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空氣品質連著倒數第一,臨汾刮骨療毒應再猛些

臨汾顯然需要更深刻地認識到,治理好空氣污染,還民眾以藍天,這是最迫切的民生。而刮骨療毒,也應該來得更猛些。

都説臨汾有三寶,梅花、剪紙和鑼鼓。但如今,提起臨汾,很多人的腦海中恐怕又多了一個灰色印象——“全國空氣污染最嚴重的那個地方”。這個印象很不好,個中滋味當地居民最知曉,所謂“嗆在肺裏,憂在心裏”。

最近,生態環境部發佈的《2018年全國生態環境品質簡況》顯示,去年全國169個重點城市中,山西臨汾又穩穩拿下倒數第一。而這個位置,臨汾已經連續保持了兩年。

或許有人會説,地理條件和産業結構的先天劣勢,讓臨汾一時“回藍天乏力”,可以理解。但成事在天之外,尚有謀事在人。臨汾這兩年的治污主動性和有效值到底如何,從一些數據和事例可見一斑。

本月初,山西省大氣污染防治工作領導組辦公室通報了1月份11市環境空氣品質改善獎懲情況。其中,臨汾被扣罰最多,達到了3587.79萬元。在全部六個獎懲選項中,臨汾五項被罰,僅二氧化硫的同比改善獲得了獎勵。

作為倒數第一名,“進步空間”其實應該是最大的。如果臨汾真的下大氣力、大決心整改,空氣品質的改善應該是最明顯的。和臨汾的狼狽大不同的是有“煤都”之稱的大同,在這次通報中,成為唯一獲得獎勵總額超過1000萬元的城市。相形之下,臨汾的表現顯然還有待提高。

毋庸置疑,這兩年來,為改良空氣,臨汾也並非沒有努力。2018年當地還發佈了《臨汾市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但從目前的階段性成績看,卻難盡如人意。

眾所週知,重工業是當地空氣污染的主要來源。在不到5000平方公里的範圍內,臨汾集聚了10家鋼鐵企業、23家焦化企業。分析也顯示,鋼鐵行業是臨汾PM10、PM2.5和CO污染物排放的重要來源,是二氧化硫排放的第二大貢獻源。如此高密度、高強度排放之下,空氣如果還能清新那才奇了怪。也就是説,只有管住污染物排放,當地的空氣品質才能有所改善。

國家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副主任劉長根指出,臨汾必須“傷筋動骨才能改變局面”。臨汾不妨從重點入手,拿出壯士斷腕的勇氣,對於高污染、高排放企業,堅決遏止增量,大刀闊斧地減少存量。

近幾年來,臨汾在空氣治理上風波不斷。如2016年11月,原環境保護部督查組在檢查中發現,臨汾市啟動污染預警級別明顯偏低,啟動時間滯後,應急響應措施明顯不足;2017年新年剛過,原環境保護部的首次約談對象就是臨汾,指出臨汾市2016年PM10、PM2.5等空氣品質六項監測指標均不降反升;而在被約談,且當地負責人承諾“真抓實幹,馬上就辦,抓好整改”後,臨汾又爆出大氣環境品質造假窩案:2017年4月至2018年4月,6個國控站點被人為干擾上百次,監測數據嚴重失真……

前科”就擺在那兒,當地也只有讓刮骨療毒來得更“猛些”,才能洗脫那種治污無力的印象。這也需要臨汾拿出更大的魄力、勇氣和格局,前提是,當地要深刻認識到,治理好空氣污染,還民藍天,這是最迫切的民生。

就空氣治污來説,公眾固然可以不去糾結排名第幾,但治污態度與決心卻無法不去關注。而環境污染治理,也從來沒有“等一等”的説辭。因而,當地也該用更大刀闊斧的舉動,承接民眾對碧水藍天和清新空氣的希冀。

熱門事件標簽