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伊朗大選不會讓核協議“壽終正寢”

武劍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5月19日伊朗將舉行新一屆總統選舉,各位分屬強硬保守派和改革、溫和保守派兩大陣營的候選人展開激烈對決。由於強硬保守派指責伊核協議達成未能改善經濟民生,同時特朗普政府威脅正重審該協議不排除單方面退出,這種背景一下讓伊核協議的命運成為了此次大選的最大焦點。

儘管魯哈尼坐擁改革派和溫和保守派支援,並取得遏制通貨膨脹、達成伊核協議等亮眼成績,但不容忽視的是伊朗的經濟形勢依然嚴峻。由於美國等西方國家沒有嚴格履行解除對伊制裁的承諾,魯哈尼先前期待的數十億美元外國投資沒有到來,國內的失業率仍高達12%。可以説,伊核協議未能轉化為經濟紅利成為魯哈尼謀求連任的最大軟肋。此外,政壇常青樹拉伕桑賈尼的去世令改革派及溫和保守派陣營失去支柱人物,也讓魯哈尼的連任之路充滿變數。

面對不利局面,魯哈尼最近在一場集會上表示:“我們手牽手披荊斬棘,我們不會允許對手破壞我們的努力,我們也不會回到過去。”可以看到,魯哈尼4年前“對內擴大個人權利、對外擴大國家開發”的變革口號仍舊是其爭取連任的最有力籌碼。2013年,魯哈尼從多位強硬保守派候選人包圍中脫穎而出並高票當選;2015年,伊朗民眾為慶祝伊核協議達成一度把德黑蘭變成了歡樂的海洋。幾十年來伊朗民眾飽受制裁和孤立之苦渴望變革的心理可見一斑,這也是為何魯哈尼內外變革之路走得並不順暢,但民調顯示大部分伊朗民眾仍對其持良好印象的原因所在。總的來看,魯哈尼成功連任的可能性較大,伊核協議隨之也會得以留存。

本次伊朗大選前總統內賈德不顧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的勸阻,執意報名參選引起國內外轟動。他為了此次選舉不僅罕見開通Twitter賬戶以顯示其未必死守過去的強硬政策,而且還給特朗普寫公開信批評美國對外政策和政治制度以展示其一貫的“反美鬥士”形象。美聯社評論稱,這一系列動作頻頻,或許已暗示了內賈德再登總統之位的野心。

不過,內賈德最終未能通過憲法監護委員會的資格審查。這一方面表明他所奉行的內外保守政策已不再符合伊朗的國家利益;另一方面也體現了不願讓其攪局大選的意圖,從某種程度上甚至是對伊核協議的一種保護。內賈德接受採訪時曾明確表示“核協議不過是一張紙,伊朗不應對此有任何期待”。

強硬保守派候選人萊希被視為魯哈尼連任路上的最強勁對手。他既是伊朗專家會議成員、同時也是伊馬姆禮薩慈善基金會主管,可謂實權在握。同時,他還深得最高精神領袖的信任,哈梅內伊曾稱讚萊希“值得信任,經驗豐富”。此外,另一位強硬保守派主要候選人、德黑蘭市長卡利巴夫臨陣退選並且支援萊希,都讓這位伊朗政壇的政治新星擁有很強的競爭力。

5月5日,伊朗舉行總統候選人第二場電視辯論,對於伊朗核協議的爭論尤為激烈。但值得注意的是,萊希對於核協議的不滿和指責大多是針對其他簽署方沒有履約、現政府談判時過於示弱、以及現政府不具備將協議變現的能力等,而在關於核協議存廢的根本問題上卻立場模糊。對此,魯哈尼回擊稱“所有的候選人應當明確地告訴公眾,他們對於伊朗核協議的態度究竟是什麼。”事實上,從中反映出即使強硬保守派候選人上臺也不會輕易廢除伊核協議,因為他們很清楚解除西方制裁、發展經濟民生是民心所向、更是政治所需。

在伊朗大選的同一天,伊核協議的另一大主角美國總統特朗普抵達沙特開啟首次外訪之旅。他在沙特將會晤其他阿拉伯國家領導人,隨後還將前往以色列。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明確表示,特朗普此訪的目的是尋求上述國家一致對抗伊朗。再加之特朗普上任以來美伊關係明顯趨緊、特朗普一直批評伊核協議是“史上最糟糕的交易之一”,這引發外界對特朗普可能會撕毀該協議的擔憂。

目前,雖然特朗普的中東政策已輪廓初現,但還面臨著兩大不確定性因素。第一,特朗普最近在中東一系列示強舉動究竟是擺脫執政困境的權宜之計還是“傳統共和黨總統”的回歸標誌?第二,特朗普是否會在世界經濟重心轉向亞太、美國頁巖油氣革命導致中東戰略價值下降、朝核問題被列為外交優先議題的情況下重返中東?畢竟對特朗普而言,“美國優先”是其奉行的對外政策、而“讓美國重新偉大”是其執政的宏偉目標、朝鮮則是美國安全最大的現實威脅。正因如此,美國維繫伊核協議、緩和對伊關係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

兩年前,伊核協議之所以能夠達成主要是滿足了伊朗國內政治和美國戰略東移的利益訴求。時至今日,不論伊朗還是美國這樣的利益訴求仍未改變,這也決定了伊核協議現階段的存在價值。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0_165570.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