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解決沖繩基地問題日本應停止盲從美國

木村朗 日本鹿兒島大學教授、東亞共同體沖繩(琉球)研究會主席

李若愚 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政治研究室研究人員 譯

1月20日,在大選中以驚人之語給世界帶來嚴重衝擊的特朗普將正式就任美國的總統。特朗普的豪言有多少會轉化為美國未來的實際政策尚待檢驗,但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的當選將給世界帶來重大變革。對日本來説,這或許能成為日本從日美軍事同盟中獨立出來,徹底解決沖繩基地問題的機會。

關於沖繩基地問題,特朗普曾宣稱:如果日本不大幅度提高支付給美國的安保相關費用,不排除撤回駐日美軍的可能性。在他看來,日美安保協定使日本得以把本應投入國防的財力用來發展經濟。也就是説,日本通過搭美國安全政策的“便車”,單方面獲得了好處。數據表明,日本在日美安保上投入甚少只是特朗普的又一錯覺。事實上日本負擔了駐日美軍接近70%的費用,並且已經無力再支付更多。儘管如此,日本仍將一如既往地為日美軍事同盟最大限度地提供預算支援,以避免美軍撤出日本。特朗普的發言雖然有錯誤,但它牽出了一個一直被隱藏起來的事實,即:試圖阻止美軍縮小駐軍規模甚至完全撤離的其實是日本國內的一些官僚和政治家。

普天間基地搬遷問題是日美安保問題中的焦點之一,其遷延至今已超過20年。這一問題産生的起源是1995年駐沖繩美軍強暴當地的少女,從而引發了當地民眾的強力反彈。時任美國駐日本大使的沃爾特蒙代爾在事後證實,面對民眾的抗議聲浪,當時美方曾將大幅度縮減駐日美軍作為平息外界不滿的預案,但是撤軍計劃卻遭到了日方的強烈反對。蒙代爾的證言充分這證明了前述日方在沖繩基地問題上的立場。

在沖繩基地問題上,美方長期無視沖繩當地民意,希望推動在邊野古地區新建美軍基地。這也是在之前大選中作為特朗普最大競爭者的希拉裏的主張。“在邊野古建設新的美軍基地以取代普天間基地”是解決沖繩基地問題的唯一選項,這是美方的一貫立場。但特朗普的當選有可能會讓美國在沖繩基地問題上的政策重新清零。作為美國對日政策核心人物的前副國務卿阿米蒂奇、曾任小布希政府亞洲問題高級顧問的邁克格林,他們之所以不遺餘力地試圖阻止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正是因為特朗普當選可能對日美軍事同盟造成的顛覆性影響。

正如日美地位協定所隱含的,在現行日美安保協定框架下,日本處於美國從屬的地位。沖繩則被賦予了美國的“軍事殖民地”以及日本的“國內殖民地”雙重身份,這使得沖繩當地人民“理所當然”的成了為日美軍事同盟獻祭的犧牲品。“日美安保體制不容動搖”的觀念根深蒂固,甚至産生了鳩山由紀夫政權時期,日本的外交和防衛官僚自發地迎合美國,甚至不惜違背本國領導人意願的怪現象。在一定程度上,在沖繩駐派美軍已經不僅僅是出於美國的遠東戰略和日本的防衛需要。駐沖繩美軍成為了“維持永續佔領”使得“美主日從”的日美軍事同盟永久化的象徵。

為了使日本擺脫永遠淪為美國軍事從屬的命運,鳩山由紀夫前首相曾提出:“將常態化駐軍變為僅允許美國在特定情況下向日本派兵”,即“有事駐留”的主張。我認為日本政府應該認真考慮鳩山前總理提議的可行性。首先日本政府必須拋棄過去借助美國,以武力來應對地區安全局勢的僵化立場。用“友愛”的東方傳統價值觀構築亞洲命運共同體,才是亞洲地區永遠擺脫戰火的保障。無論如何,特朗普上臺對美國傳統亞洲政策的衝擊無疑是日本要求美國從沖繩撤軍的機遇。我衷心期盼日本政府能轉變立場,抓住這次良機。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1_155871.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