1001比1。

每年諾獎季,賠率公司都先火一把。這本身就是對文學本身的娛樂化解讀,當然這個多元化的資訊時代也沒有多少人有更多的文學潔癖,只當是諾貝爾文學獎開獎前的遊戲而已。今年的賠率遊戲,不僅有繼續高高上榜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還有中國作家閻連科——這都不是重點,他們都是嚴肅的傳統作家,哪怕村上多年“陪玩”。最搞笑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因為“推特癖”而上榜。推特治國,這是特朗普帶給美國政治的“創新”,不過這一“創新”帶給美國和世界相當的困惑與混亂。他的很多有爭議的、有違美國政治正確和傳統價值觀的政策,都是通過推特來實現的。

數據顯示,特朗普在推特上有3600萬名粉絲,自2009年註冊以來,發佈了逾3.5萬條推文。據彭博社上月中旬報道,推特市值大約為117億美元,如果沒有特朗普的推特支撐,推特市值將蒸發20億美元。這也意味著,特朗普推特價值佔比推特市值近20%。政治家對自媒體平臺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20億美元的實質影響力,並不僅僅局限于經濟學意義上的市場價值,其帶來的政治影響、社會反響等“無形價值”,則是難以用數量評估的。“推特總統”特朗普,的確成為網際網路時代的一種現象。因而,作為網際網路時代的一切機構、組織和個人,都應突破傳統的價值觀,去重新評估一些公眾人物借力自媒體平臺帶來的社會效應。

文學是人學,網際網路時代的文學也和傳統文學大相徑庭。傳統文學,是文學家們的禁臠;網際網路時代的文學,真正變成了“人學”——每個人都是文學家,都可能取得巨大的轟動效應。網路文學的興起,已經成為這個時代的真切事實,其作為大眾文化産品的影響力已經超越了傳統文學。當傳統文學畏縮變成小眾文學,諾貝爾文學獎似乎已經脫離了時代的節拍。

特朗普不是傳統作家,也不是網路作家,但是上了諾貝爾文學獎的賠率榜,看似諷刺和搞笑,或者説將諾貝爾文學獎泛娛樂化了。

如果將推文視為網路文學,特朗普的推特的確擁有非同尋常的網路文學影響力。若加上前述的市場價值,特朗普就是這個時代最紅的網路文學寫手,以此進入諾貝爾文學獎的賠率榜,並不令人意外。但問題是,特朗普的影響力,無論是市場影響力還是所謂的“文學”影響來,並非源於特朗普本人而是借力於美國總統的職位。簡言之,如果不是特朗普,換做奧巴馬或者其他人,如果也像特朗普一樣是“推特總統”,他們的推特市值也會使20億美元,也會登上諾貝爾文學獎的賠率榜。

所以,不管是以傳統文學的名義,還是以網路文學的特質,特朗普的“上榜”只是增加了諾貝爾文學獎的泛娛樂化功能罷了。何況,特朗普總統的推文也不那麼嚴密,不時曝出“錯別字”,由此亦可看出他也不是一位有著充分文學修養的總統。

這是資訊爆炸的時代,也是自媒體盛行的時代,更是各路名人借助網際網路和自媒體炒作自己的時代。諾貝爾文學獎雖然依然恪守著嚴肅文學的傳統,堅守著自己的評獎規範,但是在資訊時代也難免會被公眾評議。一些不那麼“文學”的人和快餐消費的“作品”,也會被市場化的賠率榜所關注,使其和嚴肅的作家們“同框”,這樣的榜單和混搭,增加了諾貝爾文學獎的大眾關注度,當然也賦以更多的娛樂化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的“上榜”和村上春樹的年年“陪讀”一樣,是文學諾獎開獎前的娛樂前戲。不過,特朗普永遠不會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但是村上春樹説不定什麼時候就中獎了。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2_171272.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