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馬克龍頻頻亮相 外交新政初見端倪

沈孝泉 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

法國新總統馬克龍5月14日入主愛麗舍宮至今兩月有餘。在此期間,馬克龍的國內改革結果尚待觀察,然而他在國際舞臺上卻頻頻亮相、極為活躍,經常成為各國媒體的頭條人物。透過對外事務的頻繁表態,馬克龍的外交新政已經初見端倪。

馬克龍總統上任後立即馬不停蹄地展開外交活動。從上任第二天就前往柏林會晤德國總理默克爾到在布魯塞爾首次會晤美國總統特朗普;從出席北約峰會和G7峰會到參加漢堡的G20峰會;從在凡爾賽會晤俄羅斯總統普京到在巴黎隆重接待特朗普的正式訪問;從出席歐盟峰會到與默克爾共同主持法德聯合內閣會議;從兩次前往馬利慰問法國維和部隊和出席薩赫勒5國首腦會議到訪問北非國家摩洛哥……,透過這一系列外交行動,可以看出馬克龍外交戰略的三大特點:

推動歐洲建設的“默克龍”

馬克龍的前任奧朗德總統執政期間,法德之間的結盟關係一度鬆散,法德軸心也難以發揮推動歐洲建設的作用。這一狀況對法國十分不利,德國也孤掌難鳴,歐洲一體化因此而停滯不前。

馬克龍高舉歐洲主義旗幟贏得法國大選,他上任後第二天就前往柏林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商討“重振歐洲”計劃,他在布魯塞爾會見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時明確表示,“振興歐洲”是他5年總統任期內的優先目標,他將竭力使歐洲變得“更加強大、更加可以理解和更加有成效”。

“法德軸心”是推動歐洲建設的發動機,重啟這個軸心是當務之急。馬克龍和默克爾7月13日在巴黎愛麗舍宮總統府共同主持了法德聯合內閣會議。法德聯合內閣是兩國政府間的常設機制,雙方有關部長共同出席會議,就重大合作事項進行協調和做出決定。馬克龍總統剛上任就決定召開聯合內閣會議,表明他對加強同德國全面合作的高度重視。

在法德雙方的推動下,今年6月22日的歐盟峰會就歐洲防務計劃達成協定,歐盟委員會將逐步注入鉅額資金,以便促使這一計劃落實。計劃包括成立歐盟軍事策劃和行動總部以實現歐盟獨立軍事行動的規劃、協調與指揮。在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疏遠歐洲的背景下,歐盟認識到建立自主防務的必要性和緊迫性,而法德軸心的重啟使這個計劃在歐盟內順利得到通過。

這一進展表明,馬克龍和默克爾的默契配合對歐洲一體化是必不可少的,有媒體把兩個人的名字合在一起,稱這是推動歐洲前進的“默克龍”(Merkron)。無疑,法國在歐盟內的核心地位正在恢復之中。

從“比腕力”到“鐵塔晚宴”

特朗普上臺後,歐美關係遭遇冷落。因此,馬克龍和特朗普的第一次見面就發生了“比腕力”的插曲。馬克龍事後認真地説,這不是偶然發生的,他必須得到尊重。後來的事實證明這一點:特朗普在G7峰會上提出美國要退出《巴黎氣候協定》,遭到其他6個國家領導人的一致反對,馬克龍的態度最為堅決。6月1日,白宮宣佈退出《巴黎協定》,馬克龍發表電視講話,他用英文強烈譴責這一行動,他説,你要讓美國更偉大,我們要讓地球更偉大。在馬克龍發動的“氣候外交”的淩厲攻勢下,特朗普成了孤家寡人。

馬克龍雖然態度堅定,但強勢中又有靈活,他始終避免把對話大門關死。馬克龍主動邀請特朗普出席7月14日在巴黎舉行的紀念美國參加一戰100週年的閱兵式,特朗普欣然接受邀請。由此,法國成為特朗普上臺後出訪的第一個西歐國家。馬克龍隆重接待特朗普,兩國總統夫婦在巴黎埃菲爾鐵塔二層的儒勒凡爾納餐廳歡宴,法美關係驟然升溫。媒體稱,“鐵塔晚宴”翻開了兩國關係的新篇章。

其實,這是一個雙方互有需求的結果。美國因退出《巴黎協定》而陷入極端孤立之中,因此,特朗普需要在歐洲尋求一個合作夥伴來擺脫孤立,把歐美關係維繫在一個可控範圍之內。英國在歐洲失去影響力,德美關係正處於緊張狀態,於是西歐三大國之一的法國便成為特朗普的最佳選擇。法國在歐美關係中的作用將會加重。

拉住美國是法國深層次的戰略需求。從2015年起,法國成為國際恐怖勢力襲擊的主要目標,反恐成為法國政府的重點。國際反恐是確保法國國內安全的根本途徑,因此,法國最早參加了美國為首的打擊“伊斯蘭國”組織的國際反恐聯盟。非洲薩赫勒地區的反恐形勢也十分嚴峻,直接影響法國國內安全以及法國在這個地區的戰略利益。因此,馬克龍上臺後不久便兩次前往馬利,慰問駐紮在當地的法國軍人並出席薩赫勒地區5國反恐會議。然而,由於其本身的軍力和資金短缺,因此,法國希望加強同美國在國際反恐方面的合作,促使美國能夠對法國在非洲的反恐行動提供有力的支援。

凡爾賽宮捐棄前嫌

確保歐洲地區安全,俄羅斯是一個繞不開的關鍵因素。然而,烏克蘭危機後,法俄關係相當緊張,西方對俄羅斯實施嚴厲制裁,迫使法國政府廢除了向莫斯科提供兩艘“西北風”戰艦的合同。

上任後不久,馬克龍邀請普京總統出席彼得大帝300年前訪問法國文物展在凡爾賽城堡的開幕式,普京欣然接受邀請。兩位領導人5月29日在凡爾賽宮舉行會晤,標誌著兩國捐棄前嫌,朝著改善的方向邁出了重要一步。

普京始終把歐洲視為打破西方制裁,擺脫外交孤立的重要渠道,法國則是一個突破口。這也正是普京欣然接受馬克龍邀請訪問法國的原因所在。

馬克龍重啟對俄關係有更深層的戰略考量。俄羅斯是歐盟的近鄰,法國認為,應當避免俄羅斯成為歐洲的安全威脅,同時還應當把俄羅斯納入維護歐洲安全的努力之中,因此恢復和加強法俄關係至關重要。而美國則把俄羅斯視為對手和敵人加以打壓,因此歐美之間在制裁俄羅斯問題上存在分歧。目前,特朗普和普京雖然實現了會晤,但是兩國關係並沒有實質性變化,在這個背景下,馬克龍和普京抓住機會重啟兩國關係也就順理成章了。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0_168270.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