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最高法批准旅行禁令,美國開始接受特朗普?

旅行禁令的最後放行也反映了美國社會,至少是精英們,在一定程度上開始接受特朗普

隨著美國最高法院裁決特朗普政府推出的第三版旅行禁令全面生效,圍繞今年1月特朗普總統的“禁穆令”的爭論暫時告一段落。

據媒體報道,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中,有七位同意為旅行禁令放行,還有兩位大法官反對總統的行政命令。至此,持續近一年的法律的博弈,最高法院再次成為最後的裁決者。而旅行禁令也越來越偏向於安全和外交的目的,淡化了宗教色彩。

旅行禁令全面生效,最直接的反映是,白宮代表的行政分支和“九人”最高法院的司法權之間,達成了一種妥協。

對特朗普總統來説,最高法院的裁決算是一個勝利,至少是特朗普的權威受到了某種程度的尊重。但旅行禁令的“進化”,在一定意義上也是特朗普政策不斷妥協的過程。

回想之前,特朗普剛一上臺就頒布了面向伊拉克、敘利亞、伊朗等七個穆斯林佔多數國家的旅行禁令,該禁令具有很強的宗教色彩,引發了全美乃至全球的反對風潮,最終以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判定維持暫停旅行禁令告一段落。

3月6日,不甘失敗的特朗普再次推出修訂版“旅行禁令”,將伊拉克從名單中移除,還要求美國暫停接收難民120天。但依然遭到了地方聯邦上訴法院的阻擊,為此特朗普政府還向聯邦最高法院申請推翻相關裁定。

在第二道禁令部分過期之後,9月24日,特朗普又提出了第三版的旅行禁令,禁令新增查德、朝鮮和委內瑞拉,去掉了蘇丹。

此次,最高法院的裁決,基本上為這場風波畫上了句號。

只是,非政府組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還在行動,對特朗普旅行禁令的“戰爭”還在繼續。雖然新版的旅行禁令淡化了反穆斯林的色彩,但是在禁令名單上的國家中穆斯林佔90%以上,依然不能排除宗教歧視的嫌疑,也違反了憲法第一修正案中關於宗教自由的規定。

事實上,在旅行禁令的背後,主要還是美國安全的考量,尤其是反恐的要求。過去一年來,美國國內發生了多次惡性槍擊事件,尤其是拉斯韋加斯的槍擊案,雖然沒有最終被認定為是恐怖襲擊,但是槍手的背景仍然值得懷疑。

隨著中東反恐的進展,恐怖主義開始“去領土化”,重新進入虛擬空間。獨狼式的恐怖襲擊給西方國家帶來巨大的衝擊,國家安全優先的思維越來越被關注。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最高法院對旅行禁令的認知。

而特朗普一直堅持“美國優先”政策,實行“退出外交”,希望能夠讓美國“孤立”于外部煩亂的世界。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稱,此次判決對美國人民的安全和保障是實質性的勝利。旅行禁令的最後放行也反映了美國社會,至少是精英們,在一定程度上開始接受特朗普。

然而,最高法院的判決並不意味著美國社會在這個問題上達成了共識。維護公民自由、平等的組織還在繼續“戰鬥”,畢竟旅行禁令對宗教信仰自由是一種侵蝕,還帶有白人至上主義的色彩。但旅行禁令獲放行,也在一定意義上説明美國多元主義思潮出現了轉折,國家安全、國家認同這樣的概念又開始重新成為美國政治生活的關鍵詞。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