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紫光閣地溝油”:誰給了話題輕易上熱搜的權力?

含辰 中國網時事評論員

7日晚,“紫光閣地溝油”在微網志熱搜佔有一席之位,引起網友的強勢圍觀。中共中央國家機關工作委員會《紫光閣》雜誌社官方微網志當晚對此作出回應:這種“負面”輿情該怎麼應對? ……紫寶寶只能躲在“樓下食堂”紫光閣飯店裏瑟瑟發抖!網友稱:2018年的第一個大笑話就這麼來了。

與該熱搜同時出現的是關於這一“烏龍”事件始末的相關截圖,大意是幾天前中共中央國家機關工作委員會機關雜誌《紫光閣》、共青團中央官微、人民日報等權威媒體批評嘻哈歌手PG One,稱其歌詞低俗、教唆吸毒、侮辱女性。PG One的狂熱粉絲們發起反擊,一心護主,粉絲錯誤地認為“紫光閣”是飯店,於是以舌尖上的安全為噱頭,“紫光閣”“地溝油”這兩個看似毫不相干的詞彙就這樣捆綁在一起,成為熱點話題,穩佔微網志熱搜榜。

對於《紫光閣》雜誌社官方微網志的“幽默回應”,很多網友紛紛點讚,共青團中央的官方微網志也于當晚對此事做出回應:聽説下一個曝光目標是賣青糰的小作坊?環球網等網站也開始利用官微幽默發聲。

這場烏龍的背後,呈現了微時代的“全民狂歡”,一向正襟危坐、權威形象著稱的媒體,在這場烏龍中的幽默回應,既為自己迎來了粉絲和好評,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力反擊了這種“叫囂”。從輿情應對角度而言,涉事媒體“順水推舟”,巧妙利用微時代傳播生態的特點,以輕鬆詼諧、幽默有力的方式為自己發聲,未涉事媒體則“先發制人,防患未然”。正是這一個個媒體的幽默發聲,使得媒介的交互性特點更加突出。一直以來,權威媒體都在試圖利用線上平臺一改過去的正襟危坐形象,以親民、賣萌又不失公平正義的形象在網民心中對自身品牌進行二次重塑。“紫光閣地溝油”事件無疑對這場交互性做了最好的詮釋。

深究這場烏龍鬧劇,被坑最慘的是“PG One”,誠如網友所言:“我們只想封殺他,他的粉絲卻想讓他死”。其實,微網志買熱搜是一件眾所週知的事情,無論是影視的宣傳或者是個人為出名而炒作,資本交易而來的熱點話題往往能夠起到風口浪尖的效果。換言之,廣告席位一直都虛位以待,這種通過資本競價的方式購買熱點,猶如早前的百度競價“莆田係醫院”一樣,只是這種交易方式主導的是輿論。

誰給了話題輕易上熱搜的權力?第三方平臺何以有權力來主導輿論?通過資金購買的方式佔得熱點話題,這與早前哈貝馬斯提出的“公共領域”相比是否變了味兒?自媒體時代,人人手持麥克風,言論充分自由的同時,不意味著一味無底線地“鬧騰”。

傳播學上有一個經典的理論——議程設置理論。早前囿于媒介平臺的局限性,受眾更多地是“被安排”閱讀資訊,而今自媒體時代,資訊鋪天蓋地,該種理論受到了質疑和挑戰,受眾的自主選擇性增強,似乎並不存在“被安排”閱讀資訊的現象。但在這場“紫光閣地溝油”事件中,通過資金購買的方式就能夠獲得熱點話題,甚至可以主導輿論,這何嘗不是新媒體時代下的議程設置理論的“走樣”?縱然網友強勢圍觀,但網友在這個熱點話題中又何嘗不是“被閱讀”?照此來看,通過資金的方式購買熱搜,第三方平臺有議程設置之嫌,議程設置的本身沒有對錯,但資金和輿論二者並不能成為因果關係,畢竟,資訊是開放的,傳播亦然。

此外,即便第三方平臺以金錢交易的方式讓“紫光閣地溝油”上了熱搜,符合市場交易公平、自願的原則,但卻難以逃脫作為第三方平臺的審核監督責任。對於子虛烏有、空穴來風的事件,第三方平臺卻唯金錢論,沒有審核、沒有監督,釀成了一場鬧劇,或者説,這是一個常識性的錯誤。試想,若人人都可以擲重金購買熱點話題,無論話題內容的品質,那麼“公共領域”就喪失了其存在的意義。

這場鬧劇背後,誰都沒有權力讓話題輕而易舉地上熱搜,更不能以資金競價的方式主導輿論。輿論場,與資本無關,與理性有關。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0_177170.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