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特朗普“耶路撒冷決定”,將在中東引連鎖反應

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決定,將全面影響美國與伊斯蘭世界的關係。

當地時間12月5日傍晚,美國白宮召開新聞發佈會,稱特朗普將於美東時間本週三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將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

作為中東世界的“老大難”問題,巴勒斯坦問題涉及耶路撒冷歸屬、巴勒斯坦難民回歸、猶太定居點範圍、巴以未來國界線等敏感議題。而在這些敏感議題之中,耶路撒冷歸屬無疑是最為關鍵的議題。耶路撒冷歸屬不僅涉及耶路撒冷老城的歷史定位、宗教權利和文化屬性,更重要的是牽扯到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誰究竟是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

作為巴以和談的唯一“斡旋方”,作為當今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大國,美國宣佈將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也就意味著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競爭”中獲得了巨大的優勢。

此前,美國在耶路撒冷歸屬問題上,一直小心翼翼。儘管美國國會在1985年通過了《耶路撒冷法案》,決定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但是歷屆美國總統都通過行政權力,以“推遲搬遷”的形式避免介入耶路撒冷紛爭。

但特朗普上任之後,在巴以問題上顯得有些“大刀闊斧”。

其實早在競選時,獲得過猶太財團的大力資助的特朗普就承諾將美國駐以使館搬遷至耶路撒冷。特朗普上任後,在2月份會見來訪的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時,其並沒有明確表達在巴以問題上支援“兩國論”的言論,讓國際輿論譁然;而特朗普的巴以特使們(女婿庫什納、顧問格林布拉特和駐以色列大使弗裏德曼),儘管多次往返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但是仍然給阿拉伯國家和巴勒斯坦留下了“偏袒以色列”的印象。

與之前的總統一樣,今年6月份,特朗普簽署了關於推遲搬遷美國駐以色列使館從特拉維夫至耶路撒冷的行政命令,有效期六個月。這一命令曾讓福音派支援者和猶太財團失望不已,曾經的支援者向他施加了很大的壓力。

然而,一旦特朗普正式做出此決定,必然將極大鼓舞以色列國內右翼政治力量。在當前以色列社會,右翼力量日益強大,在諸多敏感議題上主導以國內輿論。未來,以色列右翼必然會在約旦河西岸和東耶路撒冷猶太定居點等問題上,做出更多強硬的表態,而這將極大地損害中東和平進程的前景。

另一方面,這一決定傷害了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乃至穆斯林世界的民族和宗教情感,全面影響美國與伊斯蘭世界的關係,導致美國和沙特、卡達、土耳其等盟國的關係陷入僵局。此外,中東反恐形勢恐因該決定而進一步惡化。

儘管截至昨晚,特朗普也只是放出試探氣球,是否會宣佈還需觀察,但從整體來看,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做出將駐特拉維夫大使館搬遷至耶路撒冷的決定,其影響是猛烈而又持久的。做決定只需一個意念,但接下來,更多棘手的問題必然會不斷涌出。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